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缘》三对男女的爱情悲剧,牵引出社会的丑态

导语:

《半生缘》主要写了战乱年代里几对青年男女的爱情悲剧。书中以世钧和曼桢感情的悲欢离合为发展线索,并穿插曼璐与豫瑾、叔惠与翠芝等人的情感纠葛,反思了特定历史时期人物的情感悲剧。

本文从曼桢和世钧、曼璐和豫瑾、叔惠和翠芝这三对爱情悲剧入手,探讨了导致他们爱情悲剧的个人和社会文化、思想根源。

《半生缘》三对男女的爱情悲剧,牵引出社会的丑态

一、《半生缘》中的爱情悲剧

1 、沈世均与顾曼桢的爱情悲剧

曼桢与世钧的第一次相逢,是幽暗的小酒馆中。没有任何浪漫的气氛、鲜艳的颜色,有的只是破旧昏暗的小店、带着油污的茶杯与筷子,但他们彼此一见钟情。

他们的爱情没有浮华的甜言蜜语、没有海誓山盟,在世钧第一次回南京时,曼桢到叔惠家给他们送点心,曼桢帮世钧定闹钟,整理箱子,因而在他们之间,有的只是日常生活中彼此关心、彼此照应的点滴,在平平淡淡中相恋。

爱情不需要做多么伟大的事情,也不需要多么轰轰烈烈才算是真爱,平平淡淡的日子里,两个人彼此关心体贴,在平平淡淡的日子里互相牵挂、思念,这样就已经足以撑起两个人的精神世界了。

《半生缘》三对男女的爱情悲剧,牵引出社会的丑态

但他们的所有的美好都被扼杀在这一刻。 曼桢的姐姐曼璐为了满足丈夫的欲望,为了留住自己的丈夫,不惜牺牲自己的妹妹,生生地拆散了曼桢跟世钧,毁掉了妹妹一生的幸福。

曼桢被祝鸿才强奸并关在屋子里,歇斯底里的喊叫无效之后,绝望地背对着玻璃窗,而此时此刻,世钧正迈着万分沉重无奈的脚步,怀着无比失落复杂的心情渐渐远去,他们就这样背对背地错过了。世钧寻曼桢而不得,最终娶了他不喜欢甚至有点讨厌的翠芝为妻。

书中的最后,当他们多年后重逢,相顾无言,只曼桢一句“我们回不去了,”说尽了多少沧桑变化,造化弄人,他们的爱情充满了悲剧,书里也在这种悲剧基调中结束。可以说,他们二人的爱情悲剧奠定了书的整体悲剧氛围。

《半生缘》三对男女的爱情悲剧,牵引出社会的丑态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以为这一辈子可以和一个爱的人在一起,两个人平平淡淡的过日子,甚至对于两个人以后在哪里发展,买个什么样的房子,装修的什么风格都想好,往后余生的种种都预想过,幻想的人心里是充满期待的。

可是,人生,只是需要一个转折点,就足以让平淡的人生变得波澜不平。谁也不是先知,可以预想到会出现什么不测,待到时过境迁,才发现早已物是人非。

2 、叔惠与翠芝的爱情悲剧

叔惠第一次听到翆芝是从世钧那里,世钧因为从小就不喜欢翆芝,所以说她泼辣、爱耍脾气,完全就是一副受不得苦难的小姐样。 但叔惠并没有被这种偏见先入为主。 相反,他却对翆芝颇有好感,翆芝对叔惠也是一见倾心。

《半生缘》三对男女的爱情悲剧,牵引出社会的丑态

两个人虽然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但彼此互相欣赏。作为一个大家庭里的闺女,她勇于主动向一见钟情的男人写信;会为他解除自己的一纸婚约;她会尝试私自逃走;她会坚决地违抗媒妁之言,会穿着金贵的鞋子在大雨滂沱里跑。 她期待着他们能走到一起。

然而叔惠却怀着强烈的自尊,他做不到为了爱情不顾一切。他认为自己是一个穷小子,她家里绝对不会答应,他却也不想高攀,因为他也是一个骄傲的人。但是当他听闻翆芝与一鹏订婚的消息,他的自尊受到了打击。

当翆芝和世钧结婚时,叔惠却“举杯浇愁”,一杯杯的烈酒化不掉的是他的苦闷和凄凉。 叔惠留学归来时,却娶了一位比翆芝还要阔,还要出风头的小姐。然而,他却得不到欢愉的生活,甚至“仿佛这辈子只好吃这碗饭”,由此可见,他与翠芝的爱情也是一场悲剧。

翠芝在和叔惠的爱情中,她是勇敢的,她比叔惠更加具有不顾一切的勇气,为了爱情可以拼上自己的余生。可是,叔惠呢?虽然说他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地位而感到自卑,但同时也是爱的不够深的证明。

若真爱一个人,当对方为你付出到这份上,你还在退缩和闪躲,这显然是辜负对方的一份爱意,无疑让对方对你失望罢了。

《半生缘》三对男女的爱情悲剧,牵引出社会的丑态

3 、豫瑾与曼璐的爱情悲剧

曼璐常常被看成曼桢悲剧的缔造者,不能否认的是她自身的经历也是一个大悲剧。

曼璐和豫瑾本来可以顺利地从相识到相恋的,但她却身不由己。她为了弟弟妹妹能读书,独自挑起生活的重担,年纪轻轻的就去做了舞女。

她为什么会从一个为了家庭、为了弟弟妹妹, 敢于放弃自己的幸福进而出卖自己的青春和肉体的好姐姐, 堕落成一个剥削妹子终身幸福的刽子手? 这与她和豫瑾的爱情悲剧是分不开的。

曼璐在她单纯天真的青春年华也对爱情充满着期待和憧憬,她和豫瑾从相恋到最后不得已而分开。待到再次相见,一切都破碎了,就连豫瑾脑中仅剩的回忆也被糟蹋了。

曼璐穿着丝绒旗袍,倚在栏杆上微笑着望着豫瑾,豫瑾却吃了一惊,他简直说不出话来,望着她,一颗心直往下沉。“两人默默相对,只觉得那似水流年在那里滔滔地流着”。

《半生缘》三对男女的爱情悲剧,牵引出社会的丑态

豫瑾眼里的那个“紫衣姐姐”如今已被岁月和经历摧残的没有了往日的风采,眼前的这个瘦削的妇人已不是当初那个年轻漂亮的曼璐了。 豫瑾把以前的一切都否定了。 这之后,曼璐特意穿上的那件紫衣就成了一个个“芒刺”,她知道她的爱情从此不再,“眼泪便像抛沙似的落下来”。

他们就这样错过了。可以说,曼璐的爱情破灭是导致她去实施她的阴谋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挚爱心灰意冷、抱憾终生之际,她只能抓住她和祝鸿才的婚姻,即使这婚姻里没有爱情。

于是她不惜一切地利用妹妹来满足丈夫的欲望,以达到留住丈夫的目的。然而, 结果并不像她想的那样,鸿才还是留恋于烟花巷里,整天花天酒地。 到头来她什么也没抓住。

二、《半生缘》中爱情悲剧的成因

1 、人物性格因素造成的悲剧

《半生缘》中的爱情悲剧与人物的个人性格都有或多或少的关系。 在世钧与曼桢的爱情中,曼桢很自立,她不是个弱女子,她坚强,能吃苦,她拒绝靠别人的资助生活,宁可自己不辞辛苦、身兼数职也要靠一己的力量撑起这个家。

《半生缘》三对男女的爱情悲剧,牵引出社会的丑态

也是因为她的自立,她怕拖累世钧,影响他的前程,而一直没有答应他结婚的要求。反观世钧,他却有点懦弱,骨子里有着一种不自信并且意志不坚定的因素。他身上有当时青年知识分子的迷茫和软弱,他有幸遇上了曼桢这样温婉善良的女子,但他却对爱情不够坚定, 所以他才轻信了曼璐的欺骗。

其实,揭破这层谎言,发现真相只差一点点信念。 由此可见,世钧还是对他们的爱情缺乏信心。 指使他从大学毕业生到普通市民的转变,便是“就这么过吧”的想法,于是人性深处的懦弱让他轻而易举地接受了曼桢失踪的现实,也让他坦然地和翆芝结了婚。

新婚之夜,翆芝一句“现在来不及了吧”说出了世钧心底的伤痛,但已经无法挽回了。曼桢的体贴和替世钧考虑,不能说她不善良,但结果正是她一味地推迟结婚,再加上世钧的懦弱、意志不坚定,导致了他们的悲剧。

通过这几对青年男女的爱情悲剧中,可以发现,《半生缘》 中的女性人物的性格有主见、果断,且能坚持信念的形象;而男性则往往犹豫、不坚决、不彻底,甚至懦弱、逃避,这也反映当时青年知识分子的精神与性格。

《半生缘》三对男女的爱情悲剧,牵引出社会的丑态

2 、社会因素

( 1 )封建道德、家长制等传统守旧思想的残存

《半生缘》中沈世钧和顾曼桢,两者本是那个时代背景下无奈现实中共进退的共同体, 却也因现实的不可挽回而分离。

沈世钧出生在南京的封建大家庭,而当时的人们长期在“铁笼”里顺从的维护着他们认为是不可逾越的封建礼教信条。封建伦理道德,三纲五常,摧残着人的本性,蚕食着人的心灵。 封建伦理道德中没有爱情自由和婚姻自由可言,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遵循。

一旦跨越封建礼教信条,便被定义为“叛逆者”, 封建卫道士便挥舞着手中的大棒朝“叛逆者”头上砸去。从书中可以看到,世钧与曼桢的爱情受到了世钧母亲的极力反对。

在家庭的重压下,当沈世钧向他的家人屈从,辞掉了上海的工程师工作。 沈世钧的家人是瞧不起顾曼桢这种家境的人的, 顾曼桢的姐姐顾曼璐做着舞女和暗娼的工作, 他们这种自视清高的家庭又怎会沾上这种亲戚。

《半生缘》三对男女的爱情悲剧,牵引出社会的丑态

因为顾曼璐的工作,他们就断定顾曼桢也会像她姐姐一样,她们一家人都是“不干净”的人,所以顾曼桢和沈世钧的婚事就如同镜花水月,看不到一点希望。除此之外,豫瑾和叔惠同样是封建思想浓厚的人,他们无法突破传统封建道德、门第观念,这是导致他们的爱情悲剧的根本原因之一。

( 2 )女性的依附心理与不彻底性

对于曼桢这样一个独立自主,受过教育,有理想、有追求的女性来说,凭自己的努力完全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原本可以有美好的未来,可是造化弄人,曼璐为了保住自己有名无实的婚姻,协同亲夫毁了曼桢的一生。

更可悲的是,曼桢受尽屈辱逃出祝家后发现自己的爱人已经与别人结婚。如果说以前所受的种种屈辱磨难已使她失去了生活的信心,那么世钧的结婚则给了她致命的一击,让她彻底绝望。

在无望中,在母爱的呼唤下,为了孩子的幸福,她牺牲自己嫁给了祝鸿才。 在整个过程中,曼桢是有反抗意识的,但这种反抗并不彻底,她极力摆脱传统,认为自己是独立的、现代的,可嫁于祝鸿才已经是妥协认命。

《半生缘》三对男女的爱情悲剧,牵引出社会的丑态

显然,作为经济已独立的现代职业女性,曼桢可以放弃对男人的依赖,她可以自己养活自己, 她也完全有能力逃离祝鸿才的恐怖世界,但她最终还是甘愿陷入其中,这是曼桢的无奈与悲哀, 也是那个特定时代的职业女性所面临的一大难题。

曼桢是不幸的,她的不幸在于她没有足够的勇气来挣脱传统的女性思维模式对她的控制。 她依然受制于传统男权社会对女性的规约, 内心深处无法摆脱一种依附意识, 因而她的反抗和自我选择都带有很强的不彻底性。

结语:

《半生缘》中,曼桢、曼璐等年轻人的悲剧不仅是他们个人的悲剧,而且也是封建社会男人女人们的悲剧,是一个社会的悲剧,他们牵引的正是当时社会的丑态。

曼桢的悲剧意义在于揭示了夹杂在新旧交替时代之新女性生活的无奈与抗争的无力,她们仍然是被迫害者,她们的痛苦呼救更令人震惊更撼动人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半生缘》三对男女的爱情悲剧,牵引出社会的丑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