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病床上的妻子醒来后,丈夫急忙赶来,竟是要她去道歉

一周之后,傅司泽看完安颜,便去了唐家。

就在他离开之后,昏迷的安颜醒了。

安颜缓缓的睁开灌了铅的眼皮,她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心底划过一丝莫名的情绪,稍纵而逝。

她想要起身,可发觉脑袋莫名的痛。她伸手捂住用面纱抱住的伤口,眉头微微皱起,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她环顾了一圈,最后确认她没有死!她感觉喉咙就像是被火烧了一般的难受,她伸出手后想要拿到桌上的水杯。

“啪!”

杯子碎裂的声音,在病房中响了起来。听到屋内的动静,守在在门外的保镖推门而入,看见一地的碎片还有水。

他弯下要将地面收拾了好之后,淡淡的问道:“你需要可以叫我!”

“你好……”她听到自己的声音的时候,整个人怔在了原地。

这个声音是她吗?那声音犹如一个老妪的声音,却还带着显示什么尖锐的东西划在玻璃上。

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莫名的有些发不出声音。

她一脸惊恐的看着保镖,眼底充满了震惊。另一只放下被褥下的手,紧紧的攥在了一块。

“出去!”

她声音嘶哑低沉的吼了一句之后,连忙捂住嘴咳了起来。瞬间,苍白的脸色恢复了血色。

保镖看了看她,转过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而病房中的安颜似乎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狠狠的将柜子上的东西用力的一扫。

瞬间,东西掉落地面,发出破碎的声音。她眼角露出了泪水,她整个人蜷缩在一块,缩在了角落里面!

泪水一点一点的浸湿床单。

出去的保镖立马打了电话给了傅司泽,不知那边说了什么,保镖微微点了点头。

待在唐家的傅司泽得知了消息之后,心里闪过一丝心疼,还在商量订婚事项的他渐渐的变得心不在焉。

“司泽?司泽?”傅父拍了拍他,低声叫唤着他。

他缓缓回过神来,淡淡的说道:“爸,我还有事情,我先离开了!”

说着,他起身迈着长腿离开了。

傅司泽离开唐家之后,直接去了医院。

他轻轻的推开门,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而安颜不知何时哭着睡着了。他眉头微微蹩起,深邃的眸子透出了一股心疼!

他叫人将屋内收拾好之后,见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弄好一切之后,他伸出拇指,用指腹将她眼角还有睫毛上的泪珠轻轻擦拭掉。

他单手托着下巴,炙热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脸上。

许是他的眼神太过炙热,安颜微微的眯起眼睛。

她想伸手,遮挡一下那刺眼的灯光。可发现,她的手根本就动不了。她微微垂下眼眸,看着趴在她手上熟睡的傅司泽,眼底流露出了幸福。

他是因为担心她,所以才会留在医院的吗?她小心翼翼的将手移开,拿起床尾的毛毯盖在他的身上!

看到他安熟睡安静的面容,安颜脑子一热,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吻。

她亲完之后,赶紧拉上了被子,缩紧了被窝。露出了一双眼睛留在外面,她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在眼眶转了转,随即脸上扬起一抹孩子般的笑容。

见傅司泽没有醒,安颜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她直接掀开被子,盘腿坐着。她伸出手,细数着他那长长的睫毛。

“一、二、三……”她一根一根的数着,转睡的傅司泽微微的动了动身子,吓得安颜躲到一边。

见傅司泽又“睡”了过去,安颜犹如小孩一般又凑了上去,忍受不住的傅司泽睁开那双布满冷气的双眸,不屑轻蔑的说道:“看够了?”

安颜不明的看着傅司泽,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转变的这么快。他留在这里,难道不是因为关心她吗?

“安颜,你不会以为我实在关心你吧!”

面对傅司泽的质问,她顿时哑口无言,他就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一般!她垂下眼帘,没有说话。

安颜本就因为偷看傅司泽后被发现,脸已经泛红了,却因为这句话,脸失去了血色。

“既然醒了,就去给小沫道歉吧!”

傅司泽站起来,冷峻着脸看着她,言语中对唐沫倾是那么的维护。

她抬眸,明亮而又透彻的眸子多了一丝倔强还有愤怒:“我为什么要给她道歉?”

傅司泽冷呵一声,挑眉不悦的看着她语气冰冷的说道:“你说呢?你把小沫推下楼,可是我亲眼看见的。你还想怎么狡赖?”

闻言,安颜瞬间僵在了原地,她张了张嘴,眸子中划过一丝自嘲,声音嘶哑的吼道:“傅司泽那你还救我干什么?干脆让我去死啊!明明是将我推下楼,现在还要我去道歉?”

“我只想信我自己看到的,准备好,明天去见小沫!”

傅司泽冰冷的视线落到她的脸上,语气淡漠的说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小说:病床上的妻子醒来后,丈夫急忙赶来,竟是要她去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