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不如男人重要

姐妹不如男人重要

每妹的第139个故事

她又做了那个梦。

福利院里孩童的欢声笑语,只有她的妹妹苏河手上拿着一幅画,稚嫩的脸上毫无表情。

“姐姐,你答应过我不再画画的,你忘了吗?”

苏溪扭捏的拽着身上已经泛旧的小洋裙,她不愿见妹妹眼里的失望和质问,准备转身的时候,却蓦然看见她额头上的那一道疤......

苏河撩起头发,笑的有些阴恻:“我为了救你,毁容了,你看看这道疤......”

苏溪猛地惊醒,发现自己在工作岗位上睡着了,没人注意到她。

她看看时间,快下班了,嘟嘟嘴,等下还得去画室兼职。

自从她找了这份画室兼职之后,她就一直梦到自己的妹妹。

当年两人在福利院,她自己性格比较胆小,一直都是受欺负的那一个。

妹妹苏河性子与她正好相反,小小年纪不苟言笑,完全没有孩童的习性。

当初妹妹为了救她,被石头砸中了脑袋,从此留下一道疤。

两人被各自领养之后,妹妹要她承诺,今后不再画画,她欣然答应。

虽然不知原因,但是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联系,她寄出的信,石沉大海。

苏溪路过超市买了几片面包,叼在嘴里等红绿灯,有人结伴闯了红灯,有人玩着手机错过了绿灯。

苏溪叹口气,迈着步子踏在斑马线上,却被一辆玛莎拉蒂擦身而过,她顾不得形象,骂道:

“有钱了不起啊,马路也不是你家开的啊,撞到人怎么办!”

等她到了画室,看到老板黑沉着的脸,她无力的想,有钱真的了不起。

“你再迟到,下周就不用来了!”

苏溪有些窘迫,老板当着学员把她训了一顿,等老板走之后,苏溪才发现,画室的角落里坐了一个少年。

新来的学员吧,苏溪没想那么多,耸耸肩开始忙活。

这是她的第三十三份兼职,画室兼职老师,为了生计,她快把这一片儿的兼职做完了。

还是跟平常一样,小朋友都学的很认真,苏溪提起画笔,就好像变了一个人,沉静优美。

林峥就这么直直盯着她,看来自己没找错人。

苏溪知道有一道目光一直跟随者自己,像是聚集了所有阳光的热量一般,烧灼在她的背上。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苏溪准备等公交,没想到被一个人直接拉着塞进了车里。

“我叫林峥。”

一句自我介绍把她的尖叫声堵了回去。

2

林峥有点病态少年的味道。

车里的空间密闭,两个人挤在一起,苏溪觉得身上又热又冷,她结结巴巴开口:“你......你要干嘛?”

林峥挽起袖子,露.出洁白精细的手臂,上面紫色的血管一清二楚,他淡淡说了一句:“不要。”

十秒之后,反应过来的苏溪脸“轰”的一下,像是煮熟的虾一样,红彤彤的。

“你你你......”苏溪一连说了好几个你,最后猛地把手伸向车门,想要开门逃走,可是车门已经锁死。

回头看到林峥静静看着她,一副谁也别想下车的神情。

苏溪觉得自己是狼群里一头羊,死到临头了。

林峥也不再逗她,拿出一沓合同,甩她头上:“签了。”

苏溪手忙脚乱的拿起来一看,征集到最后的所有的信息就只有一句话:替他画画,一幅一万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一万块?苏溪半天没有缓过神,这可是自己三个月的工资啊,现在只要画一幅画就可以拿到......

可是苏溪也知道,天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一说,她谨慎问道:“就这么简单?不需要我付出什么?”

林峥一脸你是二百五的表情嗤笑了一声:“你签不签?不签就从本少爷的车上滚下去。”

这嚣张的态度,是求人该有的吗,苏溪真想挺起胸膛把合同甩他脸上,可是一想想已经年迈的父母,身体不好还要下地干活,她就忍住了。

手指越拽越紧,最后还是苦笑了一下,拿起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刚签完,合同就被人拿走了。

林峥看着“苏溪”两个字,挑挑眉,然后又看着她,拿起她的手机,输入了一串号码:“我的号码记住了,合作愉快。”

苏溪压抑住心里的紧张,她脸色有些苍白:“为什么是我?天下会画画的人那么多.......为什么是我?”

林峥回眸一笑:“以后你会知道的。”然后把车门锁一开,咧开嘴笑了:“现在,请你从我车里滚下去。”

下一秒,苏溪就站在外面,风微凉,还在微懵的时候,林峥一脚油门就溜了。

她盯着车屁股恶狠狠地呸了几声,再仔细一看,嚯,这不就是今天那辆玛莎拉蒂嘛!

“去死吧!”

姐妹不如男人重要

苏溪还是每天上完班去画室兼职,夜晚回家就开始画画,林峥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发来任务。

饿了,她就下一碗面条,三下五下就吃完了,碗就放在洗碗槽里面。

然后她胡乱洗漱的了一下,就拖着疲惫的身体躺进了被窝。

那晚她又做了那个梦。

梦到了她那时候拿着小小的蜡笔,画院子里的大树,画操场上的秋千,画和蔼的院长夫人。

妹妹苏河站在院长夫人身边,铃铛一般的笑声传来。

苏溪半夜惊醒了,开了灯,拿起床头柜上的照片仔细看着。

照片里是两个小女孩,笑的灿烂的是苏溪,旁边瘦弱眉头紧锁一脸厌世的是她的妹妹,苏河。

有多久没见了,快十几年了。

她叹口气放下照片,拿出手机刷新闻,突然看到一条:本市画家世家林庸汉先生,将在森川大剧院开办一年一度的画展......

“林老先生我的偶像,好想去画展啊。”她一边呢喃着,一边看着新闻下边的评论——

“老林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听说他那个儿子,不成器,一幅画都画不出来。”

“他们夫妻不是领养了一个女儿嘛,听说是画画奇才,从小就骨骼惊奇,估计这次画展会露面吧,期待。”

“你们别说我林哥哥了,谁说他不会画画,你们知道他最近有多努力嘛。等着吧,这次画展,就有他的作品,闪瞎你们的狗眼!”

......

接下来就是各种撕逼骂架,苏溪无语地关了手机,现在的人怎么一言不合就开打呢。

听说画家夫妻的养女,今年24岁,苏溪想着,跟自己的妹妹一样大呢。

不知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妹妹,这么想着,她又沉沉睡去......

可能是哪位神仙听到了她睡前的呓语,在第二天踏进画室的时候,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背影......

“苏河?”她不可置信地喊了一声,伸手想要触摸,却又不敢,只好收了回去。

苏河听闻转头,精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眼里还带着一点恨意。

原本以为姐妹重逢是喜悦的,可是眼前的这一切都不是苏溪能想到的。

苏河一身的打扮几十万,就连在咖啡厅点餐都有一口流利的英语,衬托的苏溪像一只丑小鸭。

不过苏溪看到妹妹过得这么好,她心里也开心。

“苏河,你知道吗?我昨晚还在想着我们什么时候能......”她兴致勃勃,却被苏河打断。

“我现在姓林。”

苏溪原本还挥舞着的手,一下子就垂了下去,苏河却不以为意,轻轻抿了一口咖啡,再用帕子擦了擦嘴唇。

精致的眉眼散发出陌生的感觉,苏河弯起大红唇,冷冷道:“姐姐,没想到,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跟我过不去。”

苏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盯着她的额头,那里光滑白净,那道丑陋的疤早已不见。

“你......”她伸出手指了一下额头,“治好了吗?”

苏河眼色暗了,“我不会允许脸上留疤,可是我没忘记你说过的话。”

她又轻笑了一声,“如果你画画是因为缺钱,我可以给你啊,毕竟我们是亲姐妹不是吗?”

那语气,像是随意施舍路边的小猫一点吃食一般。

苏溪心一下子就像掉入了冰窖,她一直念着的妹妹,一直埋藏在心里的姐妹亲情,在苏河眼里,一文不值。

姐妹不如男人重要

桌上的咖啡已经变冷了,苏溪从日暮坐到黑夜,夜空中星星点点,像是失眠人的眼睛。

林峥找到她的时候,她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像是透明胶带一样,封住她所有的毛孔,让她无法呼吸。

“她来找过你了?果然还是坐不住啊。”林峥坐下,兀自说了这么一句话。

苏溪抬起眼睛看着他,白净的脸上现出一丝嘲笑:“好玩吗?”

林峥低下头,眼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一样,扇啊扇,他从胸腔里闷出一声笑:“苏溪,我如果是你,我不会任她那样拿捏。”

苏溪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林峥捕捉到了,继续说道:“三天后,森川大剧院,画展的开幕仪式,你跟我一起去。”

森川大剧院的画展,是苏溪梦寐以求的,可是......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苏溪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林峥让自己替他画画,不是为了在画展上展览那么简单,这背后肯定还有更大的阴谋。

林峥的手放在桌子上,似乎是在想她问的问题,手指哒哒哒的一下下敲击着桌面。

半晌后,他笑了,苍白的脸上却毫无笑意:“我给你加钱。”

苏溪只觉得很好笑,这世上难道钱就这么好使吗?

苏河是,林峥亦是。

林峥也不急不恼,只是说了一句:“你会需要的。”然后就开着车子走了,这次又换了一辆豪车。

就在第二天,医院就给她打来了电话,父母原本想从乡下来看她,结果刚下火车,走到大马路上就被车撞了。

现在人躺.在医院里,很严重,需要大笔钱来做手术。

苏溪跌坐在地上,紧紧捏住手机,无助的流着泪。

她答应了林峥的要求,交完手术费之后,坐在医院走廊的凳子上,看着来来往往的病人。

手机传来一条信息,是林峥发来的,她点开,看了一遍又一遍信息。

苏溪颤抖着双手,无助的盯着地面,她实在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仿佛胸腔里没了氧气一般,她张开嘴大口大口呼吸,最后眉头一拧,眼神里多了一抹坚定。

那场画展,她一定会盛装出席。

她向主管请了一天假,主管脸色黑的像灶台,嘀嘀咕咕骂骂咧咧道:

“下班就你走最早,其他同事都在加班,你倒好,还来请假,请假可以,那我就扣你两天工资......”

苏溪拿到请假条,转身就走,不顾主管在说些什么,两天工资算什么,这一趟,她赚的百倍还不止。

林峥早就将画展那天开幕仪式要穿的衣服和过程流程早早的准备好了。

他弯腰挤进苏溪窄小的出租屋,凌乱微卷发搭在额前,苏溪不得不承认,林峥就像漫画里的日系美少年。

柔和的脸型,配上凌厉的单眼皮,鼻梁高挺,嘴巴厚薄适中,身材偏瘦,只是脸色过于苍白,再加上——

“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他头也没抬,冷冷的说了一句。

苏溪吞吞口水,立马转身,太毒舌了,惹不起。

她试了一下礼服,刚好合身,林峥坏笑了一下:“看来我看得很准嘛。”

苏溪瞬间身上起了鸡皮疙瘩,不过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她欣慰的笑了。

“按理说,苏......林河,她是你妹妹,你为什么要跟她对着干?”

苏溪下了两碗面,和林峥面对面坐着,小小出租屋里,终于是有了生气。

林峥吃东西很慢条斯理,跟苏溪粗犷式的吃法不同,不管身处什么场景,他都是用筷子夹起面条,卷一卷,张开嘴,永远是牙齿尖先吃。

跟苏河吃东西一样,做作。

“什么妹妹,她再怎么强调自己姓林,可骨子里流的,还是你们苏家的血。”

林峥倒是毫不留情面。

苏河一直都比自己要强,苏溪是知道的。

当初,父母早亡,那些亲戚一个个都闭门不见,两个人才多大就被丢进了福利院。

苏河自尊心强,又争强好胜,没少跟其他小孩子打架,每次都带着一身伤回房间,院长没办法,才给她们姐妹俩物色新家。

“她一直都是要强的,当时小孩子嘲笑我们是苏氏孤儿,她上去就是一顿揍,说不准这么说她们。”

苏溪早就没了吃面的胃口,回想起往事,语气里也染上了悲伤:“没想到,现在却不承认自己是苏家人了。”

林峥吃完最后一根面,看着她:“她从小就狠毒,现在更是。”

林峥不想再说苏河的事情,吃完面碗一推,起身就走:“明早来接你。”

苏溪无奈地起身,依旧是把碗往洗碗槽里一放,好好的洗漱了一番,还敷了个面膜,就是为了明天的画展。

她打开手机,打开短信,反反复复的看到了半夜——

“是苏河找人撞的你爸妈,我已经查清楚了。”

自己亲妹妹,找人撞了她的养父母,想置人于死地,还是只是为了威胁她,让她不要参加画展。

她想起那日在咖啡馆里,苏河面无表情的跟她说:“事隔这么多年,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重新提起画笔,还让作品流到了大众眼里。

姐姐,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只会给我帮倒忙,什么都不会。今后,不要再画画了,我不希望再在任何场合看到你的画。

如果你还念有姐妹情,就当帮我这一.次,如果没有,哼。”

也许林峥说的没错,她不能再任由苏河拿捏了,小时候也是,现在更是。

第二天,是被敲门声砸醒的,一群人蜂拥而入,苏溪还朦胧着,就被一群人拉去洗脸刷牙,又被人按在椅子上化妆,最后穿上礼服,把她往门外一推......

林峥站在门外,一身燕尾服西装,挺拔修长,他看向她,眸子里终于有了一丝异样的光彩,他向她伸出手.....

苏溪还处在懵懂中,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握住他的手,凉凉的,跟他人一样。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当车停在森川大剧院的时候,苏溪看到外面的记者和人群,她的神经终于反应过来,紧张的牙齿都在打颤。

但是当挽着林峥的手臂,苏溪听到林峥在她耳边轻轻安慰了一句:“别怕,有我在。”的时候,她心里真的不再紧张了。

他们一进场,全场人都安静下来了,而苏溪很快就感受到有一股视线一直追随着她。

她循着感觉望去,果然看到苏河端着红酒杯,正不屑地看着她。

林庸汉一脸不争气看着林峥,林峥却不管,笑的不羁,扯着苏溪给林庸汉介绍:“爸,这是我女伴,并且,今天还有份大礼送给你们。”

“不孝子不孝子!”林庸汉显然是被气到了,林母在一边安慰他。

苏河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拍了几下林庸汉的背:“爸,别气坏了身子,去那边休息会儿吧。”

林氏夫妇去了休息室,离开场还有十分钟,苏河忙着招待客人,而作为林老先生真正的亲儿子,林峥却坐在一边,无所事事。

苏溪想起那天看到的新闻,世人都说,林峥不会画画。

可出生在画画世家的人,不会画画,是多么讽刺,没出息三个字要顶一辈子。

再看看苏河忙前忙后的样子,显然不是有多勤快,而是为了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林峥吧。

姐妹不如男人重要

画展进行的很顺利,林峥凑到苏溪耳边,说道:“好戏开始。”

所有的画都被一一搬上来挂在墙上展览,林峥突然抢过话筒,夺得了全场的目光。

苏溪看到了自己给他画的那几幅画,被抬了上来。

林庸汉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突然激动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熟悉,这太熟悉了......”

苏河贝齿都快咬碎了,她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快要成功,绝不能让林峥这个没出息的浪荡子毁掉。

“自己不会画,就找枪手帮你画?哥,你也太把这个画展当儿戏了吧?”苏河一脸担忧地看了众人一眼。

林峥忍住心里的恶心,大方一笑:“我是不会画,可是......”

他转头看着林庸汉:“爸,你看看这画是不是很熟悉,就像十几年前,你去福利院时......”

林庸汉站起身,来到画前,仔细观摩,终于是点点头:“没错,这感觉,就是当年你妹妹拿给我的画,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功力和想法,我这才把她领回家啊。”

说着转头看着苏河,笑的和蔼:“这些,也是你画的?当年把你领养回来后,你就再也没有画出过这么好的画了。”

林峥噗哧一声笑了:“爸,别搞笑了,她根本就不会画画!当年那些全是她姐姐画的。”

苏溪就这么被推到了人群之中,她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苏河瞪着眼睛恶狠狠地看着她:“姐,你别忘了我说过的话。”

苏溪看着自己的妹妹,心里有些悲怆,原来她早就变了。

想起自己的养父母还在医院,她咬咬牙,挺直背脊,不惧怕苏河的威胁,向所有人承认她就是苏河的姐姐。

这个谎言,圆满了十几年,现在就由她来戳破。

当年,她们还在福利院,苏溪喜欢画画,她的画会经常拿出去卖。

就是因为这样被林庸汉夫妻知道了,来到福利院领养人。

苏河偷拿了苏溪的画,故意被林庸汉看见,误以为她就是画画的孩子,于是就这样阴差阳错,把她带了回去。

林氏夫妇对她很好,尽管之后她根本没有画出一幅像样的画。

他们依旧对她很好,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般对待。

甚至于这般恩宠,都超过了自己亲生儿子。

因为林峥不会画画,作为画家世家,今后肯定是由苏河接手的。

林庸汉已经六十了,快退休了,苏河胜利在望,没想到林峥找到了苏溪。

4

苏河被当中拆穿,所有的认证物证都摆在眼前,她也不得不认。

一时间,网上的讨论声铺天盖地的冲向了苏河,纷纷骂她白眼狼,说她六亲不认,利欲熏心。

她紧紧攥着手机,看着那些评论,抬头正好瞧见额头上的那道疤,发疯似的随手拿起一个东西砸向镜子。

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她心里太不甘。

“爸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瞒你们的......”

苏河收拾了一下,眨眨眼睛,眼眶红了,眼眶里盛满了泪水。

她走向客厅,跪在地上,一下一下的磕着地板,眼角流下的泪水,也不知是真是假。

林庸汉叹口气把她扶了起来:“这么多年,我们也早已把你当成自己的女儿了,什么错不错的。”

林庸汉不忍心看她,眼里居然有点心虚,“我们对你这么好,是因为你是个好孩子,跟会不会画画没关系。”

苏河哭的很伤心,站起来的那一刻,谁也没看到她脸上闪过的一抹狠毒。

隔天,林氏夫妇遇难身故。

车祸,车子突然朝桥下冲去,车子沉入海底,众人都惋惜。

苏溪紧紧抱.着林峥,自从林父林母去世后,林峥就没再回去过,一直呆在她家。

此时此刻的他脆弱的像个小孩子一般小声说着:

“原来我爸妈早就知道她不是当年画画的小女孩,可还是对她好,比我还好。

其实我会画画,我是不想画,我有我自己喜欢的事情要做。

我不接受他们为我铺的路,所以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苏河身上。

苏河从小就恶毒,总是害我受罚,她从小坏到大,就是个恶魔。

我不会让林家的财产落在一个白眼狼手里,所以我找到你,我戳穿她,没想到......可能是我的报应吧。”

林峥走了,苏溪醒来就发现桌上有一张纸条......

苏河以为自己会得到一半的财产,却没想到,林庸汉立的遗嘱里面,只给她留了一套别墅。

苏河笑的癫狂,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林氏夫妇对她这么好,为什么她被拆穿也能原谅。

原来是早就有所准备,她不会得到他们的遗产,所以心里过不去,都是对她的补偿罢了。

最后她去了警局自首,林氏夫妇的车子是她动了手脚。

苏河进了监狱。

苏溪找了个日子,去见了苏河。

隔着一道玻璃窗,两人对立而坐,依旧是苏溪先开口说话。

“我以为你不会见我。”她尽力让自己笑的很轻松,苏河穿着狱服,头发已经被剃了,额头上露出那道疤。

苏河眼眶终于红了:“尽管我再怎么伪装自己,这道疤始终是遮不了的,我再怎么武装自己,我也没那么强大。

我偷拿了你的画,我想进入豪门,我想着你那样的性子,进去肯定玩不过人家。

我想着我替你去,我再把你接过来,我让你过上好日子。

可是我终究还是被欲望蒙蔽了双眼,你寄的信我都看了,可我却连回你信的勇气都没有。

小时候,我以这道疤自豪,我觉得这是我勇敢的徽章,后来,我开始觉得这道疤太丑陋,它时刻提醒着我那段不堪的过去。

我开始用尽一切办法去掩盖它,姐,我变了,我没小时候勇敢了。”

她说了很多,像是要把这十几年没说的话一下全说完,说着说着,就已经泣不成声,磕磕巴巴,哭的像个孩子。

苏溪无声的流着泪,弯起嘴角笑着,宠溺的看着苏河,就像一直以来那样。

她从来没有怪过苏河。

苏溪辞去了工作,专心致志在画室上班,现在她也算半个画家了,只是再也没有遇见过林峥。

听说他接手了父亲的家业。

而她永远不会忘记,那晚林峥留下的纸条上写着——

我利用你,想要夺回原本属于我的财产,却发现它们就在那里。

还有其实你养父母的车祸是一场意外。

我骗了你,苏河并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养父母的事情。

因为我想让你去参加画展,事情才会按照我的计划走下去。

却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对不起。《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故事 » 姐妹不如男人重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