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武汉的“麦兜麻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居家隔离16天,就在她症状全部消失,以为彻底痊愈之际,核酸检测依旧呈阳性。为了帮她早日战胜“狡猾”的病毒,2月13日,“麦兜麻麻”被转运到武汉塔子湖方舱医院。她的“探索方舱”模式就此开启……

央视新闻新媒体特别策划《出舱记》第一期,便来自她真实、细致、温暖的亲述,关于未被遗忘的生日,关于下雪前收到的御寒棉袄,关于一场“来武汉玩,费用我们全包”的情谊。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会在《出舱记》与大家分享新冠肺炎患者的战“疫”点滴。向阳而生,满心希望:无论患者还是逆行英雄,征途的尽头都在战胜病毒踏出医院的那一刻。

进入方舱篇

13日中午,疾控派车过来接我,车上还有3个人,都是一起去塔子湖方舱的。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塔子湖方舱即江岸方舱,是由塔子湖体育馆改造的,可以容纳1000人。

下车后门口有个帐篷,进来了以后先登记填表,发了一本患者手册,讲解方舱医院的作用和功能流程。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整个体育馆被分成了AB两个大区,每个大区又分为一片片小的隔离段,男女分开。

登记完后跟着护士来到了我的床位,床上有电热毯,枕头,一床薄被子,一床厚被子。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接着有护士来询问我的基本情况,有什么症状,有没有其他疾病等,然后测量体温和血氧心跳。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这是给每个人发的物品,有牙刷、牙膏、水杯、纸巾、香皂、接线板、保温壶、充电器、眼罩耳塞、小台灯、拖鞋、毛巾、盆子等,一共十多件。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每个人还发了3盒药和2袋中药,中药我过敏没有要,然后因为我已经没有症状了,医生说可以不吃药了,所以这3盒药我也没吃。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我来的时候刚好是中午,护士随后送来了中餐,葱烧基围虾,腊肉笋子,莴苣烧鸡,豌豆玉米,外加一个苹果,伙食不错。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吃饱喝足以后,我就开始了方舱的探索。

方舱探索篇

现在,有请,凭感觉出炉的塔子湖方舱“镇楼平面图”!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点击放大)

跟着平面图,进入舱内,首先看到的是图书角,塔子湖方舱一共有3个图书角,这个是最大的。(平面图星标)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右边是一排空调,全部开的28度,场内还有很多这样的柜机,13号当天天气也还好,所以里面并不冷,我晚上睡觉时没开电热毯,盖的厚被子,感觉略热。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往前走前方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医护工作站,左右两边是分隔断的病床区。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再往前走,靠近护士工作站,右手边是一排开水机和微波炉,还有分类垃圾桶。(平面图椭圆标)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这是护士站里要给病人发的药品。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加油!王媛媛!”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工作站背面,床位区门口,一排轮椅,提供给行动不便的人。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接着来到我所在的床位区,这是一片很大的区域,有部分屋顶是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视野开阔。

我进来的时候,塔子湖方舱才刚刚开舱,所以还有很多空床位。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从这片区域出来往右走是一个连廊,两边安排有床位,这片区域相对冷一点。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往前走在左手边有个放了很多电脑的房间,“活捉”一枚看书的小哥哥,书名是《现代礼仪大全》。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塔子湖方舱分为AB两个区,上述区域全部是B区,经过这道门就是A区了。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进去后左边是护士站,右边开水区。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这是A区的床位。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从A区出去就是简易移动厕所和洗脸池。厕所的数量是足够的,任何时候去都不需要排队。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洗脸池出来的是热水,但在洗漱高峰期会有点供应不上,可以错峰去。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到此,整个塔子湖方舱就全部溜达完了,唯一就是没有洗澡的地方,对于核酸一直未转阴,需要长期住在这里的人很不方便,希望后期可以完善。

方舱生活篇

方舱的餐食

方舱每天的伙食都不错,三餐都是由武汉艳阳天酒店提供。

早餐一般是面点鸡蛋牛奶,午晚餐是3荤1素,再外加一碗汤或者一个水果。如果没吃饱,可以再找护士要一份。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在现在资源短缺的武汉,能有这些菜很不错了。

偶尔还发个零食。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入住方舱的人们

按照患者手册上写的收治标准和我这几天的观察来看,目前这个方舱收治的多数是和我一样的,没有什么症状了,但是核酸是阳性,因为还具有传染性,所以都集中在了方舱里,等待病毒完全清除干净,再解除隔离回家。

我这个区域之前有个大姐一直在高烧,待了两天就被转去医院治疗了,还有个婆婆因为一直胸闷,也没两天就转院了,所以方舱的医疗通道是很畅通的。

可能留在这里的大部分是没有症状、活动自如的人,所以大家自发的活动也是多种多样。

每天都会练舞的姐姐,动作特别专业和优美。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写毛笔字的大叔,沉心静气。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电视里在放雷神山医院的情况,人们都围了过来。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织毛衣的大姐。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看书的人们。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给吸奶器消毒的哺乳期妈妈。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每天大厅都会分时段响起广播,播一些疫情知识和相声小品等节目,然后我发现,只要是放了音乐,叔叔阿姨大哥大姐们就开始跟着节奏摇摆起来了。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第四天的时候,各个散落在民间的“艺人们”终于聚集在了一起,组成了一支支舞蹈小方队,咱离胜利大会师的广场Party还会远吗?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出太阳啦,大家跑到外面去晒太阳,活动活动。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方舱的生活

晚上,场馆里的灯都是不关的,有发遮光眼罩,所以影响不大。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14号晚上天气预报明天要降温下雪,当晚就发了御寒棉袄。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还记得一开始发放的物品里有个小台灯吗?这里晚上是不关灯的,所以我一直很纳闷发这个是干嘛,我也从来没用过。

直到第二天晚上看到大姐们拎着到处走,我才发现,原来是晚上去上厕所的时候用的,因为简易厕所内部无法装灯,门一关就全黑了。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我之前一直都是用的手机电筒,这灯跟手机也没区别嘛,还不是要拿在手上,手机的话还可以临时放荷包里。

直到,我看见了一个小哥哥的“神操作”,当时没来得急拍下来,我来演示一下。

台灯的灯杆是可以弯曲的,直接挂在脖子上,解放双手,行走的移动光源有没有!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方舱是允许家人送东西进来的,但自从武汉开始封小区,车辆也不能上路了,对于普通民众来说,除非是住塔子湖旁边,家人可以步行前往,其他区域的想送东西就不可能了。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我进来的第三天中午,核酸检测设备到了,以后方舱的患者可以直接在舱内做检测了。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第四天,到了制氧机,是捐赠的,另外,CT机也在调试中了。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晚上发了抗疫心理自助手册,大赞。这个时候,对病人也好,对医护人员也好,心理疏导都很有必要。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方舱的工作人员

塔子湖方舱里,天津来的医护团队人数最多,其次是河北的团队。我所在的B区,基本是由天津的团队负责的。

特别喜欢她们“带卷儿”的普通话,很亲切。从这几天的相处和观察看到,她们每一个人对患者都是主动地去照顾,主动为患者考虑要做些什么,真的很感谢她们!

交接班进行时↓↓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帮助病人们↓↓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来自张家口医护团队的灵魂画手,热干面,大家看出来了吗?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一群大白~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交完班的医生护士们等待着出隔离区,为了避免前面清洁区内的人数过多,医护们排队在清洁区入口处,依次处理身上衣物。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每个医护人员的着装标准都是,身上一件医用防护服、一层鞋套、一件一次性防护服、一层鞋套,依次叠加,医用口罩2层,最后戴上护目镜或面部防护帽。

然后在外层防护服的胸前或者背后都会用笔写上,来自的地区和医院名,是医生还是护士,自己的姓名。

每次离开时,护目镜和防护帽放到旁边桶里集中消毒,下次使用,最外层的防护服和鞋套脱下来丢弃。

最后这样就可以进入清洁区了↓↓

从我的观察发现,他们每次脱下任何一个物品之前,都要用消毒液搓手2分钟,即脱完护目镜,口罩,外防护衣,外鞋套,一共要消毒手4次,最后进入清洁区前还要消毒1次。

所以一个医生全部处理完整个流程,至少需要10分钟,整个交完班的医护团队排队做完至少需要1个小时才能全部走出隔离区,之后跟护士聊天得知,她们全部搞完到酒店实际要2个小时。

清洁人员在每天的三餐时间过后都会更换垃圾袋,清理地面积水,清扫地面污渍。

厕所清洁↓↓

电工师傅刚处理完一处电路故障↓↓

病区消毒↓↓

在我来的那天晚上,看见一个医生提着个电暖炉走了过来,我就跟在了他后面。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给哪个病人送的,原来他是给室外帐篷里的医生送的,就是刚开始我进来登记填表的地方,这么冷的天,护士们一直坐在外面做入舱登记工作。

15号武汉飘雪后的方舱外↓↓

应该是在方舱门口执勤的工作人员,在防护栏上堆了个小雪人,莫名的小确幸。

破冰之旅

17号的中午,在天津医生团队的策划下,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在方舱这个特殊的环境下,隆重举行了一场生日会,寿星们是全舱2月份生日的朋友。

一个超大尺寸的蛋糕,另外每个寿星都会再单独发一个8寸蛋糕。

这次的疫情,这次的方舱模式,对医生,对病人,对医患之间,都是陌生的,未知的。

这次的生日趴就像一次情感的破冰之旅,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医生不再是病友不舒服时才叫的人,病友也不再有让医生担心自己有没有照顾好他们的那种距离感。

人与人之间的间隔正在融化。

生日会之后,当天晚上,开水区旁。

由于洗脸池在外面,有些人在开水区这里洗漱,导致地上有很多积水,护士多次劝阻,效果不明显。

而这天晚上,一位热心的大妈,主动接过护士手里的广播喇叭,拖了个凳子坐定,一连串“气势恢宏”的武汉话脱口而出。

“勒里滴开水是接到huo滴,不是洗口用滴,洗口到外面克洗,把个水泼到地哈到处是滴,黑死个人滴,再说一遍,这里不紧泼水,要洗到外头克洗!”

(这里的开水是接着喝的,不是刷牙用的,刷牙去外面刷,把水泼在地上到处都是,吓死人的,再说一遍,这里不准泼水,要洗漱去外面。)

比起护士的温柔提示,大妈威力十足。

生日会的第二天,由舱内的病人担任的志愿者团队也组建起来了。志愿者们帮助护士给各个区域发放餐食。

护士和上文提到过的每天练舞的姐姐教志愿者们跳舞,等音响到货了,广场舞就要搞起来了,我这个区的婆婆们都跃跃欲试了。

舱内有很多消毒洗手液,护士教志愿者团队七步洗手法,再由志愿者传播给身边的人。

方舱就像是一个临时组建起来的社区,让大家都参与到日常的工作中来,让整个舱内的氛围活跃起来,对当下这个时刻的心理调节有很大的意义。

一些闲聊

在护士坐着休息的时候,我跟她们聊了一会。

一个天津北辰医院来的护士跟我介绍,她们每次进来就不吃东西不喝水不上厕所了,虽然是6小时一班,但是前后穿脱衣服很费时,往往可能在交班点后2小时才能回到酒店,然后才能吃饭,再将里面穿的医用防护服清洗消毒,下次上班再穿。

天津一医院一个医生说,她们都是第一次做这种形式的救援,一切都是在慢慢摸索,一边做一边完善这里的一切。还让我收集周围人的意见,对于各个流程环节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的,询问我们喜欢什么样的娱乐活动,她希望能够把这里变得越来越好。

对了,她就是那个策划生日会的人。

不过医护们普遍都有的反映是,这里年纪大的人说话听得不是太懂。(笑)

每日流程篇

这里的医护人员每个团队是隔一天排一次班。每天4班倒,6小时一班,交接时间依次是8点、14点、20点、2点。

交接班时医生们是非常忙碌的,如果有事要找医生护士的,尽量避开交接班的时间。

每天护士查房的时间依次是6点、9点、16点、22点。(大致时间)

10点左右会有医生过来巡视,询问病人情况。

上面的是每天的例行巡检,如果有症状严重的病人,比如高烧不退,医生和护士就会很频繁地单独过来询问身体状况,一直不见好转的话,就会安排120转送医院。

每日三餐的送餐时间分别是7点、12点、18点。(大致时间)

下面是每日的流程图,更加直观。

一些碎碎念

一个方舱医院的建成并不是搞几个隔断,摆几张床就成了的,让它运转起来也不是收一些病人,派几个医生过来就完事了的。

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让容纳1000人的医院,从建成到每天有条不紊地运转下去,并且还在不断慢慢完善,需要的是多方的人力物力的协调支持。

从一开始没有广播,到餐点广播,到平常时段也偶尔放点歌。

从只有基本生活保障设施,到有空气消毒净化器,到开始发放针对疫情的心理辅导书籍。

从只是正常的餐点到开始增加发放零食。

从只有隔离居住功能到开始可以核酸检测再到可以做CT。

从一开始每天只有吃饭睡觉到各种活动越来越丰富。

这一切都在慢慢地越来越好。

从我进来至发文(18号)的前一天,方舱变化轴线。

方舱的生活条件可能没有在家里方便,但在当下我们只有和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相互配合,才能更快地打赢这场战役!

截至发文的时候,才知道塔子湖方舱二楼的病区开放了,从进来到现在一直负责我们区域的天津的医护们都调到二楼去了,大家都非常非常舍不得。

大家都争相邀请护士们疫情过后到武汉来玩。

一个婆婆说,不要你们钱,全部费用我们包了!

我的眼睛也湿润了。

栏目主编:秦红 文字编辑:宋慧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苏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传媒 » 这就是方舱里的“人间烟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