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现近百人集体感染,韩国疫情反弹

韩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反弹,并逐步扩散至韩国第一大城市首尔。

11日,一位在韩居住的华人的手机里,被首尔各区政府推送的疫情信息及确诊者信息“刷屏”。

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的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11日零点,韩国境内相较前一天零点共新增242例确诊病例,累计确诊达7755例。

首尔现近百人集体感染,韩国疫情反弹

其中,最大的变化是,除了此前70%以上病例集中的大邱及庆尚北道外,有52例新增病例出现在首尔市。由此首尔确诊病例仅次于大邱及庆尚北道,排名第三,而首尔地区当天新增的52例确诊病例与位于首尔九老区一办公楼的呼叫中心集体感染有关。

原因不明

综合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首尔市政府及首尔九老区保健所的信息,3月10日,有数名在某保险公司客服呼叫中心11层工作的人员,反馈身体出现不适,并带有发烧、干咳等症状,随即被送往定点诊疗机构进行检查,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此后,韩国政府根据防疫规则,针对同在该楼层工作的呼叫中心工作人员全员进行病毒检测,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前的北京时间11日18时整,累计有77例呼叫中心工作人员被确诊,以及13例呼叫中心工作人员的家属等密切接触者被确诊。

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公开信息了解到,该呼叫中心属于由保险公司委托外包公司运营,共有700余名员工,目前韩国疾控部门已经要求立刻关闭该呼叫中心,要求在7~9层工作的553名员工进行居家隔离,并接受病毒检测。

此外,该呼叫中心入驻首尔某换乘地铁站周围,属于商住两用楼,共有200余名居民,目前韩国方面也要求这批居民居家隔离,并等待筛查。而韩国还与此前获得的“新天地”教会的信徒名单进行比对,从中发现该呼叫中心有5名“新天地”教会的信徒,目前5人均否认有大邱及周边地区旅行史,在首批病毒检测中也呈现“阴性”。

不过,韩国首尔九老区保健所方面回复第一财经称,目前尚不了解出现大规模感染的具体原因,仍在对感染源和接触者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将通过诊断检测掌握感染规模,并无法完全排除确诊者数量进一步增加的可能。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教授李国宪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相比于此前在大邱地区,以部分教会信徒为代表的流行及传染案例,本次首尔出现的集体感染案例可能更加危险。

李国宪表示,首先从人口比例上来看,大邱市的人口仅为200万人左右,即便是包括大邱周边的庆尚北道部分地区,总人口也不超过300万人;而首尔及首都圈地区则聚集了韩国近一半的人口,人口密度更是位于全球大型城市群的前列,且该呼叫中心位于连接首尔及近郊地区的1号线,以及首尔最重要的中轴线路2号线地铁的换乘站,是首尔市区人流量最为密集的交通枢纽之一,因此如果无法及时寻找到感染源,则很有可能病毒会顺着四通八达的地铁,向全首尔蔓延。

首尔现近百人集体感染,韩国疫情反弹

首尔“失守”?

9日,韩国政府就疫情及防控措施举行针对外媒的通气会,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副本部长金刚立在会上表示,一直以来,韩国国内的疫情以设施内感染为主,例如与“新天地”教会直接有关的病例,占据全韩确诊患者的近八成,而“新天地”教会方面未听从政府减少聚会的劝告,成为增加传染风险的重要因素。

第一财经记者从首尔九老区保健所获得的数据显示,该呼叫中心的工作人员及密切接触者的确诊者中,仅有62例常住在首尔市区,另有28例居住在京畿道、仁川市等首尔的卫星城市,这也为韩国下一步的防控工作带来一定的难题。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首尔及周边地区拥有总长度超过1000千米的轨道交通联络系统,并连接着首尔市区及郊区,形成大规模城市圈,而由于城市及省界的分割,这些城市群内的防疫主体不尽相同。这从客观意义上,也对韩国国内的疫情防控提出了更多挑战。

第一财经记者联系到曾在疫情发生的呼叫中心工作过的韩籍华人崔胜淑,她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呼叫中心出现集中感染,“一点都不意外”。

“就算是没有新冠肺炎,大多数呼叫中心均不允许在通话时佩戴口罩,且为了在有限空间能够容纳更多的员工,个人空间均比较狭窄,通风条件自然也会下降,所以即便是在普通感冒的情况下,只要隐瞒感冒事实并坚持上班,很容易就有同事被传染上。”崔胜淑表示,韩国国内大多数机构的呼叫中心以外包的形式运营,且每天总工作时间达到6~8个小时,接听的电话数量超过200次,而由于薪资较低,且多数以计件方式提供薪资,因此员工流动性较大,许多员工不得不带病上班,而这批呼叫中心员工多数还无法被职工保险所覆盖。

此外,据崔胜淑的表述,由于薪资较低,且不需要花费太大体力,呼叫中心员工以25~40岁的女性为主,而许多女性还需要照顾孩子,因此呼叫中心多会设置在距离地铁站较近的地方,以方便居住在郊区及卫星城市的员工及时回家,本次出现确诊的九老区周围,也有好几家规模较大的呼叫中心。

李国宪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相比于能够获得居家办公等待遇的正式员工,即便是大型企业,呼叫中心员工多以外包形式雇佣,很有可能无法享受到基本的医疗保障及相关待遇,且这批人多居住在郊区及卫星城市,因此在防控疫情尤其是防控社区感染及企业内部感染的过程中,应当考虑到针对外包人员及临时工的防疫措施。

挑战艰巨

目前,包括此前未曾出现确诊病例的中区在内,首尔市境内所有的行政区均出现了确诊病例,其中一部分来自呼叫中心,还有相当一部分为大学生、无业人员等防疫措施较难覆盖的人群。

“韩国虽然汲取了2015年出现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的一些教训,但仍然对于社区感染等一些不可预知的情况,准备有所不足。”金刚立认为,虽然随着此前被视为防疫重点的“新天地”教会的有关人员排查基本结束,确诊者数量有所回落,且尚没有证据显示韩国国内出现大范围社区感染,不过仍需警惕出现与教会无关的社区感染,以及在大邱以外的地区出现大规模传染。

目前,韩国第一大通讯公司SK Telecom宣布,针对该公司的6000余名呼叫中心员工提供选择,可选择居家办公,目前已经有近25%的员工选择居家办公;此外,韩国LG电子也宣布,将重新安排呼叫中心员工的工位,提供与办公室正式员工同等大小的个人空间,并保持员工间的适当距离。

此外,第一财经记者从韩国雇佣劳动部方面了解到,韩国正在准备管理及应对手册,主要针对呼叫中心话务员、商超服务人员,传染高风险单位及人群等。该部门认为,练歌厅、网吧、夜店、健身房、各类辅导班也属于飞沫传播风险较大的场所,应当制定在家办公、灵活工作制和远程办公等防疫方案。

同时,韩国专家也提出,除了能够被防疫措施覆盖的大型企业正式员工以外,在防疫措施及收入的稳定性上,政府应当对更多人群予以关注;由此也有京畿道知事李在明等部分地方政府官员请求中央政府考虑,针对因新冠肺炎而无法正常工作的人员,提供每月1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000元)的补贴金。

曾参与韩国境内MERS疫情防控的感染病专家崔在天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首尔出现了集体感染,无论原因如何,至少说明不仅是大邱,韩国全境都处于防疫第一线,虽然目前韩国法律并没有针对政府给予“强制封城”等高强度的对策,但2015年修订的《感染病防治法》已经对政府的权限进行了规定,目前韩国的防疫措施不仅将聚焦于大邱,还应该关注到更广泛的人群,如何让这些难以被信息覆盖的人群也获得有效的防疫措施,是政府下一步应当考虑的问题。

“毕竟,如果占据韩国经济半壁江山的首尔失守,那势必会造成比目前更大的经济及产业损失,而距离全韩国失守应该也不是很远了。”崔在天说。

另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韩国政府已经从本周一开始,不仅是针对大邱,在包括首尔等韩国全境均实施口罩的购买管理措施,以保证基本的口罩供应:即每人每周仅可购买2个口罩,并根据出生年份而指定购买日,每个人仅可在指定的购买日进行购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首尔现近百人集体感染,韩国疫情反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