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富少亲了她,气得她想把富少晒成鱼干,那可是她的初吻

“恩,我马上就收拾好了,等我一下下。”陈晨笑着说。现在他们两人的关系很融洽,有时说说笑笑,有时陈晨做错了事情,赵彬会毫不留情的吼她!很大声的那种,呜呜·····

“对了彬,今晚早点回来哦,我有东西要送你。”陈晨神秘的笑着。

“是什么?”

“早点回来的话,你就可以早点可以知道了。”陈晨撒娇道。

“你这个丫头,我还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想让我少喝酒就明说,还搞这一套!”赵彬爱怜的点了一下陈晨的鼻尖。

“呵呵,被发现了。”陈晨调皮的瘪嘴。

“因为你一撒谎眼皮就跳动的毛病,还在呀!”赵彬的右手附上陈晨的眼皮。

“对哦,要不是你提醒,我都差点忘了,呵呵~”陈晨那个懊悔呀,为啥她有一双天生不会撒谎的眼皮呢?

“冰餐厅?我该穿什么衣服好呢?”穿什么都好,就是不会穿裙子。是的,穿裙子时面对突发事件很难应对。所以陈晨设计了一种腰间带螺旋拉链连衣裙。如果遇到困难,拉链一拉,就可以成为一个T恤和中裤的组合。当然在连衣裙的下面部分,也是需要拉链的。

陈晨选择了浅腰牛仔裤搭配紧身白色吊带上衣的穿法。上衣很短,肚脐还漏在外面。冰餐厅里静静地,只有纪子默一个人。纪子默看着娇媚的晨晨,心跳漏了半拍。早就知道她很漂亮,没想到却已是到了惊为天人的地步!

昏暗的灯光下,餐桌上的红酒也泛起红晕。陈晨坐在了纪子默对面。这是陈晨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的。因为餐桌够长,要是某人有不轨行为,逃跑的几率也会大一点。

“我又没有迟到,干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纪子默没有说话,径直向陈晨走来。难道他真是这种人?果然,他慢慢解开西服上衣的扣子。陈晨警觉的站起身来,做出散打的姿势,问道:“你想干嘛?”

纪子默好笑的看着陈晨,将西服脱下来,轻轻地披在她肩上。陈晨有点惊讶,难道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纪子默趁陈晨发愣的片刻,将她拥入怀中。果然果然,男人见到漂亮的女人都会忍不住的。

陈晨是第一次被几乎同龄的男生拥抱,双颊爬上红晕!好丢脸哦!

“你你,你干什么,快点放开我!”陈晨越是挣扎,他搂得越紧。

“需要我提醒你吗?”纪子默的话带着威胁。

“提醒我什么,你快点放开我!”陈晨脸红的跟煮熟的虾子似的,根本动不了脑子。

“你不要再动了,否则我会将你就地正法哦。”他在陈晨耳边说。

“不要脸!”陈晨总算了解纪子默的意思了。

“呵呵,谢谢晨晨小姐的谬赞了。”纪子默在陈晨脸颊上猛亲一口,吓的陈晨一阵战栗。臭小子,竟然搞偷袭!

“你到底想干嘛?”陈晨有些生气了,亲都亲了还不放开她!

“嘘,不要这么大声。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怎么样了呢!呵呵······”纪子默痞痞的语气,传进陈晨的心底。

“你···唔···”陈晨的脑子一片空白。

陈晨的眼睛放大,严重缺氧。纪子默意犹未尽的放开她,邪笑道:“都说不要这么大声了,你还是要这样。想让我亲你就直说啦,不用不好意思的。能为陈晨美女服务,是在下的荣幸呢!”

“你这个痞子!”陈晨此时恨不得把纪子默绑到阳台上晒成鱼干。

“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嘛,你是我女朋友哎,亲你是我这个男朋友的权利和义务。”他可怜巴巴的看着陈晨,还恶心的揪着自己的袖口。装纯就是他这样的!

陈晨不说话,只是狠狠地瞪着他。这家伙真会强词夺理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不要生气嘛。”纪子默把陈晨拉到椅子边坐下,见陈晨不理他,又接着说:“宝贝,别这样。我刚刚只是看到你的衣服很短,想把西服给你披上,谁让你打扮的这么漂亮,我就忍不住了嘛!”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陈晨挑眉,在抓狂的边缘徘徊着。

“呵呵,你知道就好,不用说出来啦!”他说完已经走到了对面,优雅的坐下来。

“纪子默,”陈晨一字一顿,恨不得把他咬碎了!

“哎呦,老婆,喊人家干嘛?”纪子默扭捏的像个小媳妇,看的陈晨一直想吐。

“我要杀了你!”陈晨拿起桌上的牛排就要扔,纪子默喊道:“停!”

“哼,你说停就停,那我多没面子啊!”陈晨手托盘子,洋洋得意。

“好好,等吃完了再扔行吗?不要浪费食物。”纪子默恢复常态,话语恳切。

“就相信你这一次,很贵的吧?”陈晨打听着,浪费可耻啦!

“放心,没有你的初吻贵!”

“你还说,那才不是我的初吻呢!那是我的次吻、次吻、再次吻,都记不清了!反正不是初吻。”陈晨坚决否定!

“我想也是。”纪子默酸酸的说,突然有了杀人的念头。那些碰过陈晨的人,都该死!

天哪,不会是这个时候吧?眼皮跳的睁不开眼睛,果然陈晨还是不适合说谎的。救命啊!陈晨迅速放下盘子,用双手捂住眼睛。纪子默以为她头疼,又从对面走来。

“站住站住,你不要过来。”陈晨祈求道。

“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唬我。不会是被我气的头疼吧?”纪子默问道。陈晨才没有闲工夫搭理他。只对着自己的眼皮祈祷:“求求你别再跳了,我错了,我不该说谎,我对他说那是我的初吻总行了吧?拜托拜托!”

陈晨闭上眼睛,指着前方,正好指到纪子默的胸膛,她讪讪的收回手指,那个:“刚才我骗你了,那个是我的初吻。现在我说了,该停了吧?”哦,总有一天她会被自己气死,她这一辈子连谎言都不能说。该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故事 » 小说:富少亲了她,气得她想把富少晒成鱼干,那可是她的初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