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大学教授揭示意大利新冠疫情高死亡率背后的关键原因

牛津大学教授揭示意大利新冠疫情高死亡率背后的关键原因

​中国境外疫情告急,其中意大利成为风暴中心,据意大利政府公布的最新数据,截止北京时间3月16日,意大利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4747例,累计死亡病例1809例,死亡率达到7.3%,这个数字远远高于全球平均3.7%的死亡率。

日前,牛津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Jennifer领衔的一篇题为《人口统计学有助于了解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和致死率》的文章中,研究了迄今为止意大利和韩国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群的年龄结构,意大利老龄化的人口结构是造成高死亡率的重要原因。研究团队认为:人口科学可以为理解流行病如何发展以及政府应该如何采取抗疫措施强度和类型提供新的见解。

牛津大学教授揭示意大利新冠疫情高死亡率背后的关键原因

该研究的通讯作者Jennifer Beam Dowd博士是牛津大学社会学系Leverhulme人口科学中心人口统计学与人口健康副教授、副主任,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准会员。她是一位量化社会学家,受过跨学科的培训,对人口学、流行病学、经济学、社会学和生物学广泛涉猎。她的研究重点是社会和生物化过程在生命进程中的相互作用,以及社会因素如何影响人类健康的机制。

牛津大学教授揭示意大利新冠疫情高死亡率背后的关键原因

01 / 死亡风险集中在高龄人群

目前,COVID-19的死亡风险高度集中在高龄人群,尤其是80岁以上的人群。数据显示,在中国,病死率(CFR)估计值范围从0.4%(40-49岁)跃至14.8%(80岁以上)。

这与截至3月13日意大利的数据一致,即70-79岁人群的病死率为10.8%,80-89岁人群病死率为17.5%,90岁以上的人的病死率为21.1%。迄今为止,60岁以下人群的死亡率只有3%,50岁以下的人群中只出现了6例死亡案例。

02 / 年龄结构的重要性

研究指出,人口年龄结构可能解释了各国死亡人数的明显差异,以及意大利等国家死亡率高企的原因。

意大利是全球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其65岁以上的人口占23.3%,而中国为12%。同时,意大利也是一个以广泛的代际接触为特点的国家,成年子女与其父母之间的居住距离很近。即使不同代际家庭不住在一起,日常接触也很频繁。

许多意大利人经常喜欢住在离大家庭很近的地方,每天上下班。根据意大利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据,这种大规模的通勤影响到北部地区一半以上的人口。

由于代际之间的互动、共同居住的模式和通勤方式,增加了老年人接近初诊病例的可能性,从而加速了意大利的疫情爆发。

这种年龄的结构的差异,以及早期发现和治疗的手段不同,也可能解释了为什么虽然韩国和新加坡也爆发疫情,但死亡人数却较低的原因。韩国疫情虽然规模较大,但主要集中在宗教团体中,只有3.3%的病例属于年龄高于 80岁的易感脆弱人群。新加坡死亡人数为零,但只有一例确诊病例超过80岁,200例案例中,只有10例超过70岁。

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轻人群中可能很少出现严重病例,因此被发现的时间更长,各国发出警报的速度很慢。迄今为止,英格兰的病死率仅有0.01%,可能反映了迄今为止受影响人口的相对年轻的年龄结构,包括大伦敦地区,与更多的农村地区相比,该地区65岁以上的居民比例很小。

在美国华盛顿州金县Kirkland市的养老中心检测到新冠病毒,但根据病毒基因序列测序表明该病毒已经在当地传播了数周,22个确诊病例中出现19例死亡。说明社区传播一旦建立起来,代际接触和共同居住水平高的国家可能会像意大利那样,出现更快但传播,尤其传播到高死亡率的年龄组。

牛津大学教授揭示意大利新冠疫情高死亡率背后的关键原因

上图:使用一种可视化方法来描述意大利、巴西、尼日利亚、英国和美国各年龄组的预期死亡人数,以及不同年龄组的人口比例。这两个数字都显示了老龄人口结构中会有更高死亡率和严重病例。

03/人口科学如何指导抗疫政策

研究团队指出,理解基于人口统计学的预测,可以更好的预测新冠病毒疫情对当地的影响,并指导政府采取目标明确的行动。人口年龄结构对了解国家/地区内处于最高死亡风险的人群至关重要, 同时对了解如何采取社会隔离措施以减少卫生机构的负担和减少严重病例数量也至关重要。

研究团队建议:

1、人口老龄化的国家将需要采取更积极的保护措施,以控制高危病例,避免医疗系统过载。为了使这些措施有效,尤其应关注那些风险更大的人群和代际接触模式。

2、需要了解政策措施之间的相互联系,以及一项政策可能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虽然学校可能是接触和传播病毒的中心,但停课无意中会使得祖父母成为孩子的默认看护者,从而更亲密地接触。因此,研究团队建议,在老年人口较近的人群中, 在代际关系方面,政府需要促进减少接触的育儿解决方案。比如,在一项悬而未决的法令中, 意大利政府将为有孩子在家的父母提供放学假,并提供一张保姆券(约600欧元)。

3、作为“夹心层”的中年人,是减少病毒传播的重要环节。研究团队建议,除了为那些需要自我隔离或照顾家庭成员的人提供病假工资外,政府和行业的联合紧急政策措施还应设法通过推迟支付房租和抵押贷款等方式应对家庭经济危机,特别是对脆弱和不稳定的工人。在缺乏经济安全措施的情况下,这一关键的“三明治一代”可能无法遵守隔离政策。

研究团队总结,新冠病毒的迅速传播表明,有必要了解现在和将来人口动态如何与流行病之间相互作用。富裕国家的人口老龄化更为明显,在这些国家,一般健康状况不佳和肺结核等合并感染可能仍然会增加年轻人感染新冠病毒的危险。

如果是较贫穷、卫生系统较弱但年龄结构较年轻的国家,流行病的影响有可能反而较轻。迄今为止,在非洲发现的病例数量低于预期(尽管与中国有着广泛的贸易和旅行联系),这表明非洲大陆的年轻人结构对抑制疾病蔓延有力,也可能暂未被发现。

除年龄结构外,在死亡率方面存在着巨大的性别差异,这一点需要进一步研究。在获得这些更细致的数据之前,老年人病死率风险的集中度仍然是我们预测危重病例负担的最佳工具之一,从而能够更精确地规划医院床位、工作人员和其他资源的调配。

研究人员也呼吁各国定期发布新冠病毒患者中包含年龄、性别或并发症等关键信息,以便研究人员和政府能够预测风险,更集中地进行预防和准备。

原文地址:https://osf.io/fd4rh/

(特别说明:本文出于学术交流目的编译,全文以英文原文为准)

牛津大学教授揭示意大利新冠疫情高死亡率背后的关键原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牛津大学教授揭示意大利新冠疫情高死亡率背后的关键原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