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科学不能明哲保身

钟南山:科学不能明哲保身

钟南山是一个极其严谨的科学工作者。早在英国留学时期,他曾在皇家医院参与了一个关于吸烟与健康问题的研究。为了直接获取可靠的一手资料,他让同事在向他体内输入一氧化碳的同时不断地抽血检验。当输入的一氧化碳在他的血液中浓度达到15%时,同事们都纷纷劝他停止,因为这个浓度已经开始威胁到了他的生命。但钟南山认为这样还达不到实验设计的要求。直到眼看着自己体内的一氧化碳浓度达到了22%,他才让同事停止一氧化碳输入。虽然实验达到了预期效果,但他却几乎晕倒。钟南山这种为了事业置自己安危于不顾的拼命精神使同事们深深折服。因为,大家都很清楚,一个人血液中一氧化碳的浓度达到22%时,相当于连续吸了60 多支香烟,同时还要被抽掉800毫升的鲜血。

2003年2 月18 日,正值广东省防治 SARS 战役全面打响。据有关权威机构传来的消息:根据对广东的两例 SARS 死亡病例的肺组织标本切片进行研究,从中发现存在典型衣原体。所以,该机构给出的医疗建议是:对同类病例建议采取抗生素进行治疗。当天下午,广东省卫生厅召开紧急会议,征集医疗专家的意见和建议。当轮到钟南山发言时,他明确地表示他持反对意见,并且给出了自己的理由:大量的临床实践表明,典型衣原体并不是非典型肺炎的主要病因。他进而结合理论和临床症候进行分析,认为典型衣原体可能是病例致死的其中一个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钟南山的分析有理有据,并且结合他的实际临床病例进行论证。最终省卫生厅的领导采纳了钟南山等人的意见,坚持和加强了原来的防治措施。会后,有朋友私下跟钟南山说:“你独树一帜,就不怕判断失误吗?要是万一后面出了什么问题,你不怕你这个院士的声誉受到影响?”没想到钟南山平静地回应道:“科学只能实事求是,不能明哲保身,否则受害的将是患者。”3月6日,钟南山再一次通过媒体明确表示:在临床治疗过程中按照衣原体思路进行治疗是无效的。这就是钟南山,他始终保持着他一贯的风格:时刻保持着科学工作者的清醒,自己认定了的事就定会一往无前,坚持实事求是,坚持不畏权威。在钟南山等专家的坚持下,广东省的SARS病例死亡率全国最低,治愈率却是全国最高的。

在医疗专家们的努力下,SARS疫情逐步在往乐观的方向发展,社会各界也纷纷给出自己的理解:SARS 疫情现在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但钟南山又再一次显示出了一位科学工作者的清醒,他警示公众:现在还不宜用“有效控制”,用“有效遏制”比较客观合适。因为到目前为止,SARS的病原并没有明确,我们还没有找到针对病原的处理方法。换一个字虽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但对一个国家、一个省来说,却关系到各级对当时疫情形势的判断和接下来对疫情防治等重大原则问题的决策。钟南山深知,医疗领域来不得半点浮夸和虚假。

钟南山深知,谣言止于智者。要想消除群众对SARS的恐惧感,就必须用事实说话,而事实就是要让患者都尽早康复。为了达到让患者康复的目标,钟南山和他的团队日夜攻关,终于在短时间内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救治办法:这就是世人皆知的“三早三合理”,即“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和“合理使用皮质激素、合理使用呼吸机、合理治疗并发症”。4月3日,由7名专家组成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小组”来华,他们专门到广东听取中国专家的情况汇报。钟南山再一次被推举进行情况汇报。他通过流利的英语向国际专家们历数广东成功的经验,同时详细汇报了广东的疫情和我国科学家的处理办法。钟南山深厚的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工作经验让外国同行高度认同,并提出让中国的专家们尽早向世界同行介绍 SARS 防治经验。

(本文节选自《新时代中国青年的榜样》)

钟南山:科学不能明哲保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科学 » 钟南山:科学不能明哲保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