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8点马克龙说了件事:法国紧张起来了,有留学生欲包机回国

来源:南方都市报

讲述者/作者:Sihan

(法国留学生,目前就读于巴黎政治学院)

之52期

法国战疫终于进入了状态!

法国时间3月12日晚8点,法国总统马克龙就新冠肺炎疫情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从3月16日起无限期关闭全法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各级学校。

推特上一片叫好,总统马克龙终于迎来了大范围的喝彩。

“你这家伙,真是最棒的。”

“下次大选我会选你的。”

“我爱你,至少今晚是这样。”

“你不是在直播吗,为什么还在发推特?”

马克龙,前几个月被骂限制法国公民的游行自由,这个月又被骂,还不采取强力措施限制公民行动自由,马克龙从来没有像3月12日晚上那样受爱戴过。

3月11日马克龙说

明晚跟大家说个事

3月11日晚,我破天荒在晚上七点收到学校的邮件,说以后上课不点名了,之前学校可是从不在六点之后工作的。

也就在3月11日这天,马克龙宣布明晚八点直播要跟大家说个事。

3月12日,一整天的气氛都有些紧张,大家都等着八点的直播。隐隐地都有了些预感,虽然不知道今晚过后会有什么不一样,但知道会不一样。

当天网上对法国政府面对新冠病毒不作为的骂声也稍微缓和了些。八点,直播开始了。法国总统马克龙就新冠肺炎疫情发表全国电视讲话。

总统先说,健康是目前的第一重点。

总统说,刚开始遭殃的是老年人,第二波来临的时候,年轻人也会受到波及。

总统又说:从3月16日起无限期关闭全法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各级学校,直到新的指示发布。

总统继续说,公司应加强在家办公,半失业(未解约但员工完全或部分停止工作的状态)补助金将马上到位。交通将会继续,因为我们不想让社会完全停止运行。

这只是开始,我们要团结,总统最后说。

当日晚间,法国卫生部通报,截至当天,法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876例,较前一天增长595例,总计死亡病例61例。

昨晚8点马克龙说了件事:法国紧张起来了,有留学生欲包机回国

3月12日,法国巴黎,游客戴口罩在人权广场上观光游览,只不过,这两位都露出了鼻孔,错误示范哦。新华社发

昨晚8点马克龙说了件事:法国紧张起来了,有留学生欲包机回国

3月9日,在法国巴黎,药剂师在准备消毒用品。新华社发

包包地上随便扔的法国人

现在不轻易碰地铁扶手

法国社交网络每天都为新冠病毒炸开了锅。有嫌政府措施不够强硬的,也有嫌政府做得太过的;有指责大家不把新冠病毒当回事的。

但是,疫情渐渐改变了法国人的生活。

不少巴黎人开始嫌弃地铁扶手脏了。这是我来法国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巴黎人也嫌弃他们的地铁脏。

平时她们可是大牌手提包随手就能扔厕所地板上,回家后又能心安理得扔床上的法国人,现在,不轻易碰地铁扶手。

任巴黎的老地铁怎么一路摇头摆尾叮呤哐啷,乘客们大都是背往车门上一贴,双脚叉开企图构造出一个稳定的三角形,硬着脖子绷紧全身,也不让手挨着扶手。

去超市,乍一看一派祥和,蔬菜绿油油,铁棍子上的几只烤鸡还在流油。走近放意大利面的货架,罐头的货架,只剩下零星的商品,人们在囤耐放的食物了。再走到放消毒用品的货架,空了!大部门的药店里,都摆放着口罩等医疗物资缺货的告示。

以前,我叮嘱男朋友,外面穿的裤子回家就得换,他说我把别人想得太脏了。现在我大衣在沙发上放一会,他在旁边默默瞅着敢怒不敢言,然后趁我不注意时悄悄拿到室外挂。

昨晚8点马克龙说了件事:法国紧张起来了,有留学生欲包机回国

3月4日,法国东北部的迪耶普,一家药店里摆放着口罩等医疗物资缺货的告示。新华社发

昨晚8点马克龙说了件事:法国紧张起来了,有留学生欲包机回国

3月5日,法国巴黎北部的一家大型连锁超市,摆放意面和大米的货架仅剩下零星商品。新华社发

3月12日晚八点前

我跟法国人一样“心大”

我感觉,3月12日晚八点前的法国,处于一种“有所保留的尽其所能”中。

年轻人觉得就算感染自己也能挺过去,社会正常运转,给人一种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印象。

我也如此。我成了一个和法国人一样“心大”的中国人。我用围巾围着口鼻上课,屏着呼吸逛超市,靠着地铁门站立,在奥赛博物馆两百人大阶梯教室上艺术史。我要成绩,要学位,要生活。

在电视新闻上,在社交网络上,我看到更多的是法国人是愤怒。愤怒政府不关闭中小学,只为“让家长可以出门工作而不必在家看孩子”,愤怒法国还不关闭边境,愤怒意大利都灵的航班还在往法国领土飞……。

我的两个同学,愤怒学校昨天之前还强制学生出勤。3月11日晚,收到学校松口的邮件后,直接开始罢课,目的是要学校作出更严格的措施。

马克龙昨天还在社交平台说法国很强大。 “法国很强大?等一周后法国感染人数和意大利一样,他就知道了。”“我们可不会有意大利一样的感染人数,因为四分之三的病人我们都不算进去。”(法国只对出现重症的人进行检测)

我身边有许多这样的法国群众,常常痛恨自己不够自由,现在,突然痛恨沦陷在即的法国,还给予人们如此多的自由。

虽然停课我依然准备资料

谁知道学校会否上网课

推特最近特别热闹。有人为法国终于采取严厉措施而叫好,也有人为被剥夺了学习权利影响今年升大学的高中生鸣不平。

马克龙的直播讲话结束后,我开始为下周的课堂展示查资料。虽说停课了,但谁知道学校会不会搞出什么网课呢?

有中国同学已经开始商量起了包机回国,有的拿着早就买好的机票又打起了退堂鼓——下了飞机怎么隔离,和谁一起隔离,现在回国会不会不太好……所有犹豫又被一同学一句“现在还不走,晚了就没得走了” 打消,意大利就是眼前的例子啊。

但是,我跟几个好友都没有类似计划。一是不愿意浪费时间,二是侥幸地相信事情不会落到自己头上。法国人里盛行的逻辑或多或少对我有些影响:我还年轻,即使感染也能挺过去。

但我知道生活已经变了,就像马克龙在直播中说到的:这才是开始。

“心大”的法国,这回会怎么样呢?马克龙的演讲大致勾勒出这个独特地存在着,又和全人类社会没有什么不同的国家:“共和国万岁!法国万岁!亲爱的同胞们,洗手请用洗手液。”

昨晚8点马克龙说了件事:法国紧张起来了,有留学生欲包机回国

3月9日,在法国东北部城市梅斯,一所大学内张贴着出现疑似新冠病毒感染症状后的应对方法。新华社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昨晚8点马克龙说了件事:法国紧张起来了,有留学生欲包机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