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呼吸科医生,爸爸下沉社区,武汉初中生写下《抗“疫”日记》

楚天都市报3月1日讯(记者徐颖)妈妈是呼吸科医生,春节前被抽到所在医院感染科火线参加抗“疫”救治工作,目前连续工作一个多月;爸爸是武汉市一名公务员,下沉社区一线。白天在家在线上课的武汉初中生李鸣飞,写下《不一样的春节——武汉初中生眼中的抗“疫”日记》。

记者了解到,李鸣飞的妈妈是一名军医,疫情发生后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最近有时工作完消毒后回家休息,为了孩子的安全,也需要刻意和孩子保持安全距离。

李鸣飞的爸爸2017年从部队转业,成为武汉市一名公务员。疫情发生后,他下沉到江岸区大智街道先锋社区,在了解到基层社区工作人员防护用品消耗大、防护服短缺的情况,向自己的母校、清华大学校友会寻求帮助捐赠。2月28日和29日,清华大学1988级校友捐赠的150套防护服已快递到先锋社区居委会签收,为社区解决了实际困难。

妈妈是呼吸科医生,爸爸下沉社区,武汉初中生写下《抗“疫”日记》

先锋社区写给清华大学湖北校友会的感谢信

而在孩子的眼里,这个春节和往常不一样,爸爸妈妈也和往常不一样——

(以下为这名初中生的抗“疫”日记)

不一样的春节

——武汉初中生眼中的抗“疫”日记

武汉市武昌区武珞路实验中学八(8)班 李鸣飞

春节,是一个非常喜庆的词,代表着阖家团圆。今年的春节,不同于往年,有些不一样。

往年的春节,我和妈妈一般都会去商场买新衣服,到处逛,不亦乐乎。妈妈是在武昌这边的医院呼吸科工作,虽然平时也很忙,但还是有空闲时间陪我一同玩乐;爸爸每天坐地铁从武昌到汉口上班,周末就会去菜市场或者超市买一些好菜和年货,回家做出美食,我们一家三口一起享受。以前我并不在意的春节,到了今年,却变得弥足珍贵。

今年的春节,虽然说也是过新年,但气氛和形式上大有不同。今年,武汉爆发了一种传染性很强的传染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春节前,这种病毒就已经传染得很厉害了。直到春节的前一天,武汉关闭进出通道了,外面的人不能进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至于市里的这些人,也不能出门。这对春节的影响是很大的,对于我们家的春节,影响更大。春节前几天,我的妈妈被抽去感染内科火线工作,每天非常忙;春节后,我的爸爸也被安排去汉口那边的社区做相关的工作,常常很晚才回家。

妈妈的生活变得非常忙碌。当其他人都在睡觉时,我的妈妈却要在早上七点甚至更早起床,匆匆洗漱后赶去医院。有时候,我给她发信息或是打电话,她都很少接,即使接了,电话那头也会传来一阵:“小徐,那个***床的病人怎么样了啊?”然后回一句:“宝贝,妈妈忙着呢,先挂了啊。”这时,还没说一句话的我不知所措,只得体谅她。而且,我的妈妈即使轮休回家后,为了减少风险不传染给其他人,也会立刻洗澡更换全身衣物,来不及与我多说一句话,也许这时候是她唯一的休息时间吧;晚上,一个接一个的电话进入我的耳畔,电话接到了最后,妈妈又因病人的事连夜赶去医院抢救。第二天,听妈妈跟我说,她凌晨三点才睡觉,大早上又要爬起来继续工作。过年的那一天,妈妈一上午都不在,下午才勉强请假回来过个年,吃了中饭,她又开始马不停蹄地在手机上工作;晚上,妈妈吃了晚饭又急匆匆地回到医院。

爸爸的生活也是如此。我的爸爸早上七点左右也要起床,之后便要匆匆赶到汉口的社区工作。有几次,爸爸还不得已要骑自行车上下班,路上要骑一个半小时。到了汉口那边,他要协助那个老旧社区里的人做好防护工作,站岗守门防止居民离开社区,帮助社区居民送菜上门,在社区消毒,为居民量体温,科普防疫知识,当好“看门人”,目的是守护居民们的生命健康。晚上,爸爸要守门到八点半才能下班,下班回来后立即洗漱更换全身衣物后,还要在网上做宣传工作,之后为我准备好第二天的饭菜。

我的生活也有许多不同。每天早上一醒来,爸爸妈妈就都出门上班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家中,早饭我还能勉强地自己做,有时拿点面包牛奶之类的东西应付,之后便开始执行一天的学习计划。目前,我还要通过电脑在网上上网课,在爸爸教会我网上学习后,我就开始自己操作使用一切。学习了一会,我就休息一下,在仅有的一点小空地上“散步”。到了中午,我就自己煮饭,用微波炉加热爸爸头天晚上做好的菜,有什么不会的,也没有法子,只能自己想尽各种办法去解决,这样一来也锻炼了我的学习和自理能力。到了晚上,我热好饭菜吃完后,等着爸爸妈妈回来,才能和他们说上几句话。现在,我比以前更会照顾自己、管理好自己的生活了,也越来越自律、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了。这个不一样的春节,对我来说也是一次锻炼。

在这个充满危险、不安的春节中,我明白了许多,也成长了许多。我也相信,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国家一定会好起来的。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妈妈是呼吸科医生,爸爸下沉社区,武汉初中生写下《抗“疫”日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