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王彬老家在四川,定居武汉15年,用他的话说,是一名“新武汉人”。王彬在武汉开着3家川菜馆,同时也是一名业余摄影爱好者。2月15日,王彬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后,入住进了武汉国博方舱医院。

2月16日,进入方舱医院的第二天,王彬开始从朋友圈和其他社交媒体账户更新他在方舱医院的见闻,轻症的志愿者、驰援武汉的医生和做着“健肺操”的普通舱友,他用自己的镜头还原真实的方舱医院。

今天,“隔离日记”推出王彬的方舱医院实录。

摄影:王彬采访:马萌萌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进入方舱医院的前一晚,王彬一个人在房间里过了40岁的生日。他是四川人,在武汉定居了15年,经营着3家川菜馆,用他的话说,算是“新武汉人”。1月26日晚上,王彬有些拉肚子,第二天就开始了自我隔离。2月13日,王彬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王彬与妻子、母亲、岳父、岳母,还有一岁半的双胞胎宝宝共同生活在武汉,母亲同样感染,在一家三甲医院中治疗。2月15日,王彬被社区的公交车送到了武汉国博方舱医院。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我一直是一名科技发烧友,坚信科技的力量,对由瓦尔赫拉利写的《未来简史》中描绘的场景深信不疑。然而,置身于这场病毒感染之中才深刻地感受到了人类还这么渺小。

——节选自王彬朋友圈 2020.2.16

进入方舱以前,王彬和家人接触的是有关方舱医院的负面信息,会不会有交叉感染、营养能不能跟上等等,进入方舱当天,王彬就给家人拍摄了一段长达6分钟的视频,让家人安心。“很多武汉以外的朋友对病毒是很恐惧的,我朋友亲口对我说,他觉得感染了就会死。”主业做餐饮的王彬也是一名业余摄影爱好者,进入方舱医院的第二天,为了增加周围人对病毒和方舱医院的了解,他拿起手机拍摄照片、视频,发到社交媒体上。

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

早上7点半前吃完早餐,舱友们各有各的生活。健肺操、玩手机、聊天等等,王彬觉得这里像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大家生活还会继续,中国人的乐观豁达这种精神真的是很了不起的。”

王彬觉得病对自己体能的消耗很大,在家里时每天要喝鸡汤来补充体能。他和家人都担心这里的伙食营养跟不上,会耽误治愈。然而,真实的情况打消了王彬的顾虑,凭借多年餐饮行业的工作经历,王彬估算出晚餐大约在40-45元一份。一日三餐由外卖提供,一轮领完还能有些剩余,“如果有的食量比较大一份不够的话,第一轮领完基本上有这个需求还可以满足。”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方舱的日常:有排队领饭,有带教洗手操,有合唱《我和我的祖国》,有过道的千纸鹤,有大夫查房。烟火气十足,生活得继续啊。

——节选自王彬朋友圈 2020.2.18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所谓逆行者不过是你我身边的平凡人

进入方舱,给王彬感触最大的是两个群体,一个来自医护人员,一个来自志愿者。武汉国博医院共有60多位志愿者,一部分是党支部成立后主动报名的党员,一部分是一些热心公益的轻症患者。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充满水蒸气的护目镜依然挡不住疲惫而坚毅的眼神,他们值得我们记住和敬重。所谓最伟大的逆行者也不过都是你我身边的平凡人。

——选自王彬朋友圈 2020.2.17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为了方便管理,方舱医院将1000多名病人分了50个单元,每个单元由20多张床。王彬是5单元的单元长,一共有22名患者。单元长和其他的志愿者承担了包括物资的分发、人员管理以及协助医护人员交接的工作。

在方舱医院,医护人员的换班非常频繁,后一班的医护人员没有办法完全清楚前一班医护人员的信息,志愿者们就承担起了这样的工作。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我们在一起 经历过生死

方舱医院没有黑夜。

这里的灯24小时不眠,虽然发有眼罩,但刚进舱的时候,王彬还是有些不适应。几天下来,王彬开始习惯这里的生活,“晚上睡觉有的人睡得早一点,有的人晚,大家不会太大的干扰。呼噜声有,但是还可以接受。”王彬估算,武汉国博方舱医院的面积在3000-5000平,“现在全国人民宅在家里面,活动范围没这大。”

在王彬眼中,方舱医院的一切都在慢慢变好,2月23日,CT室正式启用,王彬和其他舱友不需要坐着公交车到五医院去做CT,核酸检测的结果也从隔天出变成了当天就能出。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今天是入住方舱的第七天,昨天的CT显示病灶还未完全吸收,这是在预期当中,被新冠病毒感染后的恢复期比较长,离完全吸收还有一个过程。出院也不需要完全吸收,而是以明显吸收为准。

——节选自王彬朋友圈 2020.2.25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配图是方舱一些不起眼的角落和场景,人民群众的适应能力是非常强大的,就地取材安营扎寨。方舱就是一个临时组建的微观社会,也是一面镜子折射世间冷暖。

——节选自王彬朋友圈 2020.2.25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2月21日,王彬住进方舱医院的第7天,迎来了武汉国博医院第一个舱友出舱日。

王彬和舱友们有些珍惜这段日子,在家中密闭的环境下自我隔离反而不如在方舱里与其他人聊聊天,“一聊天大家也会对病情心里有个底。每天的时间也没那么难熬。”

他们开玩笑说,等一切结束,要摘下口罩一起聚聚,毕竟他们,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今天武汉国博方舱医院送走了首批56名舱友出舱,参加了舱友组织的欢送会,条件有限但是气氛热烈,仪式感十足。刚才大夫通知我下午做CT,明天做第二次核酸检测,希望我在下一批出舱名单里面。

——节选自王彬朋友圈 2020.2.21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来源:齐鲁网·闪电新闻 记者 马萌萌

“这个衣服太艳不行,音响咋这么大声”…朱之文一个人的演唱会是这么办的

2020年山东省属事业单位招聘笔试推迟,这些岗位取消

我们复工啦!山东媒体联动直播16市复工,千万网友“云监工”

大数据显示:全国最想念“Tony”老师的是山东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患者眼里的方舱医院:这里是临时搭建的微观社会,一切都在变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