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疫,这些办法经过了实战检验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成为全球大流行病。3月1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与世界卫生组织以多地视频连线形式共同举办分享防治新冠肺炎中国经验国际通报会。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分享了8个方面的中国经验。马晓伟在发言中指出:“中国的防控策略、方法、技术、标准和案例等经受了实战检验,愿与国际社会分享,助力维护全球卫生安全。”

  疫情发生以来,纵观一些国家特别是中国的“防疫作业”,的确有一些经受了实战检验的创新方法和有用经验。

方舱医院

短时间低成本建设,迅速提供大容量收治

全球抗疫,这些办法经过了实战检验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该国西部的西阿塞拜疆省建立了拥有200个隔离床位的方舱医院,用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图为医院内景。

  3月10日,武汉市全部方舱医院正式休舱。同一天,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伊朗西阿塞拜疆省建立了方舱医院,设有200个隔离床位,用来抗击新冠疫情。

  “方舱医院的投入使用,是中国有效遏制病毒的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3月9日,英国《卫报》在《中国是如何应对新冠疫情暴发的?》一文介绍:“在武汉,有关部门将体育场馆和其他设施改造成大规模的检疫中心,并建立了十几家临时医院,为症状不那么严重的患者提供治疗。”同样的观察也来自美国《商业内参》:“在疫情暴发期间,中国仅用了几天时间就在体育馆里搭建了临时的病区。”

全球抗疫,这些办法经过了实战检验

3月8日,休舱后的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武汉的新冠肺炎患者每四个人就有一个人是在方舱医院治疗的。”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曾如是介绍。面对医院床位不足、感染源难以隔离的紧张局面,专门收治轻症患者的方舱医院,以平均每天一座的速度建成。从2月5日收治首批患者算起,历时20余天,就彻底改变了“一床难求”的局面;运行月余,累计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12000多人,对疫情防控起到了巨大作用。

  有媒体说:“如果要评选这次武汉保卫战的最大创新,那非方舱医院莫属。”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则认为:“方舱医院创造了一个中国经验”。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王辰提出了建立方舱医院这一“非常时期的关键举措”,他分析说:“像这种能够迅速提供大容量收治,能短时间、低成本建设起来的方舱医院,在将来设计国家应急体系乃至世界应急体系的时候,都有一定的借鉴意义。”目前,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国际应急医疗队正联合武汉各医院和各省区市驰援武汉抗击疫情的医疗队,谋划制定《方舱医院中国标准(暂名)》,以供世界其他国家借鉴。

车内检查

提高检测效率,降低感染风险

全球抗疫,这些办法经过了实战检验

移动P3实验室展开后完成安装调试

  “只要是道路交通能够达到的地方,有一块比较空旷的平地,疾控人员就可以马上把移动P3实验室开到防疫现场,开展一系列的实验检测工作。”广东移动P3实验室应急检测队队长陈经雕,用“保障安全、机动灵活、反应迅速”三个词,来概括移动P3实验室的特点。

  在武汉保卫战中,移动P3实验室作为抗疫“硬核利器”发挥了重要作用:国家卫健委调集了三个移动P3实验室,主要为方舱医院提供核酸检测。移动P3实验室发挥快速检测和可移动优势,哪里有需要就开到哪里,一个实验室每天大约可检测200份样本。

全球抗疫,这些办法经过了实战检验

韩国医护人员在进行车内检测

  类似的方法,在其他国家的“抗疫作业”中也能看到。

  “我一开始去了社区卫生中心,需要足足等待一个多小时。这个方法显然更方便也更快捷。”一位较早进行“车内检查”(drive through)的韩国市民在接受韩联社新闻台采访时说。

  英国路透社在《需求激增,韩国以车内检查进行病毒检测》一文描述了“车内检查”的操作细节:一个驾驶员坐在车内,身穿防护服和护目镜的医护人员斜着身子靠向车窗,检测他是否存在发热或呼吸困难等症状,在确认没有症状后他开车离开;经确认有症状的人,则被要求短暂停留,在医护人员指导下提交分泌物样品以备进一步检查,整个过程在10分钟内完成。

  据路透社报道,韩国高阳在一个公共停车场临时搭建了这样的检测点,每天约有100多位当地居民开车过来接受检测。韩国疫情最为严重的大邱,以及仁川、世宗等城市也都设置了车内检查的检测点。美国CNN报道称,为抗击新冠肺炎,韩国建设了500多个进行车内检查的检测点,检查人次达10万多人。

  “运用车内检查的方法,能让检测时间缩短三分之一。”“能够在较短时间、以一种不太拥挤的方式,对许多市民完成检测。感染的风险也大大降低,因为整个检测过程都在车内完成。”高阳市卫生中心负责人在接受韩国文化广播公司采访时说。

  “相较于去医院或健康中心,车内检查显然更快更安全。”美国CNN在《韩国率先建设车内检查检测点》一文引用韩国官员的观点肯定称:“车内检查的方法减少了面对面的接触,相反如果在室内进行检测,疑似病人在等候过程中有交叉感染的潜在风险。”

  车内检查作为检测新冠病毒的全新方法,其灵感源自于麦当劳和星巴克所推行的“不用下车即可得到服务”(the drive-through counters)。《德国医院采用车内检查进行病毒测试》《美国西雅图公共卫生中心提供车内检查进行病毒测试》……透过外媒报道可以发现:车内检查的方法,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采用。

抗体检测应用于感染源追踪

识别那些经历过感染、但康复并清除了体内病毒的人

  2月24日,北京某单位发现一起新冠肺炎聚集性疫情,初次调查未发现明确感染来源。经进一步溯源调查发现,该单位餐厅职工石某某曾来京后出现过呼吸道症状,2月9日返回河北省邯郸市。河北省疾控中心对石某某进行咽拭子、肛拭子采样,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对他进行抗体检测,结果呈阳性,从而判定此起聚集性疫情的感染来源为石某某。

  抗体测试,又称血清学测试,在中国的抗疫阻击战中,这一方法被广泛用于确认一个人是否被新冠病毒感染,即使他的免疫系统已经清除了病毒。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新增了抗体检测的确诊方法及相关标准。

  将抗体测试运用于新冠病例感染源的追踪,堪称此次抗疫的一大创新。据《科学》杂志报道:“目前,新冠病毒检测使用聚合酶链反应(PCR)寻找病毒的遗传物质,例如唾液、鼻腔、口腔或肛门拭子。它们有一个巨大缺点:只有当病毒仍然存在时,才会给出阳性结果。这些测试无法识别那些经历过感染,但康复并清除了体内病毒的人。”

  新加坡也使用抗体测试,成功追踪了一起社区感染,在此前一直无法形成闭环的两组感染病例之间建立起联系。这两组病例都发生在一个教堂里:一名28岁男子于1月29日发病,但无法确定他是如何感染的。另一组病例发生于1月19日一次小型教会活动,一对夫妇被认为是这起传播中的“零号病人”。如何建立起这两组病例之间的关联?新加坡卫生部发现了唯一可能的联系:1月25日这对夫妇与28岁的男子同时在教堂参加过新加坡的农历新年庆祝活动。在发现潜在联系后,新加坡相关部门对这对夫妇进行了PCR(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和抗体测试。令人意外的结果出现了:丈夫的PCR检测结果呈阳性,妻子的PCR检测呈阴性,但几天后公布的抗体检测结果显示,这对夫妇的抗体都为阳性。

  随着病人发病时间的推移并逐渐治愈,核酸检测的阳性率会降低;但抗体在发病后仍会在体内持续一段时间,即便体内病毒已清除,患者已被治愈。这给了科学家启发:使用抗体检测能够让一些通过核酸检测被排除在新冠肺炎感染之外的“高度疑似病例”现“原形”。“通过抗体检测这个新技术,我们把一个个‘无头案’的传播链梳理清楚了。”重庆医科大学校长、新冠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研发项目负责人黄爱龙说。

  目前,中国获批上市的部分新冠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已获欧盟市场准入资格,即将投入使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韩亚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全球抗疫,这些办法经过了实战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