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总裁苦等少女三小时,她为赔罪奉上初吻,他一吻成瘾要娶她

小说:总裁苦等少女三小时,她为赔罪奉上初吻,他一吻成瘾要娶她

啊?!

脑袋一大,顾晓愚惊得眼睛撑得溜圆,刚要转头看向战熠聪,只觉脸颊上,如蜻蜓点水般,似有似无,轻轻掠过,速度快得她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微凉的唇就离开了她的脸颊。

身上仿佛被电流击过,顾晓愚整个人和傻掉了一样,错愕地看着面前嘴角勾着一抹坏笑的男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只领头狼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吻了她的脸,虽然只是轻轻的一下……

狼群里的兄弟们几乎要沸腾了,可此刻,顾晓愚什么都听不见,眼中所能看见的只有面前这个男人,视线中全是他那张英气逼人的脸。

“怎么,只是个吻面礼,就把小白兔给吓到了?”略微有些粗糙的拇指轻揉地摩擦着她的手背,战熠聪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深邃的眸子如浩瀚星空,泛着惑人的光芒。

吻面礼,这确实是个好的说词。

似乎是怕不小心陷入到那双迷人的星眸里,顾晓愚紧张地把头转了过去,面上却还是故作镇定,释然一笑地说,“不许再这么闹了。”再闹,她可就翻脸了。

这是她的内心潜台词,狼兄狼弟们可不管,作得更加凶猛,“不准再这么闹……那就换个闹法啊?传闻我们老大可是文武双修,既然婚戒都戴上了,老大还不得给写个聘书啥的,立个誓言,表表诚心,我们兄弟好给嫂子做个见证啊。”

这想法一提出来,馊主意紧接着一个跟着一个。

“光写东西,哪难得住老大,搞点创意,就让老大和嫂子两个人啃一个苹果,不许用手,一边吃苹果,一边写……”

“好主意,哈哈哈……”

不知是酒劲上来了,就是她疯了,居然会答应他们玩这种游戏。

战熠聪和顾晓愚两个人中间隔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纸和笔,上空悬着一根绳子吊着通红诱人的苹果,可顾晓愚现在一点想吃的心情也没有了,因为实战摆在眼前,她才意识到,这游戏的难度系数有多高,只要一个不小心,两人就会来个亲密接吻,可是脑海里就是有个魔鬼般的声音在驱使着她,玩下去!

越是害怕,就越是要面对。

顾晓愚微皱着秀气的弯眉,脑海里不知到底勾起了什么记忆,耳边突然传来战熠聪醇厚的声音,“别紧张,不会趁机占你便宜的,相信我。”

她收回神智,记忆中那张英俊的脸正似笑非笑看着自己,鬼使神差,她竟真就信了战熠聪最后的那句话,而事实也验证了,他没有辜负她的信任。

整个游戏持续了能有五分钟,顾晓愚却觉得足有五个小时那么长,尽管四周尖叫声此起彼伏,她却什么都听不见,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好像憋了一口气,直到游戏结束,才喘上来。

记忆翻江倒海,扑面而来,顾晓愚甚至没仔细看战熠聪都在纸上写了什么,便在上面潦草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后谎称去洗手间,坚持着嘴角的微笑,从包房里走了出来。

同样的游戏,在大学毕业晚会上,她和许少华也做过,只不过那时他们咬的是一颗酸涩的青苹果,正如那青涩的初恋……

不要再想了,都过去了,她一遍遍告诉自己,在这个浮躁的年代,经历了七八年马拉松长跑的恋爱最后分道扬镳的都比比皆是,更何况她和许少华那纯真到不能在纯真的校园恋情,失恋的不是她一个,被甩的也不是她自己,没必要死抓着痛苦的情绪不放,做出一副全世界就自己最难过的样子。

那样,就连她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所以,越是害怕,她越是要面对,甚至在许少华离开后,在她最难过的时候,一个人走遍两个人最常去的地方,闺蜜说她是自虐,可只有顾晓愚自己清楚,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而不是逃避。

这就是,顾晓愚从小到大赖以生存的原则。

强制压下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顾晓愚走进洗手间,把手放到自动感应水龙头下,正打算洗洗手,清醒一下头脑,身后却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鱼儿,你怎么会在这?”染了醉意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喜和激动的情绪。

顾晓愚单薄的脊背猛地一顿,缓缓抬头,透着镜子,她看见许少华就站在她的身后,穿着笔挺的西裤,淡蓝色的衬衫领口解开了两粒扣子,一贯打理整洁的发丝今天却微微有些凌乱。

许少华出身商业世家,酒量不是一般的好,但此刻却明显有些喝多了的状态。

“小鱼儿,我不是做梦吧,这一定不是做梦,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许少华沙哑着嗓子,眼睛泛红,一步步靠近她。

顾晓愚就好似被施了定身术,一动不动,直到许少华突然从她的身后大力将她抱住,炙热的气息带着微醉的味道,喷洒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说 » 小说:总裁苦等少女三小时,她为赔罪奉上初吻,他一吻成瘾要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