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泉州倒塌酒店老板,屡遭处罚的个体酒店何以成肺炎隔离点?

在酒店业遭受新冠疫情毁灭性打击之时,泉州鲤城区有家酒店却活得相当滋润,80间客房里有70多位房客,几近满员。

无他,只是因为这家酒店是当地的新冠肺炎集中隔离点。

显然,这是一项来自当地政府的“大单”,无论房费来自政府还是被隔离人员,总之不会少了房费。

3月7日19点15分,酒店轰然倒塌,70多位房客被埋,酒店老板杨金锵才从这场“春梦”中彻底惊醒。

起底泉州倒塌酒店老板,屡遭处罚的个体酒店何以成肺炎隔离点?

杨老板的生意经

鲤城区是泉州市中心城区之一,因古城形似鲤鱼得名,历史上习惯所称的“泉州”,实际就是鲤城区。泉州市福建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没有之一,GDP不仅超过省会福州,也超过经济特区厦门。泉州自古以来经商风气甚浓,知名企业、知名品牌和知名企业家遍地都是。

欣佳酒店的杨老板就是其中一位,其全名为杨金锵,在多如牛毛的泉州企业家群体中,杨老板寂寂无名,这次倒塌的欣佳酒店,甚至仅仅是在工商登记的一家个体户,连注册个公司的力气也省了。要知道,在国家放管服改革之下,注册个公司易如反掌。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欣佳酒店注册地址为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常泰街道上村社区南环路1688号地上一层大厅、四至六层,这正是此次倒塌大楼的所在地。

起底泉州倒塌酒店老板,屡遭处罚的个体酒店何以成肺炎隔离点?

尽管是个体,但这并不妨碍杨老板接到政府的“大单”。

欣佳酒店是当地的新冠肺炎集中隔离点,主要用于集中隔离从湖北、温州等重点疫区来的人员,这些隔离人员都不是疑似病例,只是从重点疫区过来,在这家酒店统一进行隔离观察。

目前尚不清楚是政府还是被隔离人员支付房费。有些地方是政府支付房费,这里面的操作空间更显得“不足为外人道”,而在有些地方被隔离人员自己付费的模式下,房费可是出奇的高!

凤凰网曾报道,在陕西靖边这样一个县城里,隔离14天收费高达6132元,不交费不让离开。

不知杨老板对于70多位房客收了多少房费,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别的酒店纷纷关门之时,杨老板的酒店一枝独秀,赚的盆满钵满。

除了这家个体酒店,杨金锵还有一家泉州市新星机电工贸有限公司,实缴资本为330万元,其中杨金锵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起底泉州倒塌酒店老板,屡遭处罚的个体酒店何以成肺炎隔离点?

劣迹斑斑的酒店

能进入政府制定名单的酒店,大家猜想要么是政府的酒店,要么是名声还可以的酒店。但超乎大家想象力的是,这家酒店可谓劣迹斑斑,多次受到政府处罚。

在2018年11月至2019年12月的一年多时间中,欣佳旅馆曾3次被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处以行政处罚。被处罚原因均为未按规定办理住宿登记。

工商局也没少处罚。2019年7月,欣佳酒店曾因未按照《个体工商户年度报告办法》规定报送年度报告,被泉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鲤城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令人费解的是,就这样一家酒店,为何还能接到令人眼馋的政府“大单”?

租户都不敢住的房子竟成了隔离点

按说政府指定的隔离点,安全性肯定是没问题的,但真相随着大楼的倒塌浮出水面,令人震惊!

据新京报采访知情人士称,该建筑 “2017年之前,每一层都是一个开阔的大厅。楼上要开欣佳酒店,2017年开始拉来水泥和砖,把宽敞的大厅砌墙,隔成了一个一个的小房间,2018年酒店开始营业。”

另据媒体记者接触的知情人士称,起初,这栋大楼2、3、4、5楼并没有地板,是后来才增加的地板,据其推测,增加地板时必定会增加重量。在没有承重墙的情况下,“怎么受得了。塌掉不足为奇啊。”他说,老板杨金锵在招商时并没有加楼板,是酒店准备入驻时才开始增添楼板。

就是这样一栋楼房,连租户都非常担心,以致于有租户提前撤离。据时代周报采访一位已经搬离的租户说,这栋楼没有钢筋混凝土的承重墙,整体为钢结构。在他们搬走之前,这栋楼的玻璃就曾一直无故爆掉。

一直无故爆掉的玻璃,也是此次楼房彻底垮塌的先兆。

一名在欣佳酒店对面开便利店的店主告诉北青报记者,7日晚7点20分左右,他听到对面的欣佳酒店传来巨大的响声,“我当时以为是爆炸了,出门去看,发现巨响出自欣佳酒店的钢化玻璃,这些玻璃纷纷裂开,产生了巨响。然后就眼见着整栋楼倒塌下来了,露出里面的钢结构,这是不到几秒钟的事情。”

惨剧已经酿成。他们逃过了新冠病毒,但没有逃过本来应该安全的隔离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起底泉州倒塌酒店老板,屡遭处罚的个体酒店何以成肺炎隔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