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人请愿,229名科学家联名批评,英国“群体免疫”是不是豪赌?

10万人请愿,229名科学家联名批评,英国“群体免疫”是不是豪赌?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新冠肺炎疫情是这一代人所面临的最严重公共卫生危机。”图片来源:CBS截屏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3月12日召开眼镜蛇紧急计划委员会会议后宣布,英国进入抗疫的第二阶段,“延缓”(Delay)。彭博社将其解读为,让病毒在英国缓慢传播,不加阻止,多数人患病后再康复,以达到群体免疫的最终目的。

进入“延缓”阶段后的一项新政策是,“不再给轻症病人检测”。政府建议,所有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的人居家隔离7天,症状不严重的人不要拨打英国的111医疗咨询电话,除非症状出现恶化。

此外,约翰逊公布的一系列举措还包括禁止学校安排学生出国旅行、建议70岁以上的老年人近期不要出行,再次强调洗手的重要性,但并未取消大规模集会,也没有关停学校。政府认为,取消大规模集会是“最不有效”的措施之一,这只会让英国的最高病例数“减少5%”。

英国政府首席科学官帕特里克·瓦兰斯认为,新冠病毒很可能会变成“季节性流感般的存在”,每年都会出现,如果绝大多数人感染这种病毒后能够建立群体免疫力,那么更多的人就会因此而受益。“这样我们就能够减少传播,同时保护那些脆弱的群体。”

10万人请愿,229名科学家联名批评,英国“群体免疫”是不是豪赌?

英国政府首席科学官帕特里克·瓦兰斯解释其群体免疫防控策略 (图片来源:SKY TV截屏)

在流行病学界,群体免疫意味着一个群体中如果有相当比例的成员具有免疫能力,即可大概率地阻断感染者的二次传播,从而保护其余没有免疫能力的人群免遭感染。

英国政府的专家团队认为,如果采取非常严厉的措施,那么当解除这些措施时,疫情会反弹,也就意味着病毒可能在来年冬季再次流行,而那时英国的防疫体系已经超负荷运行一年,后果难以预料。

“如果你非常努力地压制某种东西,当你释放时它将会反弹,且会在错误的时间反弹。”帕特里克·瓦兰斯说,“希望通过这些措施,来增强英国民众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从而减轻医疗系统的压力。”

3月13日,英国卫生部更新病毒检测指南,规定三类英国居民将获得检测机会:优先级最高的是需要重症监护的病患;其次是医生判断需要住院治疗的中症患者;来自学校、养老院等场所的聚集性病例感染者将在重症、中症患者之后得到检测。而出现轻微症状的患者,将无法及时获得病毒检测。

帕特里克·瓦兰斯强调,没有任何一种措施可以让所有人满意。这只是从科学的角度上出发,目前阶段英国政府能做的、最合理、最恰当的措施,尽量拖延疫情到达顶峰的时间,与此同时也需要有人被感染并产生抗体,在今年夏天到下一个冬天到来之前,完成这一目标。

3月14日,英国卫生当局发布的最新数字显示,英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累计已达1140例,较前一天公布的数字增加342例,累计死亡病例数较前一天翻倍,达21人。

“理论是理论,实际情况还有待于观察,不同国家有不同制度、国情,应对策略有所不同。英国还有时间,如果发现不可行,会再转变措施。”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经济学教授胡善联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

但是,不同传染病病毒的群体免疫门槛有所差异。天花、麻疹等疾病需要的群体免疫比例高达80%到90%。英国政府的专家组目前认为,如果有60%的居民通过轻症感染新冠病毒后自愈或疫苗注射获得免疫能力,就可满足“群体免疫”的标准。

这一策略被网友调侃为“以身试毒”、“视死如归”,甚至有网友将其比作“麻疹排队”,这是一种流行与欧美民间的做法:家长邀请麻疹感染者和自己的小孩一起玩耍,让孩子感染麻疹,从而产生抗体。

群体免疫门槛的计算取决于病毒基本传染数R0,即一个病人平均传染的人数。“R0值越高,要形成群体免疫所需的感染比例就越高。”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宁毅解释说, 新冠病毒R0值在3~4之间,那么,目前大部分论文研究显示,超过60%的人群被感染并形成免疫力后,单个感染者的传染人数才会小于1,即R0<1,此时流行病才得到控制。

“‘延缓’的做法实际上是将感染的波峰后移,延长流行期,降低峰值,类似于正态分布,按英国的推算,短期流行造成一个感染高峰的死亡率和长期、低高峰的死亡是相对一致的。”宁毅说,降低峰值理论上确实可以避免医疗挤兑,更合理地利用医疗资源。

但这其中也有一个问题,新冠病毒肺炎是新发疾病,很多数据还不被掌握,究竟感染多少病毒才产生免疫力又不发病,现在还找不到这个阈值。宁毅举例说,理想状态是这个阈值范围比较大、好把控,但如果阈值范围小,假如为100~101,一不小心就会被感染成重症。根据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现状,治疗时间长,到时又会占据医疗资源。

“英国准备了一个剧本,但病毒万一不按剧本演怎么办,这是大家现在担心的。”宁毅说。

按英国目前6700万人口计算,60%感染,即4000万人口,按英国保守估计的1%发病率,即40万人超出免疫“阈值”不幸中招,根据世卫组织官员最新公布的3.4%全球病死率计算,即1.36万人将可能在这场“试验”中死亡。

“英国以拖延手段来达到群体免疫上升来终止新冠病毒流行,是非常被动的选择,其结果可能是今天的意大利,从新冠病毒的高致死率来考虑,这个策略是不人道的。”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资深终身教授张作风评价道。

宁毅分析,“遏制-延缓-研究-解决”的思路没错,关键是措施没有落实,遏制阶段的限制力度不够,出于保护隐私等目的,也无法追踪、公示感染者信息,因此,延缓的目的便无法达到,第三阶段寄托于一款神奇药物的,可行性并不高,即便现在研制出疫苗或特效药,也还需三期临床试验,夏天到来之前,临床用药的可能性不大。

根据新冠病毒感染人数-时间曲线图,前期经历漫长、平缓的累积后,会在某个时间点突然爆发,翻倍上涨。“目前英国还有时间进行管理,再观察一个星期,数据可能会有明显变化。”宁毅补充说,按惯例,英国会向美国看齐,美国已于13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限制航班,关闭学校,“英国或许很快也会有所动作。”宁毅说。

“我必须要对英国公众说实话:许多家庭将提早失去他们的挚爱亲人。”约翰逊在记者会上发出这样的警告,“新冠肺炎疫情是这一代人所面临的最严重公共卫生危机”。

“英国的做法,看着像豪赌,其实也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 美国西东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这是综合了病毒及其流行的特点、国家动员能力、国家卫生承载力、人口结构等等方面,最后做出的决策,已经错过早期遏制阶段,又因保护隐私等原因无法追踪个人信息,“可以说,留给英国的选择原本也不多了。” 黄严忠说,“实际上,英国首相把别人不敢说的话说了出来,之前也有人是这样做的。”

3月14日,229名来自英国各大学的科学家联名发表公开信,认为政府现行防控策略将对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造成额外压力,并致“远超必要数量的生命面临危险境地。”公开信的联署者同时对英国政府首席科学官帕特里克·瓦兰斯“让感染扩散以造成群体免疫”的言论提出批评。

英国议会请愿网站的统计数字显示,截至当地时间14日上午,已有超过10万人在请愿书上签字,呼吁英国政府采取更加积极的方式,阻止疫情蔓延。请愿书说,英国有必要效仿意大利,限制一切非必要的市镇间人员流动,同时限制大型集会。按照英国相关规定,一旦请愿人数超过10万,议会就应考虑对相关议题进行辩论。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教授吉米•惠特沃思表示,“我很惊讶,(政府)目前还没有出台更强有力的措施,但我预计它们将在未来一两周出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10万人请愿,229名科学家联名批评,英国“群体免疫”是不是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