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胆”英雄张伯礼,中医界的大牛:谁能忘生死,为医则无畏

“爸,我去看看你吧!你这病得太严重,我妈也不在你身边。”张伯礼的儿子在电话里说。

张伯礼说:“你不要来看我,你看好你的病人就行。”

这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张伯礼和儿子的对话。

“弃胆”英雄张伯礼,中医界的大牛:谁能忘生死,为医则无畏

这是因为张伯礼因为连续在一线抗疫40天,过于劳累,胆囊出问题了。他不仅拒绝了文字要来照顾他的请求,而且还将病情隐瞒了起来,没有告诉自己妻子。

就连手术签字时,照例要征求家属意见,他说:“不要告诉家人,我自己签字吧!”

在做胆囊摘除手术前,张伯礼的胆囊已经化脓,胆管结石嵌顿坏疽了。

其实,对于自己的身体状态,张伯礼自己早就知道,但为了不给抗疫工作拖后腿,他忍着疼痛,选择保守的治疗。但负责为他治疗的专家态度坚决:“您不能再拖了,必须手术!”。

“弃胆”英雄张伯礼,中医界的大牛:谁能忘生死,为医则无畏

做完手术,张伯礼做了首诗:“抗疫战犹酣,身恙保守难,肝胆相照真,割胆留决断。”手术3天后,他不顾自己的身体,又投入工作,还风趣地说:“肝胆相照,我把胆留在这儿了”。

72岁高龄的张伯礼,原本可以不用这么拼命,可以选择在家安享度日,但是他没有。

在国家和人民需要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上前。

何为逆行者?

——逆行者,就是在人民撤离危险时,奔向危险的人。

他就是我们最美的逆行者。

可能很多人并不认识张伯礼,他的名声没有“国士”钟南山,声名远扬。

其实,张伯礼是中医界的大牛。

“弃胆”英雄张伯礼,中医界的大牛:谁能忘生死,为医则无畏

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曾担任中医领域最高学府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

这次,张伯礼是新冠肺炎救治应急攻关项目专家组的成员,也是首批14名专家组成员中唯一一个具有中医背景的。

从大年初三,张伯礼在李克强总理的带领下,驰援武汉。

去武汉支援,张伯礼面对着两项重大任务:一是救治患者,二是做临床研究。

到了武汉,张伯礼提出由中医团队成建制地接手方舱医院,意思是,由中医团队负责整个方舱医院。

2月14日,张伯礼率领来自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五个省市的209人中医团队,进驻武汉江夏方舱医院。

“弃胆”英雄张伯礼,中医界的大牛:谁能忘生死,为医则无畏

张伯礼在《人民日报》采访时说:“组建中医病区,确定中医定点医院,中医队伍成建制介入,这是以往疫情防治从未有过的,中西医结合防治新冠肺炎具有标志性意义。”

为了方舱医院的肺炎患者,张伯礼和团队的所有成员们,每天马不停蹄地将一付付中药煎煮好,给病人喝汤药,还给病人理疗、按摩、针灸,甚至还在业余时间教病人们练太极拳、八段锦等等。

能用得上的方法都用上,只是为了增强病人抵抗力。

不仅如此,张伯礼因忙着开会,错过午饭,便吃泡面;72岁高龄的他,依旧和年轻人一样,每天工作都到深夜;为了了解病人的实际情况,坚持进入病情最严重的红区,望闻问切,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亲自察看患者的舌像上等等。

“弃胆”英雄张伯礼,中医界的大牛:谁能忘生死,为医则无畏

“国有危难时,医生即战士。宁负自己,不负人民!”这是张伯礼抗击非典时的誓言,至今依然不改。

在张伯礼40多年的行医生涯中,始终心中装着病人,坚持着忘我工作。

年逾古稀的他,在疫情面前,从不叫苦叫累,时时刻刻在履行他作为医生的职责。他说:“是病人培养了我们成为专家,现在经验丰富了,应该更好更多地为患者服务。”

即使张伯礼现在已经70多岁了,但他每天都在读书学习,在他床头都是书,飞机、汽车上也都是看报看书,很多都与医学有关。

他说,只有不断学习最新知识,这样在临床治疗上,才能指导病人更合理的治疗。这次疫情,他用中医的治疗方法,使方舱医院达到零重症率。

张伯礼,无疑是值得我们敬佩的人,也是最可爱的人。

“弃胆”英雄张伯礼,中医界的大牛:谁能忘生死,为医则无畏

早在2003年SARS中,张伯礼主动挺身而出,请缨组建中医医疗队,建立中医红区,担任中医治疗SARS总指挥。

他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救治SARS患者,并开展了SARS中医证候的流行病学调查。

后来他总结的中医药在控制病情恶化、改善症状、稳定血氧饱和度、激素减停等方面的经验,被世界卫生组织编制的《SARS中医药治疗指南》收载。

在被推荐为全国抗击非典先进个人时,他坚拒不受,将荣誉让给了别人。他说:“我在外面指挥没有生命危险,荣誉应该给进入红区一线的医护人员。

你是我们的英雄,把胆囊留在了武汉 把胆量带到了前沿。我们希望你平安,希望您一定要保重身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弃胆”英雄张伯礼,中医界的大牛:谁能忘生死,为医则无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