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屏幕,我和徐姑姑房似锦一起哭

在大上海,一座老房子的房顶上,徐姑姑和房似锦并排坐着,徐姑姑动情地说:“小时候,我要是难过了,受了委屈,就会到这来 ,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因为在这没有人会看见,没有人会听见。如果你现在很难过的话,就痛痛快快地哭出来。除了我,没有人会看到的。”

爷爷去世,房似锦心如死灰,压在心底所有的委屈,难受,在这一刻释放出来,泪水夺眶而出。此时的她,泪流满面,依然倔强地说:“爷爷说女孩子要命硬一些,哭是没有用的,没有人会心疼你的。”徐姑姑话语中带着哽咽,眼中满含泪水 ,一滴清泪流出,滑过脸庞。他把她搂在怀中,“爷爷不在了,还有我呀,我会心疼你的。”他把她的头扶在自己的肩上,默默地陪伴。

隔着屏幕,我和徐姑姑房似锦一起哭

此情此景,我早已是泪流满面,不得不用纸巾擦拭。坐在旁边地儿子,一边玩手机,一边看电视。“看了我一眼:”妈,你咋了,怎么还哭了?”我再也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泪水如打开的水龙头般,哗哗哗地流着……跑回卧室,爬在床上呜呜地哭着……

房似锦和徐姑姑的不幸的境遇,深深地触动我。在我内心深处,也有一些不能触碰的伤痛。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生活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家庭。 在家里四个孩子中,我是最小的一个,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比小哥哥还小6岁。按照常理,最小的女儿,应该是妈妈疼,爸爸爱,哥哥姐姐护着。实际上呢?我最最缺少家庭的关爱。我的生日,一家人没有一个记得。父亲不记,母亲忘了,就连大队接生的那个李医生,也忘记把我的生日记在本子上。要知道,他每接生一个孩子,都做笔记的。等到大队报户口时,妈妈说只记得是十月,忘了具体时间了。大队会计随手一记“小子难对初一,闺女难对十五,那就十月十五吧。”

隔着屏幕,我和徐姑姑房似锦一起哭

也许,是那个年代太苦。在童年的记忆中,我经常穿姐姐的剩衣服,从没有穿过裙子,唯一的一次记忆,是给姐姐做了一件花衬衫,剩余的布头,给我做了一个花短裤。整个夏天,我都美美地穿着,这是我最美好的回忆。吃的呢?更是少之又少,经常吃玉米面饼子,红薯,从没有吃过什么零食。而别人家的孩子,糖块、瓜子时常装在口袋中。看别人吃,自己在那流哈拉子,真的,一点不假。最好的伙伴,看我可怜,把糖块咬下一半给我吃。我如获至宝,舍不得含在嘴里,而是拿在手中,一点儿一点儿添着吃。 (有此经历的一定要点赞啊!)好让那份甜蜜延长再延长。

隔着屏幕,我和徐姑姑房似锦一起哭

家里好不容易,吃一顿白面条。我稍微多盛一点稠面条,哥哥姐姐就用筷子敲我碗:“你也不干活,吃那么多干嘛?多盛点汤!”我娘从不护着我,只嚷我们,“还敲呢?再敲当要饭的。”谁说我不干活呢?到了农忙的时候,割麦子,打场,种玉米,哪个我不参加?虽说我是干得最轻省的。好朋友小花有三个哥哥,她从不去地里干活,人家都知道心疼小女儿,怎么我家谁也不心疼我呀?

隔着屏幕,我和徐姑姑房似锦一起哭

如果说穿不好,吃不饱,是因为那个艰苦的年代造成的。可不让我上学,是对我最深的伤害。那年我16岁,刚刚初中毕业。苦读三年的我,希望考上师范院校,及早工作,补贴家用。然而,事与愿违,名落孙山。患有风湿病的老娘说:“一个闺女家,考不上算了。干活吧,过几年,找个婆家,结婚生子,挺好。”我可不想在农村生活一辈子,我要离开家,去城市,不管做什么。思索再三,平时比较懦弱的我,鼓足勇气,坚定地对母亲说:“别人家砸锅卖铁都让孩子上学,你怎么就不让我上呢?”话没说完,爱哭的我早已满面泪痕。“我不上高中了,让我要复习吧!我要再拼一年。”我心里十分清楚,唯有读书才能改变我的命运。娘摸着我的头,无奈地说:“复习需要复习费呀!咱家给你二哥结婚的钱,还没攒够呢!”“不……我就要复习。复习费,我自己挣!”倔强地我,跑回屋里,趴在炕上呜呜地哭起来。

隔着屏幕,我和徐姑姑房似锦一起哭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为人母,早已忘记了母亲父亲对我的无视,原谅了哥哥姐姐对我的欺负。其实,在那个年代长大的孩子,哪个不是父母只管生,不管养?没有把你饿死,冻死,没有因病夭折,已是阿弥陀佛的事情。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还是原生家庭造成。我的母亲从小是在后母身边长大的,她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可想而知,她生长的环境会有爱吗?我的父亲15岁时,爸爸妈妈都死了,靠着叔叔一家的照顾,靠着邻居的救济,勉强活下命来。谁又教会他去爱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故事 » 隔着屏幕,我和徐姑姑房似锦一起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