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从游戏中学到的神奇字词

成长过程中我们会学到很多的词汇,大部分在学校里认识的,还有一些到大学了才见到。但是除了传统教育提供的各种丰富词汇量的手段,可别忘了游戏也能教会我们许多新鲜词。有的词真的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我(原作者)最开始玩游戏用的是一台康懋达64(Commodore 64),当时我才4岁。现在37岁。那个时候通过玩游戏我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神秘字词,很多都是来自那些不是我那个年纪该玩的游戏,开发者们会把一些他们认为绝大部分人都认识的词塞游戏里,实际上并非如此。

我敢说很多人开始玩游戏的时候都是这样,当然,这也是酷炫的所在!我们从游戏学习到的单词随手就能列十来个。根据你的年龄、玩的游戏类型和学校体系的糟糕程度,每个人列的单子各不相同。

那些年我们从游戏中学到的神奇字词

credit:煎蛋画师-六翼

当然,这并不是说电子游戏某种程度上是我们的通识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吸收着新鲜词汇,我们读的书、看的电影等等等等~ 只不过电子游戏呈现给我们的词汇更加……随机。

这些出现在游戏中的词汇通常艰深晦涩、暗含深意,亦或是狂热爱好者才懂的,平常你基本接触不到它们。比方说“塔庙(Ziggurat)”,十岁以下的孩子突然看到这个词肯定一脸懵逼。

下面我列了一些我能记得的从电子游戏里学来的词。讲真,我还去Google了“网状的(reticulating)”看是不是真有这个词。

塔庙(《天空的魔城》,世嘉公司,1986年)

ZIGGURAT (Alex Kidd: The Lost Stars, Sega, 1986)

一种矩形阶梯式金字塔,有时会有庙式拱顶。塔庙出现于公元前3世纪末,可能是圣经故事(创世记 11:1-9 节)中巴别塔的灵感源头。

重剑(《席德梅尔的海盗》,Microprose,1987年)

EPEE (Sid Meier’s Pirates! Microprose, 1987)

一种急尖决斗剑,顶端钝化,用于击剑。

法医学(《警察故事II:复仇》,雪乐山公司,1988年)

FORENSICS (Police Quest II: The Vengeance, Sierra, 1988)

应用临床医学、生物信息学、药学和其他自然科学理论和技能解决法律问题的循证医学,用于侦察犯罪和审理民事或刑事案件提供科学证据。(来自百科)

副翼(《查克·耶格尔空战》,美国艺电,1991年)

AILERON (Chuck Yeager’s Air Combat, EA, 1991)

机翼后缘的铰链翼面,用来控制飞机的纵轴滚转力,可以使飞机做横滚机动。

网状(《模拟城市2000》,Maxis,1994年)

RETICULATING (SimCity 2000, Maxis, 1994)

(网状的动名词和现在分词)

以分裂或马赛克式分布的类似网和网络的状态。

多神论(《文明2》,Microprose,1996年)

POLYTHEISM (Civilization II, Microprose, 1996)

相对于一神论而言,指信仰和崇拜许多神的宗教

束缚(《上古卷轴3:晨风》,2002年)

ENCUMBER (The Elder Scrolls III: Morrowind, 2002)

限制或阻碍(某人或某物),使自由活动或动作变得困难。

领地(《十字军之王II》,瑞典P社,2012年)

DEMESNE (Crusader Kings II, Paradox, 2012)

庄园附带的一片土地,庄主自留自用。“因为劳动力便宜,所以领地的耕作具有相当的优势。”

可能还有很多这样的字词,但上面这些是我绝对肯定从电子游戏里面学来的。如果你和我一样,也给自己列个表,让我们一起看看你都学到过什么单词吧!

读者反馈:

OBLIGE--施恩(《怒之铁拳》,怒之铁拳,1991年)

FUNICULAR--索道缆车(《杀出重围3:人类革命》,Eidos,2011年)

CRENELLATION--雉堞(《帝国时代》,全效工作室,1997年)

TACITURN—缄默(《最终幻想VI》,Square Enix,1994年)

(该文最初发表于2014年)

本文译自 kotaku,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Luke Plunkett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游戏 » 那些年我们从游戏中学到的神奇字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