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嘭”的一声,厚重的大门关上,“铠甲战士”们坚定走进隔离区内的战疫重地。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向光而行,逆行而上。50多天来,坚守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的全省医务工作者披荆斩棘,用专业、敬业和担当,诠释着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的医者初心。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一次次,汗水模糊了护目镜;一次次,从死神手里夺回生命;一次次,隔着玻璃向外面比出胜利的手势……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战胜病魔 殊死搏斗

“那是一场生死搏斗。”保山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主任医师李建春至今回想起来,依然感到紧张。2月2日凌晨,一名65岁的患者因病情加重转入重症医学科负压病房实施抢救,那是保山市唯一的危重患者,需要尽快插管并上呼吸机实施生命支持。虽然这样的手术李建春已操作了无数次,但像当晚那样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5层手套、戴着口罩和护目镜再加上一个防护面罩,在几乎没有触感的情况下实施操作,还是第一次。“消毒、给药、镇痛、插管、上呼吸机、调整参数后持续观察。”在两位同事的配合下,手术在全神贯注中顺利完成,患者呼吸逐渐平缓,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精于专业、诚于品德,是同事和患者对云南省传染病医院感染二科主任杨欣平的评价。该院是省卫生健康委确定的新冠肺炎省级定点救治医院。隔离病房内,杨欣平争分夺秒,常常冒着危险为确诊患者查咽喉、听肺部呼吸音、清理气管分泌物,密切关注患者病情,他细心、耐心、专业的态度让患者们恐慌不定的心情慢慢放松了下来。“杨欣平还对新冠肺炎的基本症状、发病原因、诊断标准、治疗方法以及消毒防护等方面的知识进行系统归纳,并将经验传授给年轻的医务人员。”云南省传染病医院相关负责人介绍。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把病人带入三楼隔离病房,我马上到。”1月22日,接到电话说有一名从武汉返回的患者到医院就诊,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景哈卫生院院长李文超及医护骨干义无反顾前往隔离区,详细了解患者的旅居史。当日下午,该患者被送至版纳州精神卫生防治中心进一步确诊,最终确诊为版纳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缺乏隔离服、没有护目镜,当被问及怕不怕时,李文超说,只有早发现、早确诊,才能把患者的病痛和传播的风险降到最低。”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医者仁心、医者无惧。“当我感到恐慌、焦虑的时候,医护人员总能带来满满的安全感。不只是医疗技术,更是一种力量和信念。”从云南省传染病医院治愈出院时,一患者告诉记者。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谢谢你们!是你们赋予我的亲人第二次生命,你们是最勇敢的战士。”3月2日上午,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实现确诊病例“清零”,长坡院区门诊大楼前,治愈出院的8岁男孩张翰(化名)及其家人向医护人员一次次地深深鞠躬、真诚致谢,在场人员无不为之动容。作为昆明市市级定点收治机构,该院建立预检分诊、发热门诊、留观病区、隔离病区及医学观察区等全面的防控响应体系。截至目前,医院收治核酸检测阳性患者39例,其中,36名为确诊患者,确诊病例收治人数位于全省第一,3名无症状感染者,均已全部治愈出院。

筑牢防线 赢得时机

隔离衣、N95口罩、防护服、靴套、护目镜……全套装备穿戴完毕,昆明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微生物检验科人员个个变身白色铠甲战士,准备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春节后很长一段时间,昆明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微生物检验科科长侯敏每天只休息两三个小时,时刻与“病毒”交锋。他把自己的电话当作采样和收样工作电话对外公布,独自承担深夜的样品接收任务,尽量等到凌晨3点以后才休息。从1月17日检验第一份疑似样本开始,截至目前,昆明市疾控中心检测了6000余份样本,做到零差错。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早检测、早确定、早报告,才能实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1月中旬以来,省、昆明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及经云南省卫健委复核确认的核酸检测医疗机构齐心协力、不分昼夜,全力以赴做好预检预诊工作,为新冠肺炎患者赢得最佳的治疗时机。

“把生物安全和个人防护放在首位。”云南省疾控中心急性传染病防制所所长伏晓庆对新发突发急性传染病防治有着丰富的经验。他未雨绸缪,早在1月14日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处于初期之时,就派出专业人员去中国疾控中心了解学习全基因组测序技术流程并建立省级检测方法,做好应对疫情的检测试剂、耗材、防护用品等准备工作。1月20日,全省所有州市级疾控中心已具备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能力。正是有了急性传染病防制所严谨细致、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做到了随到随检、准确研判,从省级实验室报出的结果无一份差错,下发地州的检测试剂无一件丢失。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您再仔细回忆一下,有没有细节疏漏了?”疫情发生以来,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任、副主任医师李晖及时运用每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对每一位就诊患者进行仔细、严谨、认真的排查诊治,甚至不怨其烦反复追问,然后再做必要检查。疫情高峰期间,他平均每天工作长达18小时、接诊60人次。截至目前,医院发热门诊筛查病例1584例,送检核酸样本759例,其中,确诊2例,医院留观391例。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精心护理 暖心陪伴

一层一层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一口一口给危重患者喂牛奶喂饭,一点一点为老年患者擦洗便溺后的身体……隔离病房里,曾经也是妹妹、女儿、妻子、母亲的女护士们,个个变身英勇无畏的战士,协助医生看护病人,替代家人呵护患者。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云南省传染病医院呼吸科护士长、主管护师刘仕芳是医院H7N1、中东呼吸综合征、埃博拉出血热等突发传染病的应急筹备人之一。1月28日,医院收治了一名新冠肺炎危重病人,她与一同值班的护士整夜守在床旁,监测、输液、吸痰、做心理疏导……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与病人近距离接触,只为了更好地监测病人体征。最终,病人脱离了危险,而她又投入到了其他患者的护理中。每次在负压病房的4个多小时里,厚厚的防护服经常把她闷得汗流浃背,心慌胸闷、呼吸困难。尽管如此,她在护理病人的同时,还坚持与病人聊天、互动,缓解大家的压力。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不要把我当主任,我也是一名护士,我不上谁上。”杨红丽是云南省传染病医院护理部副主任,幽默风趣,一向说话快、走路快、思维快。2003年,杨红丽就曾参与了非典时期疫区列车员隔离工作,算得上是“元老级”护士。“妹妹,我给您捏捏吧,活动活动。”隔离病房内,杨红丽每天都要为患者输液、换药,年纪大一些的要为其翻身、擦洗、喂药喂饭。杨红丽和护士们不仅任劳任怨、乐观面对,还为病人带去温情和阳光。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

在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性疾病科护士长杨海秋带病坚持工作,坚守抗疫前线。她说:“科室需要我,只有和我的护士们战斗在一线时,我才是心安的”。同样的,她犹如临床一线护士们的一颗定心丸。在她的带领下,感染性疾病科的护理姐妹们团结在一起,从未曾退缩过一步,不大的诊室、狭窄的走廊,她们的脚步匆忙而坚定。 她们逆行的样子,很美。用最执着的坚守、最无悔的信念,践行着“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誓言。

云南网记者 浦美玲 党晓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战疫一线医护人员群像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