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美国患者讲述其新冠病毒检测的“惊”历

一名美国患者讲述其新冠病毒检测的“惊”历

近日,一个隐瞒病情从美国洛杉矶飞回北京的输入型新冠肺炎病例引起了舆论的关注。该病例声称在3月3日、5日、10和11日在美国就诊时,3次申请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都遭到了拒绝,所以她才于3月12日从来到美国洛杉矶乘飞机回到中国治病。

一名美国患者讲述其新冠病毒检测的“惊”历

事实真相还在陆续爆出,但在美国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到底有多难,我们来看看下面这篇报道。

一名美国患者讲述其新冠病毒检测的“惊”历

35岁的Devin(当事人要求只显示名字),现居住在芝加哥。上周二早上醒来时他感觉身体不适:浑身疼痛、发烧并伴随干咳。他当时咨询了他的医生,医生建议他去急诊接受新冠病毒检测。Devin有足够的理由怀疑自己被感染,因为今年二月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东南亚旅行。在回国后他还把手臂摔骨折了。

在Devin症状出现前一周,与他密切接触过的人包括医院的医护人员和其他人。

周三,Devin在医院进行了流感测试,但结果呈阴性。然而,他的X光片上显示肺部有炎症,因此他填写了评估感染新冠病毒以及发展成严重新冠肺炎的风险的调查问卷。

但Devin注意到一些令他惊讶的问题:医疗部门只狭隘地关注他是否去过中国或意大利,或者他是否有可能接触到已知确诊新冠肺炎的患者。因此,他当时并没有达到可以检测的标准,只能回家,在临走时医生甚至告诉他不需要进行自我隔离。

Devin说:“我想我对这种诊断的质疑在于它完全忽略了社区传播的潜在风险。现在没有任何算法可以确定这一点。”

Devin对此非常不满意,他开始让与他接触过的人知道这些信息。而且,他还在物理治疗医生的办公室里得知一个人的父亲患有肺癌,这正是罹患新冠肺炎风险最高的人。

随后没过多久(不到24小)医院就给他打来了电话:“您应该回来接受新冠病毒的检测。”

Devin在周四晚上接受了检测,截至到周日下午(北京时间),他仍在等待结果。

可怕的是,美国目前不知道有多少个Devin——那些有充分理由担心感染病毒的人,因为没有达到严格的检测标准而无法接受检测。

截至到周日(北京时间),美国对不到2.1万人进行了检测,这一比例远低于大多数其他国家。

截至到3月16日美国东部时间14时30分,美国确诊新冠肺炎病例累计3244例。但是,由于接受检测的人数(或者说符合苛刻检测标准的人)太少,因此实际病例数可能会高出很多。

标准如此苛刻是有原因的。数周以来,用于检测的核酸盒一直供应不足。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追踪数据显示,由于检测供应在缓慢启动后终于开始赶上了需求,美国现在有能力每天进行26000次检测。截至到上周五,伊利诺斯州公共卫生部(IDPH)建议医生考虑患者的症状以及其他一些选择标准(如前往疫区、医疗风险,以及他们是否在医疗机构工作)后再决定是否进行检测。

但与潜在的问题规模相比,被检测的人仍然少得可怜。距离伊利诺斯州不远的俄亥俄州卫生部部长认为,该州多达10万居民可能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

Devin的经历证明了检测不足的风险。在他第一次急诊后,医生告诉他不需要自我隔离。Devin却采取了自我预防措施。然而,其他人可能就不会这么谨慎了。

还有类似的事情:一名加州医生助理也透露,他从2月底开始就一直试图让一名患者接受检测,因为该患者与一名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患者有过多次接触。但他还没有说服成功。

只要美国的检测能力不足,像Devin这样的人就会成为漏网之鱼,而且很可能有大量的漏网之鱼。

以下是美国之声对Devin的采访节选:

记者:请从你最近去过东南亚的经历开始。

Devin:我在那边待了两个半周,2月28日回来的。我在印度南部待了一周,然后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待了一周,中途在马来西亚短暂停留。另外,我们还不得不改签了四次航班。因为有一趟航班在香港经转,所以必须改签。

和我一起旅行的其他人都没有生病或出现任何症状。因此,我很有可能是通过在芝加哥的社区传播感染的病毒。

记者:所以你在二月底回家了?

Devin:对,所以我回家了。第二天我骑自行车的时候为躲避一个突然蹿出来的小孩而摔断了手臂。然后我去了医院急诊,第二次我去那儿是做新冠病毒检测。那天是2月29日周日。第二天,我打电话预约医生。周二,我去了医生办公室。周三,我去看了骨科。

然后就是3月9日(上周一),我第一次接受物理治疗,到了晚上我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

记者:描述一下那你当时的感觉。

Devin:我当时感觉我发烧了,而且浑身疼。第二天醒来后,我感觉自己病得更严重了,还有干咳和其他症状。我立刻打电话给我的医生。他们非常重视并试图寻求答案,他们不停地打电话,但结果非常令人沮丧,我没有获得任何帮助。

24个小时后,我才被告知应该去芝加哥的一家医院,也就是我骨折去的急诊,那里有检测新冠病毒的核酸盒。我上周三晚上去了那家医院。

他们给我做了X光检查,结果显示肺部发炎,但不是肺炎。我当时烧得并不厉害,只是低烧。问题是,我在进去之前大约两个小时服用了泰诺,因此在那里的时候并没有高烧。

他们还给我做了流感拭子,抽了一些血。流感结果显示是阴性。当时,医生给我打了电话,让我马上做伊利诺伊州公共卫生部(IDPH)的问卷调查。他们想要限制接触,所以那个医生是坐在急诊室的办公桌前给我打的电话。

调查问卷针对两种算法:暴露风险和患重病风险。

暴露风险基于两个方面,就是你去过的地方,但范围很窄,因为它只考虑了高风险的地方。如:你去过中国、韩国或意大利吗?另一个关于暴露风险的问题是你有没有和一个已确诊患者在一起过?当然,几乎都没有人接受过测试,所以我怎么能知道呢?

然后第二个问题,我没有任何基础病,没有呼吸急促,所以生病的风险相当低。

我对这个诊断的质疑在于它完全忽略了社区传播的潜力和风险。没有确定的算法。如果他们问我,我会告诉他们我在你们的急诊室,在你们医生的办公室,在物理治疗室那里。我周五也参加了一个小组聚会,大约有30人。那天晚上,我和几个朋友聚在一起,我们的距离很近,其中一个是芝加哥公立学校的老师。

记者:他们在诊断中没有问你这些问题吗?

Devin:没有。他们没有关于社区传播风险的准备。

记者:在你完成问卷调查后发生了什么?

Devin:我等了大约三个小时后,他们回来了,医生进来时只戴了个口罩,说IDPH不会给我做检测,我没有新冠病毒,也不需要自我隔离。

我虽然是个外行人,但我对这些知识很感兴趣,我读了很多关于流行病之类的书。所以我跟医生解释说我可能不是普通病人。她说:“好吧,你其实并不知道,我们已经做了一个诊断来评估风险了。”

出院护士甚至没戴口罩就进来了,然后我回家了。因此我决定自己做一些追踪联系。我给我密切接触过的人都打了电话,结果得知,我接触过的一个人,她爸爸得了肺癌。在这一点上,我希望给到他们这些信息,所以他们可以决定接下来想做的事情。

然后周四下午6点左右,我接到一个电话。他们说,IDPH重新审查了问卷,并开始降低检测要求。

记者:他们试图通过降低门槛来检测更多的人?

Devin:是的。所以我去接受了检测。在我到那儿之后的24小时里,他们在急诊室登记柜台周围竖起了一道屏障。并已经实施了很多新的协议,比如不接待来宾等。我又回到了我的小隔离室。他们检查了我的生命体征,然后做了鼻拭子和咽喉拭子。我和医生谈了很久,因为是他们把这件事搞砸了。

记者:他们对此感到沮丧吗?

Devin:我是说,那个急诊室已经人满为患了。但他们道歉了,意思是,在24小时的时间里,你已经看到了屏障的设置和这些预防措施的实施。从那时到现在他们已经接受了额外的培训。他们知道必须要做好,也在为此努力。

我不会因为缺少核酸盒和错误的诊断而责怪他们,但他们后来的处理真的非常糟糕。

我在等回音。他们说最多三天。

我现在一直在自我隔离,并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来源:中国生物技术网

#清风计划#汇聚海上名医,连接人与健康

#超能健康团#

合作联系:[email protecte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一名美国患者讲述其新冠病毒检测的“惊”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