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留守光谷方舱医院,他27次入舱排除电力故障

自愿留守光谷方舱医院,他27次入舱排除电力故障

武汉晚报3月5日讯(记者明眺生 通讯员杜艳丽)中建三局城市投资运营公司电工刘争光,在完成电线安装任务后,自愿留守光谷方舱医院保障供电。17天内,他27次进入方舱排除电力故障,确保了方舱供电系统正常运转,被医院评为“服务之星”。3月5日下午4点,正在该院外车上待命的刘争光告诉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随着出院的新冠肺炎治愈者越来越多,工作压力也小多了。他已经连续两天没有接到入舱排障的任务了。

第一次进舱,穿上两层防护服喘不过气来

自愿留守光谷方舱医院,他27次入舱排除电力故障

(刘争光手持光谷方舱医院颁发的纪念证书留影 通讯员供图)

今年29岁的刘争光,来自孝感市大悟县农村。1月28日接到战“疫”任务后,他带领一支水电安装队伍,先后转战雷神山医院和光谷方舱医院,负责电线安装。

2月17日上午7点,他们完成光谷方舱医院电线安装任务后撤出场地。8点,医院开始收治病人。

2月18日晚10点多,与伙伴们正在中建三局职工宿舍休息的刘争光,突然接到主管打来的电话:“光谷方舱医院需要一名电工留下保障供电,你问问谁愿意留下?”

当晚11点40分,刘争光出现在光谷方舱医院大厅。医院相关负责人告诉他,舱内两个网络交换机,有一个出了故障,几乎有一半区域断了网,医护人员的笔记本电脑,病友的手机都无法正常使用,必须马上解决。

刘争光进入之前,除了戴上口罩、护目镜外,必须穿两层防护服,一名医护人帮他穿防护服。穿上第一层隔离服,没事;穿上第二层防护服时,拉链一拉上,他顿时觉得呼吸急促,喘不过气来,趁还未粘贴密封胶布,他赶紧把拉链拉下,摘下口罩,大口大口地呼吸。经过六七分钟的调整后,他再穿一次。这次穿上后,感觉好多了。

自愿留守光谷方舱医院,他27次入舱排除电力故障

(刘争光(右一)入舱前,医护人员帮他做好防护 通讯员供图)

“当时一是任务紧急,二是心中有点害怕,所以穿上衣服后,感觉特别难受。”回想当时的情景,刘争光实话实说。

穿上两层防护服,戴两层口罩,再戴两副手套,外加一副鞋套,一副靴套,这才获准进舱。人还未进去,护目镜就起雾了,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路。

到了故障地点,打开设备,这才发现是旁边的洗手台下水管溢水,致使电线短路跳闸。大约花了半个小时,他将故障排除。

排除故障时,他与病人相距不到1米

自愿留守光谷方舱医院,他27次入舱排除电力故障

(刘争光为方舱外的帐篷安装照明电线 通讯员供图)

2月19日上午,刘争光又进舱一次。这次是患者因用自带的电饭煲去煮粥,引起线路跳闸。这是他处理起来最麻烦的一次故障。

凭着记忆,他在一位病人床头下的地面,找到配电箱的位置,但上面覆盖了一层地胶。他掀开地胶,找到配电箱盖,再将地胶剪开,抠起箱盖上的金属环用力撬,才把箱盖打开。修理好之后,将空气开关合上,再将物品一样一样地还原。

这些事情在正常情况下,要简单得多,但穿着厚厚的密不透风的防护服,稍一用力,就觉得呼吸不畅,脑袋供氧不足。

值守方舱一个多月来,他累计进舱27次,其中最频繁的一次,是2月22日,这一天他总共进去了3次。也正是从那天以后,他进舱时不再紧张和恐惧。

方舱内的面积较大,进舱一次不容易,总希望一次尽量多解决一些问题。所以每次进舱前,他都会在微信群中请大家把需要解决的问题一并告知。进舱后,他从这一端走到另一端,逐舱大声问患者:“有没有人插座没有电的?”问完后,还要巡查一遍舱内治疗室、淋浴房等重点部位,再将整个舱内天花板的线路巡查一遍,全部查完,至少要步行2.5公里。

在里面排除故障时,很多故障点都在患者病床跟前,因此不得不经常近距离接触患者,面对面交谈。好在防护措施免密,经过核酸检测,他并未感染病毒。

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刘争光有了更高的追求。3月2日,他郑重地向光谷方舱医院临时党委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想念家乡和亲人,最想念5个月大的侄女

37天未回家,刘争光特别想念家乡,想念亲人。

1月28日下午2点多,他接到中建三局城市投资运营公司的返汉通知,6点多一拿到通行证,放下碗筷就开车出发,晚上9点赶到了汉口北集合点。次日,奔赴雷神山医院安装电线。

“当时家人反对我来武汉,认为太危险了。我说既然答应了人家,不能不去。家人也就不再反对。”刘争光说。

刘争光的父母亲身体都不太好,他一直都放心不下他们。但他最想念的,还是家中仅5个月大的小侄女。在家里时,他最喜欢抱着她玩。与家人视频聊天时,孩子妈妈把她抱在怀里,她伸出小手,隔着屏幕伸手要他抱。

“我现在好想念小侄女,好想回家。”说到这儿,刘争光声音哽咽了。“我希望疫情快点过去, 好回家与亲人团聚。

【编辑:向洁 戴容 肖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自愿留守光谷方舱医院,他27次入舱排除电力故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