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武汉:一江春水绿如染,十里桃花待归人

“云雨有时归,鸡犬无还日。

至今青山中,寂寞桃花发。”唐朝绍谒《经安容先生旧居》

春日武汉:一江春水绿如染,十里桃花待归人

初衣解诗:本地坐标武汉青山。实际青山山不在高,只是江边的小矶。虽然是古代著名的军港,但海拔不高,如同搁浅在江边的一条小船。但是登临之胜,是只有在登临之时,才能感受的那种江天浩阔。远沙近水,壮阔如画。

长江浩渺,到武汉极其平缓开阔,比不得春池静水,是那种碧绿的美。但是冬至之后,阳气渐深,春江水暖,渐至惊蛰时节,资深的本地人会发现江水的变化,那是由冬天的暗黄色,变作一种半透明的淡玻璃绿,如果蓝天之下,那玻璃绿又带上一层烟蓝色。这种附和的颜色,伴随着平缓而笃定的潮声,成为武汉江水的春天。

”一江春水绿如染”,不是那种小家气的碧绿色,是莫兰迪的淡蓝淡绿淡灰,有种无以言说的浩渺与春情。

春日武汉:一江春水绿如染,十里桃花待归人

仲春之日,草长莺飞。但这种草是嫩嫩春草,带着从泥土里发出的新意,它们或者因为江水的滋润,而长得特别的茂盛,但仿佛是现在的孩子,背影高高,却一脸稚气的样子,而黄莺小鸟能初试啼声。这样的嫩春,是“草长莺飞二月天”。

往年这个季节,江边的草滩上,到处是孩子的笑声,往明丽的天空放着风筝。孩子的笑语虽然生猛,往往尖叫声打破了宁静,但总归是含混在一种春天的热闹里,并不觉得刺耳。

但今年与往年不同。一城的人声安静。无论是大街小巷,无论是江边还是园林,都罕有人迹。说是空城,怕不大妥当,因为这里蛰伏着千万的人口,只是大家都约好不出游。但是说是空城也貌似,杨柳春风,何尝这样的寂寞,只听得它吹入了千家万户,却没有勾起往日的喧嚣和繁华。

春日武汉:一江春水绿如染,十里桃花待归人

母亲站在高楼之上,是这个仲春的落落斜阳。才从死神那里夺命而回,倍觉春天的美好。

她打电话给我,说了一句话,“桃花开了,开得好寂寞。”从她的楼阁望去,桃花连片的开了,用绿草做连接,铺到了山之外,水之外。武汉从来没有一处春天是这样的美丽而寂寞。那些花树如绚烂的红霞,静静地堆在斜阳里。

江水桃花,是在武汉梅花和樱花之外的另一处秀丽。如果你的桃花是开在水边,而且水的背景是浩渺无涯,你会分外觉得桃花的美。年轻的情侣愿意牵手在江水桃花之下,将自行车放在一边,就是那剪影也分外让人觉得诗情画意。老年人在桃花树下走走,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一生的悲欢离合,都在无限的春光里。

春日武汉:一江春水绿如染,十里桃花待归人

但这一个春天,分外的寂静。或者是让这千年的城市暂停,让它回归久远的原始的宁静?用不沾人气的春雨和太阳,做一次彻底的滋润?而改变了人类的作息?

“云雨有时归,鸡犬无还日。至今青山中,寂寞桃花发。“这首唐朝邵谒写的是一个古老的神话,说是刘晨修仙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而剩下的是他从前的旧居,在青山之中,他手种的桃花年年开放。而本地以青山名,又是桃花满路的季节,倒是淡淡印证了诗景。

但是武汉的山水树木早已经和城市的烟火打成一片。那武大的樱花,那江边的桃花,那么青望眼中的寂寞花树,却以更热烈的姿态绽放。

春日武汉:一江春水绿如染,十里桃花待归人

那是等待这座城市的启动,十里桃花,寂静春风,是为了等待不久之后,如潮的归人呀。

这正是“一江春水绿如染,十里桃花待归人。”

祝愿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早日解封,让了无尽的春光春色,拥抱就已等待的游客和归人!

春日武汉:一江春水绿如染,十里桃花待归人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旅游 » 春日武汉:一江春水绿如染,十里桃花待归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