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华裔说说美国的医患关系

生活在美国其实跟生活在中国没有太大的区别,都得吃喝拉撒,都得上班赚钱,也都得求医问药。

刚来美国的时候还年轻,对看病没有什么概念,再说那时候也没有条件买保险,没有健康保险看病是看不起的,有钱没钱的人都一样,即便一个小感冒也一样几分钟就是几百美元。

人年轻就是胆子大,也不觉得没保险会怎样,好几年都不感个冒,原来在国内也很少感冒的。当然很快就买了保险了,因为怕万一有病了呢?其实那时候越没钱越不用怕有病,有了大病付不起也不要紧,因为你一无所有,但你的信用就受到影响了,以后需要贷款的时候就麻烦了。所以没有人愿意欠债。

一个美国华裔说说美国的医患关系

不少国内的人甚至在美国生活的人,都以为现在的美国医院也还是跟以前一样,没钱看病也可以的。其实已经不一样了,听朋友说过,一个朋友的妈妈手臂摔断了,走了几家医院都不收,说没条件治疗,其实就是看你没钱。最后好不容易一家医院收了,也没有给手术,就绑了绑,后来老人回国去治疗了。

当然,因为她还不是公民,原来公民和绿卡是一样的待遇,后来取消了这个条件,那段时间,不少老人都选择了回国。原来我写那个系列的时候说过的,要老人来美国越早越好。政策是会变化的,变化的政策未必越来越有利于大家。尤其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

美国的健康保险有着花花绿绿的条件,越是要看病条件好点的越是贵。有些保险可以自己随便选自己喜欢的医生看,有些则必须选一个固定的家庭医生,想看专科医生必须这个家庭医生同意才行,否则看了专科保险公司不付钱。

看医生的时候,你要填很多表格,其中有要求,保险公司不付的部分,你要自己付。保险公司对医生也有要求,有些账单跟病人没有关系,比如你没有按保险公司的要求,给病人做检查之前或之后的多少天内没有告知保险公司,那么保险公司不付医生钱,医生也不能要病人付钱。

保险公司的对医生和病人的要求有一大本,很多细则写得非常细,而保险公司的客服服务人员掌握的也很多。说实话,我们虽然买了健康保险包括其它各类保险,真正仔细读细则的人不多,尤其没事儿的时候,都不会去仔细读读那本书的。

这些年在美国,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跟医生、医院打交道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了,慢慢也有点经验了。

美国对疾病的预防比较好,虽然它有很多预防性检查做得照国内差,比如胸片检查、腹部B超检查,都不行。国内的体检非常人性化,你自己有什么担心的,或医生觉得你的年龄需要做什么检查,都会主动让你检查,当然也有的医生觉得有些创伤性检查,不必非要经常做。像肠镜,还有乳腺的钼靶检查,国内医生一般不建议经常做。最近一些年好像好一些了。

美国要求女的过了38岁必须每年做钼靶检查乳腺,无论男女到了50岁必须做肠镜检查,还有每年一次的体检,这些都是无论你怎样的保险计划,都是免费检查的。

那么保险公司这些免费检查的项目,到了医生那儿真的就一分钱都不收了吗?不是的。

钼靶检查完,有些病人被要求要做B超,有些人乳腺比较厚,说容易藏住什么看不见,这样的检查保险按公司一分都不报,因为不是病。影像中心也明确告诉你,这项检查是自费。

肠镜检查是免费的,但如果你说我肚子疼,便血了那就不是免费的了,因为你病了,是看病。只有预防性的才是免费检查的。这是我读了那本厚书里细则才知道的。

原来美国经济不错的时候,这些事儿基本不用自己操心一般般的都不会来跟你要钱,后来不行了,每次看医生自己付的越来越多,包括那些原来免费项目。

我去体检,一年一次是免费的,但发现自己每次都得付钱,于是我问保险公司,她们笑着问我:“医生有没有问你,最近是不是紧张、疲劳?”我说:“问了,我说没有紧张疲劳。”保险公司说:“这就不是体检,这是看医生了。”

医生看了病人在跟保险公司报的时候,要填表,每个病都有一个代码,这些代码代表你看过的项目。体检一个代码,看病一个代码,问诊有代码,查体有代码。那代码书厚得你两手搬着都很重,当然现在网上都有了。

那么是不是医生报的都是对的呢?是不是不该你花的钱你真的没花呢,当然不是。

美国的医生基本都是自己的诊所,他们会雇专门跟病人和保险公司要钱的人,称作账单部门。

很多年前了,有一次我做钼靶检查,发现乳腺上有个东西,影像中心的医生要我马上做个穿刺,我做了。穿刺是在B超下做的。那时候我的保险非常好,看病基本自己不需要花钱的,即便是叫急救车去医院花掉几千,自己也只付急救车的100块。每月保费只需要90美金,后来慢慢涨到了300。

一个美国华裔说说美国的医患关系

那次穿刺后,东西是良性的。但账单很快来了1200美元要我自己花。我给影像中心的账单部门打电话,一个女孩儿接电话,态度极其恶劣,说:“这部分保险公司不付,你必须自己付,你签字的,现在马上付。”我心想,你有点太牛了!

我跟老公说,老公说:“付了吧,检查了是良性的,不是很好吗。”我心说,这跟付钱有什么关系。于是我就给保险公司打电话,保险公司说:“他们没有按照保险公司的要求,在十天内报告保险公司,所以保险公司不付。如果他们有要求你得付,那估计你就得交钱了,不过保险公司不付的,你可以跟他们说看看能不能减免一点。”

我又给影像中心账单部门打电话,说了保险公司的要求是他们得在十天之内报告,而他们没有报告,保险公司不付的错在他们,让我付钱还这么多,不合理。其实他们如果当时减免点,我也就付了,那时候,我家特别的忙,我根本没时间总去打这样的电话,而且保险公司的电话没有20分钟,是不会有人接电话的。

小姐的态度更加恶劣了:“你赶紧付钱吧,今天在不付钱你需付更多的钱了。”威胁我!

我第二天又给保险公司打电话,我说了我的想法,错在他们让我付钱这不合理。保险公司这个客服的还不错,她让我等着,她看了对医生要求的细则,说:“你的保险规定,错在医生的不能跟病人要钱,你不用付他们的钱。我来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这规定。”感动得我一个劲说谢谢。

我还是不放心,过了几天又给影像中心打电话,确定这钱确实不用我付了。当然小姐的态度可想而知。但不管怎样,这个问题算是解决了。

在美国,不能你认为不该付的钱就不付,那样会信用上有坏记录,长期生活在这里,信用非常重要。

当然,从那以后影像中心的那个医生也没有再看我,换了另外一个医生看我。那个医生比她强多了:)

后来美国经济不景气了,一系列的问题越来越多,尤其奥巴马的医保政策出台后,保险费越来越贵,被保项目越来越少,很多检查不到不得已根本不给你做。

做肠镜检查我也是遇到过问题,该复查肠镜了,我为了确保自己花钱少,就提前给保险公司打电话,客服说:“如果检查发现了息肉就得自己付钱,因为不是预防性检查。”幸好我读了那本大书关于肠镜的细则。我跟他说:“我读了保险细则,如果是医生要求的检查,即便查出来有息肉,拿掉的钱,包括检查费都是保险公司付的。”他说:“那就不用自己花钱了。”气我!

肠镜检查做完了,我收到了一个账单,有500块钱自付,我一问肠镜中心,说保险公司有不付的部分,我说这部分是什么?大家猜猜看。结果是躺在做肠镜那屋15分钟的床费,我的天,比拉斯维加斯酒店都贵:)

我跟老公说:“我得找个床费便宜点的地方做肠镜去了。”老公说:“你这个人一贯要钱不要命:)”后来再做检查就没有这项了。估计有人抗议了吧,或者是保险公司不让他们乱收费了,或者是感觉到这样收费病人少了?

保险公司现在也是花样百出,对病人有要求,对医生也有要求,潜规则也是有的,比如按他们的要求看病人,不随便给病人做检查,到了年底医生能有奖励。病人一年不看病得20多块钱。我老公得过:)

保险公司靠买保险的人活着,所以对病人也有政策,现在都是高自付保险,我现在自付近7000之后保险公司才付钱呢。保费每月800块。没啥大事儿,等于自己花钱看病。

每次看完医生账单来了,你就会看到,比如医生收400,保险公司让你付280,限制医生高收费。医生咋办?多多的报,能多收点就多收点,反正你要抹掉不少的。然后就是开药。据说他们开药也是有回扣的,不过都是公开的,不犯错。

你要做什么检查了,他们很多医生都是某些影像中心的股东,为啥,影像中心为了有病人,就拉医生去入股,这样他们病人多,收入也高。原来不知道,后来发现怎么医生总让我去那么远的地方检查,不在本楼里的影像中心看呢?还以为保险公司有要求呢,因为保险公司确实不让你随便自己找地方做影像的,他们有合同影像中心,合同医生,你要按要求选择他们允许的医生。

美国因为由保险公司的限制,医生看病人的时候比较慎重,有些检查还有治疗得先申请保险公司同意了,你才能做治疗,否则保险公司不付钱,病人有保险公司也不会自己付钱的。容易导致纠纷。

咱们国内看病,你说检查什么,医生一般都给你开,但这里不行。我开始让医生查D,医生就不给查,说我不缺,我问什么症状缺D,她说了几个症状,我说我都有,她咧嘴笑了笑,勉强给我开了,结果我的D只有几,应当是30—100. 结果出来了,她给我开上万单位的D,非常贵,都得自己花钱的,我没敢吃,怕一下吃那么多中毒。后来一看高剂量的真有副作用,我就去Costco买的几千的,慢慢就升上来了。

等我听说了医生开药是有回扣的,心里就开始对他们开药特别小心了。

看到有人说,咱们国内的医生都愿意到国外去做医生,其实国外的医生非常不容易,别说你拿不到国外医生的执照,就是医生也不是咱们想象的那样赚钱容易,没有风险的。

美国医生多是自己的诊所,要租房子开诊所,要雇人接电话、雇护士给病人量血压、身高体重,问诊,还要有助手,还得雇人专门跟保险公司打交道,什么保险收、什么保险不收、什么检查报、什么检查不报,每个病人看完病得往保险公司报账单,还得催促付给医生钱。

美国的医生都有得买误医保险,防止医疗事故自己赔偿。不买保险是不给你执照的。有些医生保险一年要5万多,手术医生什么的更高一些。

在美国出了医疗事故也是要负责的,一般通过律师打官司,医生输了轻则吊销执照,赔偿病人,重则坐牢,倾家荡产。虽然医生买了保险,输了官司保险公司会付钱给对方,但你投保是有限的,如果赔偿高于保险的那些是要你自己出的。

我们这里前几年发生一起医疗事故,一个名家具店的老板,一直在一家诊所打止疼针,她有腰疼病,疼起来就得去打针。一次打完针这老板就死了。她原本就有心脏病,家属给医生告上了法庭,说明知道有心脏病打针的时候没有注意。

医生看自己要输了,就自杀了。医生的家属找到家具店老板的家属,说,医生已经死了,你们还要什么就自己拿吧。老板家人还算不错,放弃了起诉。

还有很多类似的医疗事故,跟咱们差不多的是,跟医生打官司很少能赢。因为在美国医生才有权力说什么药能给你,什么药不能给你,你不能说我需要怎样,更没有权利指导医生治疗你的方法。

你觉得这个医生不信任可以换其他医生,想要医生负法律责任得请律师。律师会找有执照的医生来帮助判断你的医生的对错。我认识一个美国医生,他自己是医生有诊所,但同时也能帮律师打这样的官司,可能需要特别的执照吧。

在美国想要说话算数,得有执照,连理发的都得有执照,否则把人家头理坏了得负责。我记得我写过一次,有个理发的把我头发理得没法见人,她看我不满意就说:“我有执照”。我真是哭笑不得。在美国,我常常怀念国内那些小广东理发师,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执照,但那头理得真是好!

在美国24年了,我从10块到100块的头都理过,真不敢恭维他们,所以老太太如今还扎着马尾呢:)没办法啊,让他们理发都能给你理成鬼剃头来。想要弄那样都不容易呢?

咱们的发质跟他们不一样,他们的头发细软,所以长短不一,坑坑哇哇看不出来,咱们的稍微差点就能看得出来。理发看似简单,其实真是一个手艺。过去有一部反特片好像叫《海霞》,里面有个特务叫刘阿太,进了村就说:我有手艺,我会理发。他装瘸子,结果那条断腿里藏的是发报机。你看早先理发就是一门手艺,都能潜伏。

人都有一技之长,除了学习得到,有些也靠天性,即便学习也得有天资的人学得好,笨的会干啥都差点。厨师是,理发师是,医生也是。

不把别人看的太高不是瞧不起别人,而是不要过分地依赖别人,包括医生。找一个自己信任的人,自己也要好好为自己的身体做主,这些都是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的关键。比到时候跟人家说理,让人家负责要强很多,许多争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奶奶早就告诉过我:“别的都没有用,好好读书,学习好了,是你自己的,风刮不去,别人也抢不去。”所以,自己有本事才是硬道理。那句话咋说的,打铁还需自身强。不管谁说的话,有道理的就是好话。

医生也是人,是普通人,要求医生一定要怎么,那是咱自己水平不够。如果自己都能好好爱自己,还能少生点病,病得轻一点,至于有人说要听医生的话,让咋吃药就咋吃药,给咋治疗就咋治疗,说心里话,得遇到真正有水平的医生,得遇到有仁心仁术的医生,哪儿找去?你要有那么运气好,也许就不生病了。医生自己还生病呢,还有自己治不好自己的病呢。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遇到谁了就是你们的缘分,选择医生的时候好好睁大眼睛,用医生了,就要安心地用了。要允许医生出差错,虽然人命关天也是一样的。就跟结婚似的,婚前睁大眼睛,婚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做不到,那就掐吧,一直到筋疲力尽为止。到头来吃亏的、吃苦的还是自己。

跟自己的男人女人较劲没有好果子吃,跟自己的医生较劲也是一样一样的。我们都需要一个大环境,一个有道德讲文明的大环境,我们需要人还都有良心,都有爱心,这个在生活中无论是家庭还是其它都是一样一样的。

然而,我们又赶上了新时代,一个不知道该信任谁的新时代,夫妻互不信任,翻看彼此的手机,朋友互不信任,怀疑叛变泄密,病人不信任医生,时刻觉得医生在要自己的钱,医生虽怕贪事儿,但又得想着法的赚黑心钱。

人们没有从大环境中找问题,没有从社会的道德缺失中去找答案,只是一味地说医生赚钱太少,医生赚钱真的少吗?过去我父母、我写过的陈姨还有千千万万的医生们,他们一个月就几十块钱,还会帮助贫困的病人支付医药费,现在的医生有吗?

过去的病人不会给医生送红包,但他们会专门不此辛苦地给你送点家里自己做的吃喝,送你一袋山榛子,送点野果子,离得近的会来给你拆卸着收拾收拾自行车,帮你挖挖菜窖什么的。这叫有缘分,这叫有交情。都是怀着感恩的心,真心实意地在说,在做。不像现在的病人,红包送完回头就投诉人家。

在美国看医生也是要送礼的,你可以不送,但应当送。网上有明确的规定,医生收了病人的礼品,钱不能超过多少,超过了要交税。我每年都会给我的医生送贺卡,大病治疗当然要有表示,送点好吃的,不但给医生还要给相关的工作人员,这是起码的礼貌。也是允许的。

人生很多东西不是靠钱来衡量的,如果轮到用钱衡量了,那么关系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了。这种变化把人的另外一面暴露无遗,而好的一面渐渐被压在了心底。

在美国也是一样的,美国为什么那么多的法,不说美国的法律多如牛毛,就是用来约束大家的。当没有了别的办法约束别人和自己的时候,法律出现了。

所以,国内现在的情况也是一样的,情况所以越来越糟糕,不是没有法律而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杀人还找理由不枪毙,图财害命还被称作是天使。这些问题如果不解决谈不到什么未来,就像一个人,外表再漂亮张嘴就知道这人本质啥样了。这种状况非常危险。它能让坏人不思悔改,让好人很快学坏。

最近在追《精英律师》,看剧的同时看到了一些访谈节目。其中有一个节目是靳东讲这部剧拍摄的,他很感动,这部剧不少人是免费出演的,他也说过,这部剧让他欠下了不少的人情,明年如果有人找他去演,差不多的他就得去。

我很喜欢靳东这个演员,不单单因为他长得帅气,更因为他演技非常好,虽然一直有老干部的样子,依旧让人觉得容易接近,演得非常真实。

靳东在访谈中也谈到,并不是所有演员都让他感动的,通过这部剧他也甄别了一批人。这句话让我感觉他是不是应当这样说,是的,这部剧汇集了大多数的名角,是大家都来帮忙了,同时在影视剧寒冬里,也算是让这些人借机露了露脸不是吗。估计有人要了高价。即便如此事儿已经过去了,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干嘛非要说出来呢?

自从整顿演艺界,投资人明显减少了,而高成本的拍剧已成潮流,一下子想要扭转谈何容易。就跟美国的现状一样,成本太高了,想要一下扭转困难,但持续下去就会迎来一波波的危机。

看病难、看病贵所以成为世界性的难题,也是一样的,成本太高,支付能力有限。各色状况层出不穷,有人因看不起病而早亡,有人因过度治疗也早亡了。种种种种的。这就是现实。

还是那句话,最好别生病,放慢自己生活的脚步,珍惜每一天我们活着的好日子,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珍惜我们的气力和智慧,不要跟任何人较劲,也不要跟自己较劲。

生活怎么样都能过的,没有人真的会穷死饿死,只是自己的要求高一点低一点的差别。放低一点身段,放宽一些对自己的要求,随意一点,顺其自然一点。生活就轻松一点,人也轻松一点,快乐也会多一点,病就会少一点。

对人多发爱心,多把别人往好处想,慈悲生爱怜,仇恨生邪念。害人总是害己的!那些没有是非、没有赏罚的看似所谓有人性的东西,在没有严格监督的状态下算什么呢?

新年伊始,祝大家健康快乐!

一个美国华裔说说美国的医患关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一个美国华裔说说美国的医患关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