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科专家梁连春对话胡锡进:春运回程致疫情二次大扩散的概率很低

感染科专家梁连春对话胡锡进:春运回程致疫情二次大扩散的概率很低
北京佑安医院是传染病专科三甲医院,也是现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前线医院,梁连春教授是这所医院里感染综合科的主任,可以说是前线的将领。春节返程高峰将至,疫情是否会进一步爆发?我们又该注意什么?听听

梁教授怎么说。

感染科专家梁连春对话胡锡进:春运回程致疫情二次大扩散的概率很低

胡锡进:春运返程高峰对抗击疫情压力有多大?是否会造成疫情进一步爆发?

梁连春:现在可以说全民在进行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昨天刚看到湖南把所有疑似病例做了全面排查,排查结果如果是阳性的或者可疑的,就地隔离治疗,不会把这些人再放出去,这是第一。另外经过疫情以后,大家自我监测能力增强,有病了主动就去医院,这样一来,返程的人员当中,得病、疑似的病人即使有,也是非常少了。当然一个两个、十个八个有没有,可能有,但不会太多。可能部分散发的病例漏网了,跑到其他城市,但是在抵达城市,比如北京,政府制定了很多不同级别的筛查和隔离观察措施。所以造成第二次疫情大范围扩散的这种概率几乎是没有的。

胡锡进:即使这样,还是有很多人担心返工问题,您建议大家按时返回工作地,还是继续在家里憋一段时间,远程办公好?

梁连春:我认为可以分不同的层次。比如从高危地区回来的人,我建议确实应该隔离14天,不管是居家隔离还是去政府指定集中隔离的地方。比如我从湖北来,我要考虑到别人,也要考虑自己,我会在家待上两周,自己监测身体的各项指征。如果我从新疆、西藏来,我不可能得这个病,没有风险就不用在家里捂着。

胡锡进:那可能到北京、上海会被感染,怎么办?

梁连春:出门戴口罩,感染概率就非常小了,建议大家正常上班,不成问题。

胡锡进:环球时报几百个人的单位,现在我要求每天只能是保证出版必须的几十人到办公室来,其他人远程办公,但明天都大年十七了,我有必要继续坚持这样做吗?

梁连春:我个人认为是没必要。现在呼吸道传染病最主要在什么场所传播?空间非常密闭的场所,比如家庭、会议室这类有很多人同时待在里面的相对封闭空间,这种场合是一定要避免的。即使戴口罩也存在感染可能。还有,比如单位同事在我们现在所处的这样的大厅里,这么大的空间三五个人办公,这绝对没问题。每个人还要戴上口罩,所以这样的空间几乎是没有传染概率的。一定要注意非常小的密闭的不通风空间,这种空间才是危险性最大的。

胡锡进: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让更多的人来上班。那有可能像过去的工位一个挨一个吗?如果保持距离多大合适?

梁连春:应该让工位之间保持一定距离。呼吸道飞沫传播如果是密闭空间,大概是二到五米,如果是开放空间,一般有效距离不超过两米,咱们国家规定比较严格是一米。两米之内的危险性是最高的,两米以外的危险性很低。咱们主动戴防护口罩,这种感染概率是很低的。

胡锡进:现在大家还是比较紧张,比如我有时候刚洗过手了,能一边看手机,一边吃东西吗?

梁连春:可以啊。咱们为什么对一个疾病会到恐慌的程度?就是不了解。比如最典型的例子,我们1990年刚上班的时候,接触艾滋病,那时候艾滋病和现在新冠疫情一样让人担心,我们进去都是里三层外三层,后来对这个病的传播方式了解得很清楚了,现在和艾滋病人在一块接触、吃饭都没有问题。咱们这个新型冠状病毒也是这样,大家一定掌握几点:为什么传播?第一发现传染源,发现病人在哪;第二,怎么传播?一般病毒都在细胞内,离开宿主以后,在空间存活的时间是非常短的,很快就会死亡。除非你是病人,你老看手机,有可能手机上带有病毒,但你是健康人,哪来的病毒呢?所以大家不用担心。

我还有一个提醒,咱们的手机确实比较脏,大家经常用,也不注意把它擦洗干净或者消消毒,有条件的话,把手机经常擦一下,保持干净,不但对这个病毒,对普通的细菌,也能起到预防作用。

胡锡进:有人提出适当恢复经济活动,让大家能够恢复一部分正常生活,比如我去麦当劳吃饭安全吗?我到楼下超市买东西,又去坐公交地铁,安全吗?

梁连春:政府没有采取措施的情况下,疑似病例都没有进行筛查隔离的情况下,肯定是相对不安全的。因为我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一个病人,那个传染概率还是比较高的。现在政府采取措施把高危人群管理起来,这些人去饭馆吃饭的概率就相对很小很小,咱们健康人做好防护再过去,我认为没有太大问题。

胡锡进:您刚才说了,政府对高危人群进行了管理,这个管理是不留死角的吗?

梁连春:目前是挺严密的。

胡锡进:您是一位医生,您经常会接触这些病人,您现在每天回家吗?您会担心传染给家人吗?

梁连春:说实话,进过隔离病房以后,从医院来讲是不允许我们回家的。就是防止我们把病源带出去传给家人,或者传给社区。但是专家已经得出结论了,防护好的情况下你就是一个正常人。正常人理论上哪都可以去。

我们现在防护条件确实比以前好,当年SARS的时候,很多防护都是不到位的,包括建筑布局等等,现在经过SARS这么多年,烈性传染病防控不管从研究还是从临床的处置各个方面,都做得非常到位。比如,我们北京的几家定点医院,收治这么多病人,到现在说实话没有一例医护人员感染的。

胡锡进:您认为类似北京这样的湖北以外的全国大部分地区,未来确诊病例会持续下降吗?

梁连春:现在有这个苗头了,你看这个曲线很明显,确诊人数在往下走,很多省都有这样的苗头。没问题。

栏目主编:张武 文字编辑:程沛 图片编辑:笪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感染科专家梁连春对话胡锡进:春运回程致疫情二次大扩散的概率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