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2月29日凌晨两点,武汉市第一医院ICU隔离病房里,护士郑旭旺正在填写患者输液不良反应回报单。3天前下班路过ICU时,他看到病房里挤满了医生和护士在给一位患者上“人工肺”(ECMO),那是他第一

2月最后一天的凌晨,武汉下着小雨,街道静寂,空气中弥漫着湿冷的水汽。武汉市第一医院的门诊楼大厅里空空荡荡,昏暗的灯光打在断电的自助挂号机旁,取药窗口的百叶窗全部关上,细碎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曾经门庭若市的皮肤科诊区,已经停诊近一个月了。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当晚值班的医护人员在门诊楼三楼领过防护装备,穿过一道门进入缓冲区,花了约20分钟穿戴防护。按照轮班时间表,凌晨两点是一批医护人员替换下另一批医护人员的时间。窗外漆黑一片,玻璃上只映出他们穿着防护服的影子。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2月29日凌晨1点半,武汉市第一医院,一名医护人员穿好防护服,戴好口罩和护目镜之后,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地检查自己的面部防护。中 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摄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2月29日凌晨,武汉市第一医院进入污染区的第一道门,也是离开污染区的最后一道门。中 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摄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2月29日凌晨,武汉市第一医院,进入污染区之前,医护人员需要在此领取防护装备。中 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摄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2月29日凌晨,武汉市第一医院,ICU隔离病房外的窗台前挂着许多护目镜。中 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摄

“她血糖怎么样,镇定剂现在用量是多少?”武汉市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范学朋一边询问,一边用医用手电筒照了照病人的眼睛,查看瞳孔的变化。而后,又轻轻拍了拍病人的肩膀,一遍又一遍喊着她的名字,看看病人是否有意识。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2月29日凌晨,武汉市第一医院负压ICU隔离病房里,护士们给一位昏迷中的新冠肺炎病人翻身,避免长时间不动身体形成压疮。中 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摄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2月29日凌晨,武汉市第一医院负压ICU隔离病房里,护士金小琴在给新冠肺炎患者采集血液样本,检测血糖含量。中 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鲁冲/摄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2月29日凌晨,武汉市第一医院负压ICU隔离病房的工作台上摆放着药臼,护士需要用药臼把药物捣成粉末,便于溶进温水里给病人注射。中 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鲁冲/摄

隔离病房和护士们工作的过道由一道铅门隔开,不进去的时候,他们也会透过门上的观察窗看着病人,担心他们万一清醒过来会下意识地触碰身上插着的各种管子;也担心监护仪上突如其来的数据变化。病房外摆放着3台电脑,护士需要及时统计监测到的数据和用药情况,并做好详细的护理记录。电脑上的表格里挤着密密麻麻的文字,由于缺氧和护目镜起雾的缘故,护士们有时不得不凑近屏幕,透过护目镜上仅有的一点缝隙去看。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2月29日凌晨,武汉市第一医院,护士们在负压ICU隔离病房对病人进行护理。中 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摄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2月29日凌晨,武汉市第一医院负压ICU隔离病房外,护士们在病房外工作和观察病人。中 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摄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2月29日凌晨,武汉市第一医院隔离病房外,墙上挂着范学朋的摄影作品,是他拍摄的世界各地的风景照。他最初还想在这些照片上加上一句话“坚持,你还能看见更多的风景”。中 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摄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2月29日凌晨,武汉市第一医院,负压ICU隔离病房里唯一的一部手机,用于接打办公电话,也用来传递病人病情资料。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摄

病房里仅有一部与外界沟通的手机,护士们用来接打办公电话,传递病情资料。护士程诗雨最怕接到那个电话,因为一旦铃响,就意味着“坏消息”来了——护士们有新的紧急任务要忙。而病房之外的另一部手机,是她下班后最想拿起的东西,相册里装满了她与丈夫、孩子“三方会谈”的视频通话截图。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凌晨ICU里的忙碌与思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