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期女子为喝矿泉水怒怼民警,被惯坏了还是合理诉求?

文|财经天下 实习生 黄俊仪

编辑|鹿鸣

自疫情在全球扩散,境外输入病例成主要风险,为严格防控,上海“闭环式”隔离措施,所有中外人员,凡是在进入上海之日前14天内,有过重点国家(地区)旅行或居住史的,一律隔离14天。隔离是安全措施与必然举动,隔离人员的生活状况亦引起了大量关注,近日,一名从海外归来进行隔离的女子与工作人员发生争执后、与上海浦东新区公安民警进行交涉的视频在网络曝光。

视频中,女子称自己已经三天没喝水了,隔离区提供的烧水壶饮水杂质过多,无法饮用,坚持要喝矿泉水,民警则严肃回应:“这里不是宾馆,你到这里不是来旅游的。”

针对此争论焦点,引发网友大量讨论,隔离期间坚持要喝矿泉水,此举到底是无理取闹还是正常诉求?

网友立场一:相当无理和过分,被惯坏的“豌豆公主”

网友认为疫情期间应当以特殊情况处理,隔离区既已充分保证隔离人员的生活基本所需,在资源配置有限的情况下,应当分清轻重缓急,我们首先要对抗的就是病毒,减少接触和不必要的人员流动是隔离区设立的初衷和目标,隔离区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求,可以“将就”的问题理所应当“将就”。

隔离期女子为喝矿泉水怒怼民警,被惯坏了还是合理诉求?

网友立场二:隔离又不是“坐牢”,担心开水壶卫生问题很正常

也有网友认为,女子的要求并不算过分,此前有多个新闻披露酒店开水壶存在较严重的卫生问题,隔离并不是“坐牢”,不饮用酒店开水壶烧的水是可以理解的,女子已经三天没有喝水,从现实角度考虑,实现想喝矿泉水的要求谈不上困难,属于女子向工作人员提出的合理诉求。

隔离期女子为喝矿泉水怒怼民警,被惯坏了还是合理诉求?

隔离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食宿如何、有特殊需求可否得到满足?

AI财经社联系到了日前从荷兰归国的留学生程同学,进行了简短的采访。由于室友有发烧情况,程同学在下飞机后主动报备,于上海浦东某医院进行了为期两个晚上的医院留观检测。

据程同学所言,自己一下飞机便经历了初检,工作人员根据国别给护照贴标签,来自高危国家的贴黄标,次重点国家的贴蓝标,贴黄标的一律隔离十四天。作为接受排查疑似的案例。

程同学认为除了在机场等候7个小时左右较为煎熬,其余流程都让自己感到无比的耐心与安心,“医生和护士都非常好,在机场等被转送的7个小时我没吃没喝,医生说了会报备医院,毕竟是刚搭建起来的操作体系,资源流转不够通畅是很正常的。”

从下飞机到医院,中间流转都是使用救护车为交通工具,程同学独自居住于两人间的普通传染病房,除检查费用外食宿并没有收费,病房内的基础设施均配备齐全,下图为程同学拍摄的晚餐照片。

隔离期女子为喝矿泉水怒怼民警,被惯坏了还是合理诉求?

程同学说:“这个时候能够回国我已经相当知足了,医生和护士都非常好,我也很愿意理解并配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隔离期女子为喝矿泉水怒怼民警,被惯坏了还是合理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