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自健:我不需要同情分,以后会把演戏当主业

在热播电视剧《安家》中,许久未见的王自健饰演了一个专门主攻阔太太的房产中介王子健。

王自健:我不需要同情分,以后会把演戏当主业

电视剧《安家》剧照

自《今晚80后脱口秀》停播后,王自健就“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症的王自健,几乎不出家门。而《安家》是他身体恢复后的首部作品。那个曾经靠脱口秀走红、把相声当成最喜欢职业的王自健,却选择这样一种形式回归,不免让很多人好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他说,“演戏让我觉得更舒服,脱口秀、相声、主持,以后能不干就不干了。”

——《安家》——

王子健几乎就是量身定制

正在热播的两部电视剧《安家》和《完美关系》都是导演安建的作品。

此前,安建曾找过王自健,希望他出演《完美关系》中的一个角色,但是当时王自健由于身体原因,婉拒了。至于找他的理由,“导演说,他有一阵睡不着觉,天天晚上听我的节目才能入睡,他觉得我对他有莫大的恩情。”王自健操着他极具特色的笑腔说道。

王自健:我不需要同情分,以后会把演戏当主业

电视剧《安家》剧照

拍完《完美关系》,安建接了《安家》的剧本,“我听说最开始这个人叫王子,六六老师写的时候一直按照我脱口秀里面的语气和感觉去写的这个角色,写着写着她说,这不就是王自健吗?所以就在名字后面加了个‘健’字。”

片方觉得不如就请王自健来演这个角色,恰好这个时候,他身体恢复了不少,“我觉得可以出来工作了,就接了。”

虽然这个角色从各方面看上去都是为王自健量身定制的,但剧中的王子健也并非王自健的本色出演。在之前的剧情中,为了卖房,王子健脱下西装亲自下手清理马桶,戏外王自健却坦言,“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努力的人,但王子健是,所以这就只能靠演了。”

王自健:我不需要同情分,以后会把演戏当主业

最怕孙俪的养生擀面杖

“俪姐是一个特别会生活的人。”王自健这样评价孙俪,“她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但她内心其实还是个小女孩。”

他说,孙俪经常会给剧组的人推荐她喜欢的东西,但她喜欢的东西都特奇怪。有一次,拍摄前一天王自健健身练了负重深蹲,第二天孙俪看他走路好像有点问题,便从包里掏出一根擀面杖要给王自健按摩腿,“当时给我疼得够呛,我就一直喊疼疼疼。她居然还一脸吃惊地说,在家她给老公邓超按,他从来都不喊疼。我说,那可能是他不敢。”也因此这根养生擀面杖成了剧组里人人都怕的物件,不管谁说累,孙俪都会拿着它去给对方擀一擀,哪儿疼擀哪儿,“后来弄得大家谁都不敢喊累了”。

两年重度抑郁

——遗憾错过蓝天野导演的《北京人》

说到自己的抑郁症,王自健一点都不回避,“没什么不能说的。我这是上海精卫中心确诊的重度抑郁症、重度焦虑,那段时间根本出不了门。”这也正是王自健在《今晚80后脱口秀》停播后“消失了”近两年的原因。

有些人好奇,一向给大家带来快乐的王自健怎么就抑郁了,还是重度的?

王自健特意科普了抑郁症的知识,“首先我们不能把抑郁症当成是心情不好,这是两回事儿,抑郁症是病理性、生理性的病变,就是体内该分泌的那些让你感知快乐的化学素不分泌了,比如说多巴胺和内啡肽,我们失去了这两种化学素的分泌能力,开始疯狂分泌皮质醇,从而让整个人感觉特别累。”

王自健曾经也很好奇自己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我去上海精卫中心求医的时候,和医生说了好多可能性。然后大夫说你就别琢磨了,你说了,我也帮你分析不了,我们只能从医学上给你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吃药,好不好?”

抑郁症有个特点,会对任何事情都失去兴趣,但彼时的王自健却仍然保留了一个“兴趣”,那就是“我想知道我到底是咋回事。”他买了大量研究精神心理的书籍,“从弗洛伊德、荣格,一直看到曾奇峰、武志红老师的书,我认为我已经把精神分析这事研究得特明白了。”一边吃药治疗,一边靠着这唯一的“兴趣”,王自健走出了人生最灰暗的两年。而《安家》也是他复出拍摄的第一部作品。

生病期间,除了错过安建导演的《完美关系》,他说最遗憾的是错过了蓝天野导演的人艺新版《北京人》,“当时曾找我演曾文清,我看完剧本就生病了,只能靠吃药控制情绪,不得已推掉了。现在想想真可惜。”

【新鲜问答】

新京报:拍戏会成为以后主要的发展方向吗?

王自健:对,以后会多演戏,脱口秀、相声,包括主持,能不干就不干了。我觉得演戏让我更舒服一点,做节目压力太大了。拍戏的过程就是三四个月的集体生活,我非常喜欢这样的集体生活。每天虽然也很辛苦很累,但是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相互挤对,戏拍完了大家也都成好朋友了。

之前观众总说相声演员演戏很差,我不知道大家对我的评价,至少目前跟我合作过的导演和同行都挺鼓励我,我也希望把自己更擅长的东西表演给大家看。

新京报:从说脱口秀、主持到演戏,觉得自己这也算是跨界吗?

王自健:我是相声演员出身,相声本身就是表演艺术,所以表演对我来说不算跨界。相反,主持对于相声演员来说其实挺跨界的,到现在大型晚会我也主持不好。我很清楚,说脱口秀我可能还行,但主持真不行。但是大家对你的认知是主持人,这种错位的认知让我挺难过的,因为我老得强迫自己去强化自己的弱项,这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我很希望能符合大家的期待,但是其实我做不到。

王自健:我不需要同情分,以后会把演戏当主业

王自健在《今晚80后脱口秀》现场。

新京报:当年一起做脱口秀的李诞、建国、池子现在都很成功,也有很多声音希望你回归,以后也不准备再做脱口秀了?

王自健:做节目或者做脱口秀,你需要扮演一个和你同名同姓、长得一样的人,台上说的话也不一定都代表了你的意愿,但观众会认为那就是你想说的。尤其是做喜剧类、语言类节目,会碰到很多没有幽默感的人。几乎每周做完节目,我都能收到不同形式传递给我的负能量。当我意识到不能再这么说之后,我会对言论输出审核更严。开诚布公地说,《今晚80后脱口秀》最后半年的节目真的太没劲了。

脱口秀这种形式一旦脱离了社会话题的讽刺,就没有那个劲儿了,但如果你讽刺,真的就会伤害到别人,因为我们也很难去保证对所有人都有公平的表达机会。另一方面,就只剩下大量对内的人身攻击,把一些小事儿更荒诞化,这种喜剧不是我想做的。

新京报:你曾经非常喜欢相声,还说希望自己能成为让相声睁开眼的人,现在也要放弃相声了吗?

王自健:我再去说相声应该很难了。我是做脱口秀让更多人认识的,那之后我曾坚持说过一段时间的相声,每周往返北京和上海。后来,我发现买票看我演出的观众已经不是来听相声的,他们是来看明星的。真正来看相声的观众对包袱是有要求的,你精心设计的稍微有点地域性的包袱,没有听相声习惯,完全追星的人是听不懂的,反而做个鬼脸,或者稍微弄出个演出事故,他们笑得前仰后合,这弄得我挺崩溃、也挺难过的。

新京报:经过两年的身体调整,现在整个人是一种什么状态?

王自健:我现在只求能吃口安稳饭。我一直认为,我之前出现在荧屏上的形象是相声演员或喜剧演员,之后可能不再是了。这种形象的责任是给观众带来欢乐,但没必要把自己的悲惨故事告诉大家。我也不希望观众在我提供的作品之外附加其他感情,我不希望他们觉得这个人之前生活特别惨,很倒霉,我们给他多加一点分,我只希望就事论事。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艺人供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王自健:我不需要同情分,以后会把演戏当主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