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汤手记丨听中国援汤加医疗队队长讲述急诊室的故事

援汤手记丨听中国援汤加医疗队队长讲述急诊室的故事援汤手记丨听中国援汤加医疗队队长讲述急诊室的故事

在汤加VAIOLA医院急诊科上班已经一个月有余了,对于当初设定的语言关、病历关、药物关、流程关,可以说已经窥见一斑了。通过反复问诊、书写、记忆、模仿、学习、重复等过程,当然还要加上适当的努力,在一个月后就会有很大的信心来迎接挑战。今天和主任MOANA值班,早上一上班,她就说:“Dr Tan,今天这里是你的主场,我只旁观,如何?”我说:“OK,没问题。”其实在你接触了很多的病人后,熟悉了整个的处理流程,你就会得心应手了。

当然即使你熟练地处理每一个病人,但有时候你会感到困惑,医学作为现代科学,走上“循证医学”的光明大道也有近二十年的历史了,但不同国家之间有时候仍然可以见到巨大的差异。

比如就拿药物皮试来说吧!在我国药物说明书是“金标准”,明确规定了青霉素类、半合成青霉素类及部分头孢菌素类药物在静脉应用前必须做皮试,这已经为每一个医生护士所熟知,因为不论是道听途说还是确实有一些“血的教训”时刻警醒着你:某一个病人因为没有做皮试,输液中死亡,结果赔偿数额巨大。但同一个地球的另一端,汤加,无论青霉素类、半合成青霉素类还是头孢菌素类根本没有常规进行药物皮试一说!早在国内时,只是听说国外青霉素不做皮试,当时许多医生就纳闷:难道国外的青霉素质量好,杂质少,过敏反应少?来到汤加后,才亲眼见到了就是不做皮试,但这里的药物各国捐赠的都有,所以不做皮试和质量好坏肯定没有关系。我和MOANA主任反复探讨这个问题,她的理由是南太平洋国家的药物应用指南里有规定,比如对于青霉素来说,如曾经有过过敏史,则再次应用时应该做皮试,或者对于哮喘、皮肤过敏等高敏体质的人可以做皮试,否则都不需要,理由是皮试不能够准确预测过敏性休克的发生,如果极度敏感,皮试就可以出现,总之皮试不是常规。我问MOANA主任是否遇到过应用药物后出现过敏性休克的病人?她说曾经遇到过两例,经过应用肾上腺素、激素等药物后都抢救成功。经了解,南太平洋国家和新西兰、澳大利亚、英国等对于抗生素的皮试要求几乎是一样的,不是常规皮试,而是常规不皮试。我国现在许多医院应用了无痛皮试仪,其预测严重过敏反应的效果不得而知。或许因为种族、遗传的因素,我国人群静脉应用这类抗生素的严重过敏反应常见?还是杯弓蛇影呢?

再就是抗生素如何应用的问题。在国内你会见到抗生素治疗的病人,大瓶小瓶的用,一般输液半天是很正常的事情。在汤加这里是绝对不会出现的。因为抗生素都是静脉推注,几乎没有溶解在大瓶液体里慢慢输注的。当然这里抗生素品种较少,主要是青霉素类、半合成青霉素类、头孢菌素类等,还有氯霉素、庆大霉素等。这些药物一般情况下,是应用5-6ml盐水稀释,再溶解在20ml盐水里进一步稀释,缓慢静注3-5分钟,极少时会用50-100ml盐水稀释静滴。当然国内现在大都应用抗生素是用100ml盐水稀释,大瓶液体应用也越来越少。大量输液对于血容量正常、没有脱水的人来说,肯定没有益处。国内许多病人到达医院后,尽管没有急危重症,但在检查的同时,病人或家属本身就要求“输点液”,“稳定一下病情”,等候检查结果。而这个观念也被一些医生所接受。循证医学的发展,对推动医学的进步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对于如何规范应用抗生素药物,如何规范使用静脉液体,这些看似“小事”,实则关系到每一位病人的健康!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医学的基本原理是相通的,所以现代医学总的原则应该是一致的。理越辨越明,希望国内更多的有关此方面的循证医学证据推动我国医学的不断发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援汤手记丨听中国援汤加医疗队队长讲述急诊室的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