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入住石家庄一民宿发现针孔探头,房主自称也是受害方

新京报讯(记者 李一凡)一对保定夫妻入住石家庄一民宿,称在房间内发现针孔摄像头,后报警处理。今日(3月16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石家庄桥西警方证实,针对杜女士报称“被涉嫌侵犯隐私”一案,已于昨日(3月15日)正式立案调查。

今日下午,民宿负责人刘经理对新京报记者称,管理存在漏洞,但针孔摄像头并非酒店安装,“同为受害者,希望警方查清来源。”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相关平台已下架涉事民宿。

夫妻入住石家庄一民宿发现针孔探头,房主自称也是受害方

杜女士称,在其入住的民宿房内,警方在空调排水管出墙的洞里拆出一个摄像头。 受访者供图

住客在房内找到针孔摄像头

来自保定的杜女士由丈夫陪同前往石家庄进行培训,在第三方订房平台上订购了石家庄“IOT·雨柔智能酒店”(实为民宿)万象城分店15A05房间,“3月9日晚上(入住第二天),我的丈夫通过手机WIFI,查到房间内可能存在针孔摄像头装备。”杜女士回忆,3月10日上午,其丈夫在房间内发现了针孔摄像头的具体位置,当日中午,便报了警。

杜女士称,警方到达涉事民宿后,在房间内挂式空调(位于床的左侧)排水管出墙的洞里,拆出了一个摄像头,“在派出所做笔录时,未被允许查看(相关影像),警方只说在调查中。”

杜女士回忆,订房时,在平台上看到的房型类别被标注为“酒店”,但杜女士入住时才发现,该酒店实为民宿,这家“酒店”没有办理入住的前台,也没人给办理入住登记(杜女士此前于APP上通过身份证号进行预订)。

杜女士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事发后,她找平台方进行了交涉,对方说查证属实会下架房源。昨日(3月15日),杜女士拿到了桥西警方出具的受案回执。她说,暂无新进展,“目前我也正在等警方的进一步通知。”

夫妻入住石家庄一民宿发现针孔探头,房主自称也是受害方

石家庄桥西警方出具的“受案回执”显示,该单位已就杜女士反映的“涉嫌被侵犯隐私”一案,进行立案调查。 受访者供图

民宿负责人自称也是受害方,已暂停营业

今日(3月16日)下午,涉事民宿负责人刘经理告诉新京报记者,杜女士于3月8日入住,她的丈夫杨先生自称懂网络安全,“他说,可以从手机上看到摄像头的位置和IP地址等。” 刘经理介绍,杜女士夫妇报警后,警方确实在其房间内找到针孔摄像头。

刘经理表示,该摄像头与民宿无关,“安装摄像头对我们百害而无一利,我们没必要自毁名声。”他表示,在摄像头来源没有查清前,酒店和杜女士均是受害方,“现在的问题是追查摄像头的来源。”

刘经理称,民宿方面会不定期对房间进行探测、检查,他从网上购买了红外线探测仪,“可以检测出针孔摄像头,但确实没有做到每天一查”。

刘经理称,受疫情影响,民宿一直处于关停状态,3月初刚复工。杜女士入住前没有其他房客入住。“已应公关机关的要求,暂停对外营业。警方还调取了民宿以往的入住记录,现在还在调查”,刘经理说。

夫妻入住石家庄一民宿发现针孔探头,房主自称也是受害方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相关平台已下架涉事民宿,无法订购。 受访者供图

石家庄桥西警方已立案调查

刘经理称,事发后,杜女士曾提出5万元的索赔。该说法杜女士予以确认。刘经理认为,他也是受害方,“不想在警方没有最终调查结论时就进行赔偿,否则相当于变相承认了民宿存在安装摄像头行为。”

刘经理也承认,民宿在管理方面存在过失,未能监控到位,“我们愿意承担相应责任,也希望警方尽快找到源头。”

就民宿房间内发现针孔摄像头一事,新京报记者今日(3月16日)从石家庄警方处得到证实。

此外,杜女士向新京报记者提供一份由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中山派出所出具的“受案回执”显示,杜女士于3月10日报称“被涉嫌侵犯隐私”一案,已受理。

今日(3月16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根据杜女士提供的订房平台查询发现,涉事民宿的万象城分店已下架,无法订购,但其他分店仍可预订。

校对 赵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夫妻入住石家庄一民宿发现针孔探头,房主自称也是受害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