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不对称影响进出口,贸易近两年首现逆差

疫情不对称影响进出口,贸易近两年首现逆差

1-2月,我国进出口总值5919.9亿美元,同比下降11%。其中,出口2924.5亿美元,下降17.2%;进口2995.4亿美元,下降4%;贸易逆差70.9亿美元,自2018年3月以来首次出现逆差,去年同期为顺差414.5亿美元。

1-2月出口同比下降17.2%

出口2924.5亿美元,同比下降17.2%,较去年12月的7.9%明显回落,但略好于预期。从先行指标看,2020年1月和2月,我国制造业PMI中的新出口订单指数从2019年12月的50.3%分别降至48.7%和28.7%,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由2019年底的1090持续下跌至2020年2月底的535,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CCFI)从春节前的965.31下降至2月底的905.40,已显示出口不容乐观。

出口下降主要原因:一是全球经济企稳仍不稳固。1-2月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PMI下行并在2月跌至荣枯线以下,美国ISM制造业PMI略高于50%,欧元区和日本制造业PMI分别连续12个月和9个月位于荣枯线以下,IMF在1月展望中下调了全年增速预期。二是疫情导致复工缓慢。新冠疫情的突然加剧对企业影响巨大,受疫情影响,原本顺畅的供应链体系受到阻滞,企业复产复工进展缓慢,出口订单完成不如预期。三是WHO将新冠肺炎疫情列为PHEIC影响出口。我国出口货物面临更加严格的检验检疫,部分国家客户拒收出口货物,中国与世界经济交流的物理联系受到阻隔一定。

从贸易方式看,贸易结构有所变化。一般贸易出口1702亿美元,同比下降18%,占出口额比重58.2%,去年同期为58.7%;加工贸易出口825.7亿美元,同比下降22%,占出口额比重28.2%,去年同期为30%。

从贸易伙伴看,出口均有不同程度下滑。对东盟出口443.3亿美元,同比下降5.1%;对欧盟出口452.8亿美元,同比下降18.4%;对美国出口429.1亿美元,同比下降27.7%;对日本出口170.4亿美元,同比下降24.5%。

从重点商品看,主要出口商品均有不同程度下滑。七大类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额同比下降20%,是主要拖累因素;自动数据处理、液晶显示板、手机以及汽车和汽车零配件出口额降幅分别为27.2%、19.6%、15.6%和11%,集成电路出口额同比上升8.9%。

1-2月进口同比下降4%

进口2995.4亿美元,同比下降4%,较去年12月的16.5%明显回落,但好于预期。进口下降主要因为内需低迷。由于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加之受到新冠疫情冲击,人员流动减少、春节假期延长,生产、投资、消费均受到显著影响,进而拖累进口。而之所以好于预期,应与大宗商品装船期和企业进口节奏有关。1、2月我国制造业PMI分别为50%和35.7%,PMI进口指数为49%和31.9%,均出现明显下降,但春节前后进口集装箱运价指数(CICFI)仅由811.19降至790.21,降幅并不显著。

从贸易方式上看,加工贸易进口占比有所下行。一般贸易进口1885.6亿美元,下降2.8%,占进口额比重62.9%,高于去年同期的61.9%;加工贸易进口546亿美元,下降9.8%,占进口额比重18.2%,低于去年同期的19.4%。

从贸易伙伴看,自主要贸易对象进口有增有减。自东盟进口410亿美元,同比上升7.2%;自美国进口176亿美元,同比上升2.5%;自欧盟进口346.9亿美元,同比下降11.4%;自日本进口225.1亿美元,同比下降9.3%。

从重点商品看,农产品和原材料进口有增有减。进口大豆数量同比上升14.2%,进口金额同比上升4.2%;汽车及零配件金额同比下降8.9%,汽车进口数量同比下降11.3%;原油进口数量同比上升5.2%,进口金额同比上升14.7%;进口铁矿石数量同比上升1.5%,进口金额同比上升17.1%。

总体上看,春节因素叠加新冠疫情,1-2月进出口受到较为明显的影响,对主要贸易伙伴和重点商品出口均有较大下滑,农产品和原材料进口增加导致进口放缓幅度小于预期,进口下滑幅度小于出口,贸易差额由此前的衰退式顺差转变为贸易逆差。当前已初步呈现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的态势,企业复产复工正在有序展开,而境外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正在逐渐扩散,其负面冲击正在逐渐显现。短期内,预计出口将继续低迷,而进口将保持稳健。(王静文,伊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疫情不对称影响进出口,贸易近两年首现逆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