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文 | 周元

编辑 | 美龄

3月8日,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世界顶级综合格斗冠军赛(UFC)女子草量级世界冠军卫冕战上,中国首位UFC冠军张伟丽经过五个回合的鏖战,战胜了波兰选手乔安娜·耶德尔泽西克,成功卫冕,成为中国乃至亚洲首位卫冕这一冠军头衔的运动员。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这也是张伟丽职业生涯的第21场连胜,裁判宣布结果的那一刻,全场沸腾,她却泪如泉涌,“谢谢大家,我这次来这边比赛特别不容易,我的祖国正在经历疫情,我经过了好几个国家才来到这,非常不容易,希望我的国家赶紧渡过疫情,但是现在疫情已经不是中国人的事了,而是全人类的事,我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战胜疫情!”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张伟丽说的是实话,疫情的爆发影响到了张伟丽的参赛,如果类似情况发生在欧美运动员身上,考虑到自身安全和竞技状态,大概率他们会选择退赛,然而,张伟丽并没有退缩:“这场比赛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我想用这场胜利来给大家鼓气,来给战斗在一线的这些医护人员,还有这些警察,给他们鼓气。因为我也是战胜了很多挫折和困难,如果我可以拿下比赛,我相信我可以鼓励很多人。”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张伟丽的赴美参赛之路充满波折。1月31日,美国发布了声明,14天内访问过中国的外国公民暂时不得入境美国。张伟丽及团队决定通过转机的方式抵达美国,2月1日从北京出发抵达泰国芭提雅,但因部分团队成员未能拿到签证,不得不在8日从泰国飞往阿布扎比办理签证,同时在此隔离14天,2月22日从阿布扎比开启长途飞行,终于抵达美国拉斯维加斯。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在这个辗转过程中,张伟丽和团队必须面临气候变化、颠倒时差、寻找场地训练等诸多问题,睡不好,不能训练,种种压力让张伟丽的情绪非常不稳定。给妈妈打电话倾诉过压力,妈妈隔着电话安慰她:“你应该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勇往直前。别把困难当作困难,就都不是困难。相比在前线奋战的医务人员,咱们这点苦算不了什么,挺挺就过去了!”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而就在此期间,比赛的另一方乔安娜却在网络疯狂叫嚣,她在社交媒体上发过一张戴着防毒面具的照片,虽然很快删除了动态,但意图不言而喻。在称重仪式上,乔安娜滔滔不绝地开着嘴炮,疯狂挑衅张伟丽。张伟丽面对她的一连串攻击,只是笑着回击了一句“Shut up!”。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张伟丽用拳头在八角笼内做出了最有力的回应。在赛后接受采访时,张伟丽表示,“她干扰不了我,我的内心很强大。” “我不喜欢在八角笼里说垃圾话,我们都需要互相尊重,给孩子树立榜样。我们是冠军,不是暴君。” 张伟丽尊重她的每一位对手,“别人的失败不会让我开心,我的信心建立在我的训练和我的团队上。” 这样强大的内心和宽广的格局令人心生敬佩。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这句话放在张伟丽的身上再恰当不过,在成为UFC冠军之前,张伟丽几乎把所有能吃的苦吃了个遍。可她却说,“好日子都是从苦日子里熬出来的,如果你看不到好日子,说明熬得还不够,坚持住了,成功就在前面等你。”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1990年,张伟丽出生在河北邯郸的一个煤矿工人家庭。张伟丽从小就胆子大,和男孩子一样,喜欢运动,喜欢武侠电影,6岁开始学习武术。12岁时,张伟丽进入武校学习散打。她性格要强而且训练刻苦,加上天赋不错,很快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她曾经在河北拿到过省青年散打冠军,并进入省队。可进入省队没多久,张伟丽就因为腰部的伤病被迫退役,这一年她17岁。因为从小就很独立,张伟丽在退役后拒绝父母的经济支持,选择成为一名“北漂”。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北漂”的这些年,张伟丽换了各种各样的工作:在幼儿园做老师、在酒店做前台、做收银员、当保安、做销售……按照张伟丽的话说,“那是一段迷茫的日子。”她内心深处不断提醒自己:“不应该这样过,应该找到自己热爱的事业。”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2010年,20岁的张伟丽去一家健身房应聘前台,她见到馆里有一个搏击擂台,眼前一亮,问店长,“没客人的时候能不能在这练?”店长说可以,她当即答应第二天来上班,甚至忘记问工资。她每天6点起床,坐一个半小时的地铁先去训练,训练结束就开始一天的工作,一直干到晚上10点,周而复始。 “当时并不觉得累,只要训练了就觉得这一天没有浪费,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儿。”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只要有一点点机会,张伟丽都不愿放弃自己的格斗梦想。即便苦,即便累,她都甘之如饴。也正是因为这份热爱与享受,张伟丽才有机会再次走上训练之路。“那个时候做前台也好,做销售也好,我每天都自己锻炼,没有教练,每天练跑步,打沙包练力量,直觉告诉我,我还会回到格斗的赛场上。”一次机缘巧合,张伟丽在健身房认识了MMA(综合格斗)选手吴昊天。吴昊天感慨张伟丽的努力和认真,通过他,张伟丽结识了中国最早推广综合格斗的职业经理人,也是她后来的教练——蔡学军,成为了一名“半路出家”的职业选手。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2013年,还没有名气的张伟丽在社交平台上写下豪言壮语:“我相信只要不放弃,我就可以站在UFC的拳台!加油!挑战强者才能不断成长!”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蔡学军签约的MMA运动员并不少,也有一些打出成绩的,但始终没有一个像张伟丽这样,死死盯着一个目标而不被任何事物动摇的,即便是受伤时期。2014年,张伟丽听从蔡学军建议,辞了健身房工作,专职打MMA比赛。但一心一意扑在训练上的她,又一次不小心拉伤了腰。这次的严重程度,甚至大于17岁那次的腰伤,疼得根本动不了。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职业生涯刚重新开始,张伟丽又一次因为腰伤,停止训练。“我受伤那会真的是急死了,腰刚刚好了一点我就立马回去训练,结果腰的另一边又伤了。我就只能天天坐在训练场边上看别人训练,那真的太难受了。” 这一停就是九个月,这是张伟丽职业生涯中“想放弃”念头最强烈的一次,而伤一养好后,她就迫不及待地再次投入训练。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恢复训练后,张伟丽的状态日益变好,为了加强训练强度,张伟丽一直和80公斤以上的男选手对练。膝击、肘击、摔打……外人看着都可怕,而这样的训练,对她来说是日常。蔡学军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她在训练场上吃的苦比在比赛中吃得苦多得多。”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坚持终于迎来回报。在参加第一场昆仑决(职业搏击)比赛时,张伟丽就以TKO(技术击倒)战胜对手,引来众多关注。此后几年间,她终于迎来爆发,在参加的各项格斗比赛中无一败绩。两年的时间里,她赢了15场比赛,这也成功引起了UFC的注意。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2018年5月份,张伟丽正式与UFC签约,在当年8月份的UFC首秀上,张伟丽依靠自己的拼劲一口气拿下三场胜利,一举成为世界第六。2019年8月,在对战当时的冠军安德拉德时,她仅用了42秒就击败了对手,成为中国乃至亚洲首位UFC冠军。在张伟丽看来,“早早结束才是对对手最大的仁慈。”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很多人认为综合格斗比赛过于暴力,不适合女性。张伟丽却认为,勇敢和温柔并不冲突。“我觉得女性可以做很多事情,不该被定义为是什么样。”张伟丽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并不是说女性就应该温柔,就应该相夫教子,到一定年龄就应该结婚生子,“就像我现在做的职业一样,也可以在这种男性林立的拳台里面去做的很好,而且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我觉得女性可以有很多面,可以是温柔的,也可以是勇敢的,还也可以是坚韧的,总之可以是各种各样的类型。”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让张伟丽欣慰的是,对于女格斗运动员,社会接纳度正在提升。以前总会有网友有各种各样的误解,比如“做她男朋友肯定会被打”, 张伟丽对这种看法嗤之以鼻,她把这些误解归为对格斗运动的偏见,在她看来,女孩不一定非得是柔柔弱弱的,女格斗运动员的职业和生活方式并不冲突。她还半开玩笑地说:“我们打别人是要钱的,你给钱了吗,还想挨打?你想太多了。” 幽默的回应,霸气的小表情,让张伟丽在网上圈粉无数。

关于未来,张伟丽说:“获得的UFC世界冠军,这只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新开始,接下来我要书写的是一段新的传奇。”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所以,我们能够看到,张伟丽既会在格斗场上勇猛相搏,也会在对手受伤严重时停止攻击;既会在别人用言语伤害自己的祖国时挺身回击,也会在对手进行赛前挑衅想打乱自己的节奏时一笑置之、不予理睬。从这个层面来讲,人们喜欢张伟丽,不仅是因为冠军和胜利,还有她的力量感和对命运的把握,而这,也是中国女性一种新的面貌。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张伟丽,从北漂女孩到格斗冠军,“女性不应该被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