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云翔性侵案王晶方结案陈词:女方只能扮“受害者”,一演到底

今日在新州唐宁中心地区法庭,高云翔和王晶在澳涉性侵案进入重审第十四日,王晶律师康宁做最终的结案陈词。

康宁指出,在女受害人走出酒店房间后,她没有忘记任何东西,包括帽子和电脑,她穿好了羊毛衫,衣冠整洁,在等电梯等时候不忘照照镜子,在电梯间里也整理了自己的衣冠,不慌不忙。如果她真的被强奸了,她一定会哭着走出房间。她当时一点都不紧张焦虑,手上还拿着手机,神态自若。坐在出租车上没有哭,司机当时说,她就是很普通的状态。女受害人回家就直接去睡了。

康宁向陪审团展示了在KTV内外的监控录像,在Gala KTV门口的录像显示,CC和王晶一行人在外围站在一起,有说有笑,女受害人甚至笑到了弯腰,监控录像清晰地记录了这一幕。

在整个事件中,高云翔没有愤怒,王晶没有愤怒,她老公知道她撒谎,她是唯一愤怒的人。

高云翔性侵案王晶方结案陈词:女方只能扮“受害者”,一演到底

高云翔性侵案王晶方结案陈词:女方只能扮“受害者”,一演到底

10: 20am

王晶律师进行本轮此案最终的结案陈词。

“女当事人作为一名成年人,手机上也有打车软件,行动能力健全。她在杀青宴那晚无疑享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和个人成功,完成了一个大项目,身边还围绕着用她自己话说的‘大明星演员’。她当晚并没有被强迫做任何违背她意愿的事。”

“她丈夫当晚曾抱怨身体不适,告诉她女儿也想她,而且当晚还是她女儿.....(一个日子,法庭谕令不准公开)。然而虽然她丈夫不断发消息给她,她都选择了无视。”

“她之所以告诉Woods医生,不确定王晶有没有插入,并不是出于检方所谓的‘真诚’,而是她知道没有证据能证明有插入,她这种似有若无的说法并不是真诚,而是让该案对王晶更加不利。”

“真实的情况是王晶当晚都无法勃起,更别提有插入行为了。”

“检察官称女当事人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但我们说,她把所有过错都推给他人,这绝对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Woods医生并没有给出任何关于女当事人脖子上印迹的证词。”

“Adams警探也在笔记里,记录过两处‘丈夫很生气’。他愤怒的原因很简单,他知道妻子自愿与他之外的男性发生性关系,当然会非常生气了。女当事人丈夫给出的证词里提到过,她当晚回家后没有与他进行眼神交流,这无疑是出于心虚和负罪感。”

女当事人与李思琪微信记录显示,在26日之前她就知道杀青宴已经安排好了,但她还是装作不知道地去问王晶,“明晚有什么安排,我请你和Li Ma吃饭啊”。

“虽然李思琪已经邀请她参加杀青宴了,但她还想让王晶亲自邀请她。在水井坊吃饭当晚,她与王晶的聊天记录显示两人关系已经相当亲密。”

“她问王晶‘到了吗?’王晶说‘到了,等你呢,等你呢’。她说‘有点困,才洗完头,马上来’。然而她却后来说,当晚任何和王晶一起的行为都是’被迫的’,‘让她害怕和难受的’。”

“当晚离王晶和女当事人1-2米外的证人也出庭作证称,当晚看到王晶和女当事人的亲吻是‘激情热烈的’,‘法式深吻’,这位证人既不是中方剧组成员也不是澳方,如果各位陪审员相信他中立的证词的话,那女当事人所说的各种”不情愿“都不能成立,检方所倚仗的‘未经同意’也完全站不住脚。”

“女当事人的证词里提到"曾在为王晶口交的时候尝到经血的味道……”,这完全又是女当事人虚构的细节,她的每一版证词都在不断加入她自己的修饰和谎言。”

“用常识想一下,如果王晶知道自己强行与女当事人发生了性关系,然而第二天他却完全没有清理任何‘犯罪现场’的证据?”

“王晶微信记录显示,在女当事人声称遭王和高强迫的时间里,王晶实际上是在微信上与一名即将来悉尼的女性好友聊天,手边还有一瓶啤酒,在厕所使用着手机。”

“女当事人对王晶先生的所有刑事指控,性质都非常严重,会为人带来很重的牢狱之灾,所以她的证词需要满足最高标准‘超越合理怀疑’。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务必理解,这并不是一个民事案件,而是最高证明标准的‘超越合理怀疑’。如果你们认为她所说的话中有谎言,认为她向一个或多个人撒谎了,那就达不到这个标准,因为你无法确定她的证词是完全真实的。”

“她在酒店电梯里时接到了丈夫电话,她没敢接。我想说,这是可以理解的,大部分做了错事的人,都不想在一个有嫌疑的地方接电话,她直到上了出租车才敢和她丈夫通话,她不想让丈夫知道她曾这么晚还在一所酒店里。”

“女士们先生们,在谎言的火车开动后,女当事人就很难很难下车了。她只能在丈夫和家人面前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并且只能‘一装到底’。”

12: 30am

王晶律师继续进行本轮此案最终的结案陈词。

(播放KTV外女当事人与王晶等人监控画面)

女士们先生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女当事人在聊天,在做手势,最后还弯腰大笑,这个氛围无疑是友好和亲近的,与女当事人证词里提到的“被王晶拽到外面”大相径庭。

KTV监控画面——00:44:55

该画面里可以清晰看到,女当事人回到了包间内,并且绕过了两个空位子,花了一些工夫走回到王晶身边坐下。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本可以选择坐在较近的空位子,或选择离开KTV。

女当事人在案发后曾表示,要给高和王一个“警告”,但作为一个在澳生活已久,有大学学位的成熟女性,如果真的如她所说“被强暴”,她绝不会只想给一个所谓的“警告”。因为她知道实情,知道如果这个案子继续深入查下去,是不支持她的说法的。在她丈夫报警后,她只能进入一个“自保”模式,开始加入各种虚构的细节和说法,不断粉饰她的谎言。

在本案中,你们没听过王或高有任何愤怒,唯一愤怒的人是女当事人的丈夫。这就难免让人怀疑女当事人腿上淤青的来历了。

在案发前3天,我们已经递交多份证据显示女当事人每天都穿的长裤,Woods医生也表示,无法判定造成淤青的时间,所以完全无法认定淤青就是王晶造成的。

女当事人丈夫曾声称报警是为了“帮助妻子”,但其实完全是想通过警察搞清楚妻子做了什么,因为妻子什么都不跟他说。

女当事人其实完全不想报警,她只是在很轻松地睡觉,警察到家时还在睡着。

从酒店外部监控可以看到,商务车在原地等了15分钟左右后,直到女当事人用手示意道别后,商务车才起步开走。你要是那辆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这样的手势,你也会理解成她自愿留下的不是吗?

我们并不是说女当事人事先策划了当晚的所有事情,但当能与心中的大明星相处的机会出现时,女当事人自己选择了抓住机会。她从未告诉警方,当高云翔进到房间后,她自己取消了手机上的出租车。

她在离开酒店房间后,特意在镜子前整理了着装和头发,她显然不是整理给出租车司机看的,那她是为谁才整理的妆容和衣着呢?

14:00pm

记者在法庭上留意到,高云翔律师、几位陪审员及部分旁听席听众不时传出咳嗽声,引得部分其他在场人士侧目关注。

王晶律师继续结案陈词。

14:20pm

王晶律师继续结案陈词。

"当晚王晶先生不止抓过女当事人的手腕,还对不同的人都做过这个动作,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并不代表他在强迫他人。"

"在女当事人证词中提到过,当王晶叫她别走时,她曾回复“我明天再来找你”这样的话,这与她声称的“强迫“的情形是自相矛盾的。"

"各位陪审员,王晶在中国和澳洲都没有犯罪记录,没有使用过任何暴力的历史。王晶的多位好友在得知王晶被起诉后,都震惊了,不敢相信这样一个绅士,会被指控这样的罪行。"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能看到,每次你们进出法庭时,王晶和高云翔都会起身向你们致以,这是一种对你们的尊重。你们作为本案的裁决者,他们的命运就在你们手中。希望你们能看清女当事人的谎言,做出无罪的决议。"

14:50pm

本案检方最大的问题,是针对高云翔的起诉,完完全全仅靠女当事人证词支撑,完完全全依赖女当事人的诚信度。各位陪审员如果但凡认为女当事人有一丝不可信,你们都不应为高云翔定罪。

我之后会告诉你们,为什么女当事人会编造这么一个故事,来应对她丈夫的愤怒。

根据莫里斯警官的笔记,女当事人第一次告诉她的版本是,“王晶强行摸了胸”等性侵行为,但如今女当事人对此避而不谈。

检方的案子起点就是这么一个虚假的指控,后面就更是错的离谱了。

女当事人即便到了法庭上,宣誓时也表示自己“从未”撒过谎,但她之前告诉不同人不同事件的版本,这就已经是撒谎了。她在法庭上并没有坦诚地说类似“我之前虽然撒过谎,但现在开始我说的都是事实“这样的话。

她在法庭上宣誓时都不承认撒过谎,那这个宣誓本身也就成了谎言。

她在作证时情绪崩溃,痛哭,这些都是为了让她”看上去像在说真话“而已。

女当事人在回答检方问题时从不需要口译,一到辩方交叉盘问时,就不停使用翻译,不停重复地看视频。检察官在结案陈词中也提到过,女当事人的交叉盘问时间有15小时,其实其中绝大部分时间是用在了口译员翻译,和一遍一遍看视频上了。

为女当事人录第一版证词的警官曾说过,女当事人在签字前还检查过一遍,也知道她需要承担的义务和责任。女当事人确定说的是事实后签的字,现在又推翻之前的说法。

在第一版证词中,她说“王晶邀请我房间,说高云翔也会下来”。“他俩脱了我的裤子,发现我在月经后,这也是为什么我没被性器官插入的原因。”她自己都承认了当晚没有人性侵其下体。

检方后来称女当事人第一版本证词不准确,这样的问题在检方举证过程中层出不穷。警方自己的证据也并不支持女当事人第一版证词。

针对王晶是否能勃起一事,女当事人最初告诉医生、警察,"王整晚都无法勃起",后来又改称“时而能硬时而不能”,证词是如此的反复不定。

各位记住,本案中针对高云翔先生的指控,竟然完全基于这样一个女当事人的证词。

15:15pm

"女当事人曾说过她很尊敬澳方同事,但她却对Hodge先生等人说了一连串的谎话。她在事发后主动找到澳洲同事,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很负责任地在工作”,“为了送喝醉了的王和高回酒店房间“,却被“突然酒醒的王和高在房间性侵"的形象。"

"她甚至说高和王是她一同送进房间的,她还说高云翔也参与了插入性侵……她在与Woods医生对话时,又称高是王晶打电话叫来房间的。"

"这些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话。"

"她在法庭宣誓从不说谎,但事实是只要撒谎对她有利时,她从不犹豫。"

15:40pm

高云翔律师继续结案陈词。

"女当事人告诉Woods医生,她之所以去王晶房间,是因为王晶邀请她上去喝一杯;她告诉Hodge是送喝醉的高和王回房间;她后来又告诉你们,她去房间是为了向其他工作人员道别……"

"她曾说过高云翔对人非常尊敬,并且她在中国的父亲认识高云翔,女当事人还私下尝试赠送高云翔礼物,这让高云翔与一个“性侵犯”的形象相差甚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高云翔性侵案王晶方结案陈词:女方只能扮“受害者”,一演到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