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听一场音乐会

做一回高雅人士

现在的休闲生活,到底干点啥,才又有情调、又有格调、又有腔调?

文化生活当然是首选。

只是……K歌"小盒子"拍不出大片感,电影院都窝在某商场角落里,图书馆去的人太多……

要秀逼格、秀实力,听场音乐会、看个歌剧绝对倍儿有面子!

但若是门外汉,别乱撞,听完嘉宾阿桂大指挥的这期节目、看完这篇文章你再去,保证你非但不犯困,还让同行友人刮目相看!

——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1

世界上最古老的音乐厅/歌剧院长啥样?

人类,很早就意识到建筑和视觉间的关系,坐在石块垒成的阶梯上就能够清晰地看到地面上的人表演或事演说,他们可以坐在阶梯上举手表示赞成或是反对,视觉好不会被遮挡。

慢慢地,为了能够听清演说者的确切言辞,凭借经验的优势,把演说或是阶梯的场地设置成了扇形或是半圆形,戏剧活动也开始在场地中上演,虽然演员已经费尽了力气,观众仍觉得听不清楚,演员不得不从观众席入场,有时赶着羊群,有时成群的人在中间的空场上集体朗诵,希望观众们能更多地听见。无论是阿里斯托芬的喜剧还是索福克罗斯的悲剧,都在这样的一个舞台环境中露天上演。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古希腊剧院遗址)

人们发现了,如果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进行演讲或是演出能够达到更好的效果,罗马人把露天的场地造上了一圈围墙,果然,中心舞台的声音变得清晰了,无论是半圆的场地或是圆形的场地,都能够较清晰地听到更多。无论是马尔切洛剧院还是斗兽场,颇为炎热的暴晒或是突如其来的阵雨让大家觉得:有必要给剧场打上凉棚,从而一举两得,类似于现在体育场观众席的顶棚出现了,只不过罗马人的顶棚是能够拆卸和折叠的,而现今的体育场很少能够完全做到。加上顶棚的剧场,不但能够遮阳防雨,还能够把声音更为聚拢,从而,如何将上千人聚会在室内看演出,便有了思路和雏形。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意大利罗马马尔切洛剧场)

2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音乐节是哪个?

创立于十九世纪的“逍遥音乐节”可能是世界历史上最悠久的艺术节。

逍遥音乐节 (Promenade Concert) ,简称为“Proms”。与传统古典音乐会的现场拘束感截然不同的是,你可以穿着休闲装听音乐会,可以喝着饮料、吃着东西,演到高潮处,你可以随意放声跟唱,甚至可以像看球赛一样呐喊欢呼。

如今,每届音乐节都会在英国伦敦的皇家艾尔伯特音乐大厅进行超过70场的音乐会、自成系列的八个室内音乐会、最后一晚在其他地方举行的附加音乐会以及相关的教育和儿童活动。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皇家艾尔伯特音乐大厅)

英国伦敦的皇家艾尔伯特音乐大厅仿佛就是罗马人的翻版,四周的台阶被豪华包厢所取代,椭圆形的设计,把乐团几乎置于中心的位置,虽然专家对于音乐厅的声学评价只有C级,却一点都不影响观众们的热情。

能容纳六千多人的音乐厅常常被移作他用,甚至是举行重要的体育赛事,毕竟他的内在容积是一般音乐厅的四到五倍,声音清晰度变得并不再重要,如果有一场交响音乐会或是阿黛尔代扩声的独唱音乐会,推荐你选择后者。

3

世界上最完美的歌剧院长啥样?

斯卡拉歌剧院(意大利文:Teatro alla Scala 或 La Scala),位于意大利米兰。

二战时它曾经被轰炸成片瓦不留,战后,意大利政府拨巨资,以当时最高的标准重建,在世界艺术史上,很少有一座剧院像意大利米兰的斯卡拉歌剧院那样,被看成是完美的化身、建筑的典范。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斯卡拉歌剧院)

同样是圆形剧场给予的启发,歌剧院马蹄形的结构已经成为了欧洲歌剧院的主流设计,更重要的是,歌剧院的出现比音乐厅要早上了好几百年。

意大利最知名的斯卡拉歌剧院的前身“大公歌剧院”在付之一炬后,便在1381年竣工的“阶梯上的圣玛利亚教堂”的原址上重新修复,“阶梯”再一次映入了我们的眼帘,这次阶梯不再是给观众坐的所在,而是成为你要攀爬的对象。

北京故宫、紫禁城,如此高的台阶三跪九叩进入大殿朝拜明清两代皇上,仪式感不言而喻。当你不借助升降梯爬上以阶梯著称的斯卡拉歌剧院六楼,仪式感之外的疲惫感油然而生,正期待着一场听觉盛宴。

是的,六楼,只有听觉盛宴,因为根本无法看到台上发生的一切,静默地坐着,犹如再听一张有“亲切感”的CD,六楼的观众要么站立着拉着上方把干探出脑袋欣赏,要么就是拿着总谱准备着随时挑刺儿和捣乱,这种诞生于巴洛克时期的“叫倒好”的方式,沿用到今天。

不知剧院几时只为老年观众开放了低票价的六楼,增加了电梯使用频率的同时,下降的便是起哄和捣乱。全欧洲向舞台丢番茄、鸡蛋和花椰菜的日子渐渐离去。六楼的听众,看着屋顶的吊灯,默默地继续聆听“CD”。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斯卡拉歌剧院内部)

4

什么样的音乐厅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

适合乐队演奏的音乐厅,最佳混响时间应在1.5到2秒之间。

当然,最佳混响时间标准并不唯一,它取决于听众的爱好、音乐的类型、乐队的规模等诸多因素。

歌剧院的混响时间向来就不如音乐厅,哪怕是现代设计的歌剧院也努力地把混响时间降低到1.3秒左右,为的是能够让观众更多地听到歌剧演员发出的直达声和早期声,因为语言的表达对于歌剧而言相当重要,歌词传达了人类的一般普遍认知,尤其在欧洲,对于那些完全能够听懂歌剧歌词的剧院而言,混响时间相对短一点有助于大家欣赏歌剧。

但对于美国观众而言首发恰恰相反,大都会歌剧院平均1.6秒的混响时间,让音乐变得连贯而让歌词与演唱变得浑浊,观众们从不关心歌词的内容,有字幕,足矣。毕竟大都会歌剧院的诞生原本就众多大亨和富一代“较量”的场所,他们绝不会为了演员歌词的正确与否吵得面红耳赤,他们最关心的是自己专属包厢的位置和相邻包厢的主人是谁,在美国看歌剧常常就是那么一片祥和。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美国大都会歌剧院)

音乐会很少会在歌剧院举行。宗教音乐的演奏场所往往是教堂,接近于4秒的混响时间把一切的声音都装饰得那么美好,尤其是合唱的声音。

假如让你聆听一段圣西斯廷小教堂合唱团在圣彼得大教堂演唱的无伴奏作品《他就是彼得》,在没有后期处理且近距离收声的情况下,你很难把如此干涩且不整齐的声音和曾经现场的聆听想象到一起,你会想,如此浑浊的混响时间一定影响了合唱的歌词表达,令人听不清楚,但仪式音乐和经文歌有一个好处就是:歌词几乎一样,每一个参与仪式的人对于歌词的熟悉程度,往往超过了合唱团中第一天来上班的那个小伙子,为什么是小伙子?因为姑娘是不允许出现在唱诗班中的,可能今天的某些教派,比如新教不再是这样了。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世界第一大圆顶教堂——圣彼得大教堂)

5

名家最爱去私人音乐厅?

世俗音乐的欢聚所仅仅是在一些有钱人的家里。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拥有自己的歌剧院,当然,也拥有自己的超大“会客厅”,长方形会客厅的沙龙活动,往往就是举行中小型音乐会的,他们也会收留一些杰出的作曲家,仅仅为自己的这个会客厅创作音乐作品,巴赫、亨德尔、海顿、贝多芬等等杰出作曲家和他们的作品往往就是这些私人音乐会的主角。

位于维也纳的美泉宫,不难发现在进门的右手边有一个不大的私人剧院,而位于主楼二楼的大会客厅,是莫扎特等艺术家经常驻足的所在。矩形的会客厅就成为了音乐厅的常规形状。

位于维也纳的美泉宫,不难发现在进门的右手边有一个不大的私人剧院,而位于主楼二楼的大会客厅,是莫扎特等艺术家经常驻足的所在。矩形的会客厅就成为了音乐厅的常规形状。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维也纳美泉宫)

6

溜冰场也能做音乐厅?

很难想象最早的柏林爱乐音乐厅是一个公众室内溜冰场,或者矩形的室内马术场一样,由于私人音乐会不能满足公众对于音乐会的需要,溜冰场和马术常渐渐挪作了他用。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柏林爱乐音乐厅外观)

与歌剧院包厢的听众不同,公众观看歌剧的位置在舞台前的一大片空的区域,大多是站着看完全剧,慢慢地剧院也愿意为公众增添座位,提高票价,直到今天,这片原本一分不值的区域成为了880、1280、2680的黄金地段。观众们有了座位,欣赏音乐的心情也就放松了下来,狂欢、骚动和斗殴的减少,避免了明火让歌剧院付之一炬的惨案,毕竟那是舞台的照明还停留在“明火时代”。

音乐会则不同,就维也纳金色大厅为例,高处两侧的玻璃窗借鉴了教堂采光的原理,把白天的自然光引入了音乐厅,音乐会在白天举行成为了当时的时尚,白天听音乐会,晚上看歌剧,成为了爱音乐闲人们的最佳生活方式,但当时音乐会的主角并不是交响曲,歌剧序曲、咏叹调和协奏曲担任主角,交响曲只是一味调剂品,莫扎特的第三十六交响曲“林茨”正是如此。交响乐时代成为了“后歌剧时代”。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维也纳金色大厅)

7

世界A+级音乐厅有哪几个?

被专家点评为A+的音乐厅一共有三个,分别是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美国波士顿交响音乐厅和奥地利维也纳爱乐之友协会音乐厅(即,金色大厅),他们都建造于1900年前,矩形结构的音乐厅样式让直达声、早期反射声和混响声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三个音乐厅的声音混响时间介于1.8至2秒之间,对于管弦乐团而言这是最棒的混响时间。

而带有楼厅设计的三家音乐厅都是受到了路德宗教堂楼厅设计的启发,因为有楼厅座位使得混响时间变得更可控,声音不会如同教堂那般空灵,七、八十人的管弦乐团在舞台上无所不用其极地展现着音乐的极致,最轻到最响,令人酣畅淋漓。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美国波士顿交响大厅)

8

德国人的前卫设计对于音乐厅是福是祸?

德国人对于前卫的喜爱和把握可以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营造的汉堡歌剧院和柏林爱乐音乐厅中窥视一二,尤其是柏林爱乐音乐厅。

梯田状的分布,让室内空间的使用提高了一倍,统计声学为主体的思维方式挑战了经典的几何声乐,从1963年音乐厅竣工那天起,全世界这样的音乐厅设计风格便变得普及,剧院老板乐得看到这样的剧院:环绕四周的观众席对传统音乐厅而言,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但对于某一个声学概念“相位”而言,犹如是灭顶之灾,坐在乐团背后的观众忽然发现,第一小提琴的声音出现在了自己的右边,而能震响宇宙的打击乐就在自己面前,唯独只有那些愿意一睹指挥家芳容的爱好者们乐于购买这样的座位,也算是各得其所。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柏林爱乐音乐厅内部环绕式阶梯布局)

9

不尊重声学差点失宠的音乐厅后来怎样了?

由柴可夫斯基职棒开幕音乐会的卡内基音乐厅至1983年终于迎来了它第一次的全面大修,直到1986年完成了主厅的改头换面,这个文艺复兴装饰的大厅里除了视觉效果一同往常,声学效果一落千丈。

直到1995年终于发现了原因,原本木结构的舞台地板在大修时被钢筋混凝土代替,重新返工的结果使得那些决心放弃卡内基音乐厅的音乐家们,又回到这里进行演出,观众们也对音乐厅重拾热情。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卡耐基音乐厅)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本期节目嘉宾:

作者:Nina、阿桂

主持人:Nina 第一财经广播主播 每周六、日15:00《乐游天下》

编辑:杨燊

监制:王俊稷

声明:本文系“第一财经广播”微信公众号独家内容,转载前请联系后台授权。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第一财经广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音乐厅好不好,先看形状?|用耳朵旅行的财经主播Nina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