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30天旅行禁令让欧洲人出奇愤怒

欧洲(包括英国)目前已经已经报告了约22,000例感染病例和943例死亡,整个欧洲大陆处于一片混乱当中。但当周四欧洲人民醒来,一个消息让他们更加愤怒,那就是特朗普宣布从本周五午夜开始,为了遏制冠状病毒从欧洲蔓延到美国,禁止欧洲26国(英国除外)的国民飞往美国。 愤怒的情绪已经在欧洲蔓延。

当欧洲人周四凌晨还在熟睡的时候,特朗普在美东时间周三晚上宣布了的一项为期30天的旅行禁令。 在随后的几个小时内,该禁令使欧洲各国的股票大跌,人们纷纷咒骂特朗普的自私。

欧盟在措辞强烈的声明中表示,“不同意美国强加旅行禁令的决定, 那是单方面的、未经协商而作出的。”声明表示,欧盟正在“采取强有力的行动限制病毒扩散”。冠状病“是一个全球性危机,而不是某一个大陆的问题,它需要全球合作而不是单方面行动。”

特朗普的旅行禁令适用于在过去14天内曾到过欧洲26个国家/地区的免签人士,但不适用于美国人或美国永久居民。

但即使是美国人,尽管不受禁令的限制,他们还是会因为航班取消或中断而急于改变旅行计划。该禁令宣布的时候,一些红眼航班正在飞往欧洲,这让美国乘客还未到达欧洲,就要立即改变行程,购买回家的机票。欧洲的一些美国人则在半夜被被美国家人电话叫醒,让他们立即回家。 很多人一醒来就直奔机场。

“我的父母今天早上2点给我打电话,因为特朗普禁止欧洲人去美国。”来自美国洛杉矶的Salomé Carasco在巴黎学习市场营销。说这话时,她正在法国戴高乐机场候机。

她说:“我觉得这么做有点过了。我的学校、朋友、和我的生活现在都在巴黎。但我父母要我回家。我不知道他们付了多少钱,但肯定很贵。''

乘坐法航飞往纽约的最后一个航班的机票,花费了布伦登·雅各布森3000美金。他和朋友在欧洲的三星期旅行现在还剩下一周。 雅各布森在戴高乐机场说:“当我们今天早上听说这一禁令后,立即决定去机场。”

清晨,欧洲的机场都大乱,因为欧洲人想乘禁令实施前进入美国、美国人害怕没有航班回去而改签机票,还有刚落地的乘客就要立即返回等等。 黎明时分,机场各家航空公司售票处都排起了长队,为了去美国,连加在航空公司超卖名单上都在所不惜。

美国的30天旅行禁令让欧洲人出奇愤怒

一个达美航空的机票代理人表示,在特朗普宣布这一消息后的几个小时内,一些惊慌失措的乘客已经上网花费数万美元购买前往美国的最后一班航班的机票。

扬·皮塔尔斯基是波兰公民,也是美国永久性居民。 他正在自己的祖国度假,凌晨2:30分,他被远在美国的妻子莎拉的电话唤醒。莎拉让他赶紧回去,因为她刚在家看了特朗普在华盛顿的讲话。

皮塔尔斯基说:“她听起来很恐惧。”

因为航空公司的网站流量超载,他无法在网站上把机票改期,所以不得不重新买了一张回程机票。 “我担心短期内不会再有飞往美国的航班,我不想让我妻子一个人独自面对风险,尤其是现在华盛顿的疫情也很严重。” 皮塔尔斯基买的是从丹麦哥本哈根转机的机票。

数周以来,特朗普总统淡化了冠状病毒的威胁,因为他的支持者在华盛顿和右翼美国新闻媒体指责反对派刻意夸大病毒的风险,以影响特朗普总统连任。

肆虐的冠状病毒正在检测欧洲国家之间的凝聚力和同盟关系。 一些欧洲国家领导人依靠专家对疫情做出反应。在世界卫生组织本周宣布新冠疫情为全球大流行之后,德国总理默克尔警告说,新冠病毒可能感染60%-70%的德国人,并将这一惨淡的预测归因于专家。

在法国,马克龙政府一直在每天提供卫生官员如何努力减缓病毒传播的大量最新信息,同时他也警告法国民众,新冠病毒目前就像在意大利境内那样的正在全面蔓延,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

美国的30天旅行禁令让欧洲人出奇愤怒

周五,许多欧洲领导人对特朗普将疫情控制不力归咎于欧洲,感到非常愤怒。

特朗普星期三在白宫的讲话中,尖锐地将流行病的来源描述为“外国病毒”,并批评欧盟“未能采取与他一样的预防措施”,比如限制从爆发源头中国来的旅客。

特朗普说:“美国目前的新增病例很多是来自于欧洲的旅行者。”但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欧洲还不是美国已知感染病例的主要传染源。

“我知道唐纳德·特朗普的性格,顺便说一句,在这个问题上,他的反应可能比其他一些国家晚,尤其比很多欧洲国家晚。”法国负责交通的国务秘书让-巴蒂斯特•杰巴里在与法国交通运输业的代表会面后对记者说。

在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意大利,前意大利总理和欧盟委员会主席罗曼诺·普罗迪为该国的反应辩护。他说,特朗普先生有权做他认为最好的事情,“但除了旅行禁令,其实还有‘破坏性更小’的选择”。

普罗迪说:“我认为冠状病毒目前也是美国的一个棘手问题。”

根据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报告,整个欧洲(包括英国)已经报告了约22,000例感染病例,当中943例死亡。特朗普的旅行禁令豁免了英国和爱尔兰。

位于德国柏林的查理特研究医院病毒学负责人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表示,特朗普的决定“毫无意义”,并且该决定是基于错误的数据。

Drosten博士在德国公共广播电台NDR上说:“很明显,美国开始检测得太迟了。结果就是,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国家有多少人感染。”“所以他可以毫无根据地指责欧洲国家有更多的感染,那是因为我们做了更多的和更及时的检测。”

随着突如其来的旅行禁令,许多欧洲人突然发现,他们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难民。欧洲近几年越来越多地拒绝来自中东和非洲的移民。

法国人类学专家弗雷德里克·凯克说:“美国对欧洲所做的事情,就像欧洲对非洲南部和中东地区所做的事情一样。”“欧洲被排斥了。”

法国女星卡米尔·艾伦刚乘飞机从波士顿返回巴黎,她是从坐在旁边的美国乘客那儿知道了这一禁令。 “只是因为我是一个法国人,所以不能去某个国家。这真是很奇怪。”

美国的30天旅行禁令让欧洲人出奇愤怒

法国女子安布雷·艾尔丹(Ambre Eldin)在戴高乐机场候机飞往韩国,她在那儿读书。她将特朗普的新禁令与美国过去对涉嫌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外国人的限制相提并论。

艾尔丹说:“这不是他们第一次禁止外国人去那里。” “他们经常这么做。”

其实在欧洲,也有很多人希望宣布欧洲内部的旅行禁令。 有专家称,随着感染病例继续急剧增加,封闭边界的想法可能会得到很多支持,特别是在极右翼支持者中。

国民阵线的领导人马林·勒庞(Marine Le Pen)在2月下旬就呼吁法国关闭与意大利的边界,那时意大利出现了大量的感染病例。

民意调查机构IFOP的政治分析师弗朗索瓦·克劳斯(FrançoisKraus)表示,鉴于意大利目前受到严格隔离,“关闭边界的方案将越来越被大众支持。”

他说:“对于很多法国人来说,现在的意大利就是10天后的法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美国的30天旅行禁令让欧洲人出奇愤怒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