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后终与儿子团聚后,知情人士称父亲申军良近期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想从零开始

【版权声明】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红星深度】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任何平台不得转载。

十五年后,申军良“重新”拥有了这个身份:父亲。申聪的父亲。

见到被拐多年的儿子前,申军良有些忧虑。他写下长文:爸爸一直在外面漂泊,已经落魄得不成样子,不知道你会不会嫌弃爸爸?爸爸也不知道是不是该问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家,因为我心里很怕,怕你觉得我陌生,怕你不愿意跟家人走近……

15年后终与儿子团聚后,知情人士称父亲申军良近期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想从零开始

▲3月6日晚,申军良驾车从山东赶赴广州增城

昨日(3月7日)晚,广州增城,与申聪失散的地方,申军良夫妇和儿子团聚。据知情人士透露,申军良夫妇近期将把儿子带回山东济南的家中。

申军良最后一次在媒体面前露面,是7日下午4点半,增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门口,隔着铁栅栏,申军良摆摆手:

“我儿子还是未成年人,不想把我儿子的隐私全部暴露出来。将来为了儿子上学……我儿子的照片和视频,都不能露。”

/ 父亲 /

申聪1米7,比父亲还高一些,身材不胖,圆圆的脸蛋。警方找回申聪后,申军良赶紧打听了孩子的近况,他要为申聪回家做些准备。

几天前,从里到外,他给尚未见面的儿子买了一身新衣服,鞋子是43码,买大了些,他觉得儿子还能长个儿。还没找回孩子前,申军良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四年前,家里已添置床和学习桌,专门留给申聪。

15年后终与儿子团聚后,知情人士称父亲申军良近期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想从零开始

▲申军良给儿子置办的新衣和新鞋

他在学习如何“重新”成为一个父亲。5个N95口罩,是托了很多朋友才买到的。申军良43岁,申聪16岁,在父亲的眼里,他得保护这个已经比他还高大的儿子。

找回被拐少年申聪的官方消息是在3月6日晚公布的。

申军良对待媒体的态度,在3月7日下午之后发生了转变,此前,他不厌其烦地接受媒体采访,讲述寻子15年的历程、对与儿子见面的期待、对人贩子的痛恨;此后,申军良“消失”了,他没有再出面,也没有回复媒体记者的电话、短信、微信。

15年后终与儿子团聚后,知情人士称父亲申军良近期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想从零开始

▲3月7日上午,申军良(中前)接受媒体采访

一名接近申军良的知情人士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与儿子认亲后,申军良近期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更不会讲述与儿子任何有关的信息,他想“从零开始”,让儿子远离舆论的关注,给这个重新团聚的家庭一个平静的环境。

警方和申军良将申聪严密地“保护”了起来。截至目前,我们对申聪的有限了解包括:

他在广东梅州一所乡镇中学读初三,健康、阳光,爱打篮球;申聪的养父母正在配合警方调查,主要在外地工作,不在梅州本地,申聪养父的父亲在15年前操作了申聪一事,6年前去世;包括申聪在内,其养父母家共有3个孩子,家庭生活不太富裕。

15年后终与儿子团聚后,知情人士称父亲申军良近期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想从零开始

▲2019年,申军良写给被拐儿子的信

根据广东警方通报,3月7日晚19时许,申军良夫妇与申聪认亲。此前,申军良曾说,申聪被找回后,警方发了一张申聪的近照给他,圆圆的脸蛋和小时候一模一样,第一眼,申军良就确认:这就是我的儿子。

3月6日晚,申军良在社交媒体发文:儿子,爸爸欠你15年的父爱,请让爸爸用余生好好补偿;我终于可以骄傲地说一声,“大家好,我是申军良,申聪的爸爸。”

申军良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会给孩子找一个好学校。3月7日下午,他最后一次在媒体面前露面,呼吁各界保护孩子的隐私。

/ 受害者 /

2018年10月,张维平等5人涉嫌拐卖儿童案一审开庭的前几天,增城,红星新闻记者第一次见到申军良。

申军良去了当年的租屋,儿子被拐走后,10多年他没敢再来这里。上楼时,申军良扶着护栏,双腿一直哆嗦。那一天,申军良穿了一件紫色的衬衣。2020年3月7日,他又到了增城,来见被找回的儿子。

15年后终与儿子团聚后,知情人士称父亲申军良近期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想从零开始

▲2018年,申军良在当年租住的出租屋前。2020年3月,他来见申聪,仍穿着两年前的衣服。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一次,他仍然穿着那件紫色衬衣。

见申聪前,申军良甚至在纠结,相见的那一刻,他应该穿怎样的衣服,迈着怎样的步伐。他说,漂泊在外十余年,他看上去已经落魄不堪。记者问他,为什么没有给自己买一身新衣服?申军良说,钱给儿子买了新衣服新鞋子,还得留着以后给儿子用。

十多年前,河南周口人申军良在广州市增城区工作,已经当上了企业的管理人员,如果不出意外,前途一片光明。用申军良的话说,那时候他“什么都有”,好的工作,幸福的家庭,可爱的儿子。

但不幸就那么发生了。他在工厂附近租住了一间屋子,妻子在租屋内照顾刚满1岁的儿子申聪。2005年1月4日上午,申军良上班时,周容平等人闯进申军良家,当着申军良妻子的面,将申聪抢走,坐上事先准备好的摩托车逃走。后经张维平等人贩子之手卖出。

13000元。这是人贩子后来供出的,申聪被卖出的“价格”。

15年后终与儿子团聚后,知情人士称父亲申军良近期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想从零开始

▲申聪被拐之前的照片

此后是申军良漫长的寻子之路。他辞职,变卖房产,投靠山东济南的亲友,但大多数时间在广东各地,偶尔在济南,十多年间,申军良张贴了寻人启事80多万份,欠债50多万元。

人海茫茫,希望也渺茫。申军良说,“我印象很深刻,当时每到一个路口,我就把手机在地上转一转——申聪你到底在哪里?手机头指向哪个方向,我就往哪边走。”

15年后终与儿子团聚后,知情人士称父亲申军良近期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想从零开始

▲10余年来,申军良张贴过80多万份寻人启事

很多个春节,申军良没有回家。申聪被拐走的第三年,申军良有了小儿子。至今,他都觉得自己对不住小儿子,他把绝大部分时间用来寻找大儿子申聪,与小儿子少交流,两人显得生疏;小儿子见了他,常常不喊“爸爸”。

/“英雄”/

在很多人的眼中,申军良是个英雄。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儿子,也在帮助其他孩子被拐的家庭。

“我想问问你,还有没有其他拐卖儿童的事情没有供出来的?”在法庭上,坐在被害人席的申军良,质问涉嫌拐卖儿童的张维平。申军良想问个水落石出。

15年后终与儿子团聚后,知情人士称父亲申军良近期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想从零开始

▲申军良与其他孩子被拐家属在一起

2018年12月28日,张维平等五人拐卖儿童案一审宣判。参与拐卖儿童九人、涉事九宗的张维平以拐卖儿童罪被判处死刑,其余四名被告人,周容平死刑,杨朝平、刘正洪无期徒刑,陈寿碧有期徒刑十年。

当时,申军良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不希望人贩子被立即执行死刑,希望通过他们,找出“中间人”梅姨,进而找到被拐的9名孩子。

2019年11月13日,广州警方通报,找回被张维平等人拐卖的2名儿童,并组织认亲;2020年3月6日,广州警方再次通报,找回被拐卖儿童申聪。

儿子被找回后,申军良仍然再表达这样的诉求:希望对人贩子予以严惩,尽快找到“梅姨”的下落,找到该案中剩余6名被拐卖的儿童。

在他看来,这件事情并未划上句号。对此,3月7日的增城警方发布会上,增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光日也做出了回应:“剩下6个小朋友的查找,我们还在开展工作,但目前还没法给大家一个预期。”

15年后终与儿子团聚后,知情人士称父亲申军良近期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想从零开始

▲3月7日,增城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

李光日还介绍,2017年以来广州警方接到国内多地群众举报的“梅姨”线索,经逐一核查,均被排除,警方曾根据张维平的供述,核实了几乎所有的细节,仍没有查到“梅姨”的身份信息,“目前还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梅姨是存在的。”

增城警方表示,欢迎热心群众提供有价值的线索,警方会尽最大努力去核实。

红星新闻记者 王春 王剑强 发自广州

编辑 李彬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15年后终与儿子团聚后,知情人士称父亲申军良近期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想从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