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公主号确诊696例!巨轮危机事未了 邮轮业集体“沦陷”?

钻石公主号确诊696例!巨轮危机事未了 邮轮业集体“沦陷”?

“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新冠疫情,让处于调整期的国内邮轮市场雪上加霜。“密闭恐惧”是否会让全球邮轮业“翻船”?

文:董枳君

ID:BMR2004

“钻石公主号”邮轮和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密闭空间恐惧”并未消散。

3月5日,嘉年华邮轮旗下的一艘载有2500名乘客的“至尊公主号”在中途取消行程,返回旧金山母港。美国疾控中心表示,正对“至尊公主号”邮轮上出现的“小规模”新冠肺炎新病例情况进行调查。原因是加州有两名确诊新冠肺炎病毒病例均参加过“至尊公主号”2月11日—21日从旧金山到墨西哥的航行。其中一人3月4日死亡,另一人还在住院治疗。

也是在这一天,日本厚生劳动省将“钻石公主”号邮轮确诊病例调整为696例。

1月20日,“钻石公主号”邮轮自日本横滨港出发,计划到2月4日结束旅程。由于曾搭载过的一名香港乘客在2月1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2月3日,该邮轮返回横滨港。次日,邮轮上所有人被要求留在船上,接受隔离检疫。2月19日起在海上被隔离了14天后,“钻石公主号”上的乘客开始分批下船,多国派包机接载船上的国民离开。

日本厚生劳动省3月1日宣布,在发生新冠肺炎病毒集体感染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船内剩余的最后131人已于1日下船。协助完成相关工作后,日本厚生劳动副大臣等多位曾经上船的政府官员也将进入居家隔离模式。

如今,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担忧还在蔓延,而旅游业作为重灾区所受的影响也正在细分行业中不断凸显。可以预见,邮轮业所受冲击之重。

相较于其他旅游细分行业,邮轮行业由于其高度移动性、空间密闭性及游客活动空间的相对有限性,更易造成游客之间的密切接触和病毒的加速传播。此次疫情致使原本就处于调整期的国内邮轮市场雪上加霜,随着各大邮轮公司暂停在华邮轮运营,亚太各国相继发布禁港令,中国邮轮市场已全面停滞,更有蔓延至整个亚太邮轮市场的停摆风险。

“钻石公主”邮轮事件给我们带来哪些警示?大型客货运轮船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疫情?邮轮该如何改造才更安全?中国邮轮业又将驶向何方?未来邮轮业该如何发展?

惊魂“钻石公主号”

“看到许多救护车等着载下船的乘客。可怕的场景。”

2月11日,Yardley写道。在船上隔离期间,Yardley开通了自己的推特帐号,开始记录自己被隔离的“海上生活”,从不安到愤怒到绝望再到坚强,相信这段经历对于她来说终生难忘。

不少国家的游客纷纷向本国政府求助,希望能尽早离船返回家乡。

2月1日,一名香港居民被确诊新冠状病毒肺炎。而后,他乘坐过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从2月4日开始离岸隔离。

据公主邮轮官网显示,公主邮轮是全球最大的邮轮公司嘉年华旗下品牌,而“钻石公主号”是公主邮轮旗下Grand(豪华)级别中最大的两艘邮轮之一。爆发疫情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载有来自56个国家和地区的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员。

据悉,作为全球十五大最豪华邮轮之一,“钻石公主号”邮轮造价约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元)。“钻石公主号”将日本横滨作为母港多年,曾被评为“日本最佳国际邮轮”。

对于疫情相关的后续处理及对母公司嘉年华邮轮的影响,公主邮轮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向《商学院》记者表示,“鉴于“钻石公主号”目前的特殊情况,原定于2月4日结束航程的该航次所有宾客将获得全额退款,包括船票、预付岸上观光费、本航程服务费和其它相关费用。在船上隔离期间,宾客无需支付任何附加费用。此外,该航次所有宾客将获得与本次所购船票等额的未来航次预定抵用金。该抵用金可在2021年2月28日前或在尚未付全款的订单中使用,不可转让或退换。针对受此次疫情影响而无法出行的中国宾客的退票申请,公主邮轮将提供免费退票。已通过中国大陆旅行社预定公主邮轮3月31日前始发航次的宾客,可在航次出发七个工作日之前,联系预定旅行社,提交相关申请来完成退票手续。公主邮轮将退还全额船票及港务税费。”

对于本次事件对母公司带来的损失和影响,对方并未直接回复。“随着疫情的发展,公主邮轮正不断评估和修改政策和规程,包括根据公共卫生部门的指示调整邮轮航线和航次。”公主邮轮公关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资本市场显示,截至2月20日,嘉年华邮轮市值为224.26亿美元,与290.61亿美元总市值比,蒸发66.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66亿元。1月28日,嘉年华发布2019年经营业绩,公司实现邮轮营业收入为208.25亿美元,同比上涨10.3%。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29.90亿美元,同比下降5.14%。

中国邮轮市场兴起

“我爷爷90岁了,身体很好,他最最开心的就是我带他坐过两次邮轮,吃喝玩乐一条龙,老人家也开心得不得了。”

盈盈毕业于日本北海道大学,回国后每年休假便会带家人或朋友踏上去日本的邮轮。

据国际邮轮协会(CLIA)数据统计显示,过去十年全球搭乘邮轮的旅客量持续上升,国际邮轮协会估计,2019年有望突破3000万人次。现时,在邮轮旅客运量及航线数上,美洲和欧洲仍是重点市场。但就旅客每年增幅方面来看,亚洲市场的平均升幅高达20.5%,是美国的4倍。

上世纪80年代,邮轮旅游开始为人所熟悉。1993年,马来西亚丽星邮轮公司打开亚洲市场,并于欧洲和北美发展业务,成为首家全球性邮轮旅游公司。

随着不少亚洲国家的经济发展得以改善,中产阶层扩张,海外旅游如今已是普遍的事,一般家庭每年也总会规划一些海外游行程。而能够省却计划行程的烦恼,让人轻松下来的邮轮旅游,在亚洲市场变得火热起来。

邮轮也成了不少中国人旅游度假的新兴选择,这次疫情对于逐渐火热的亚洲以及中国市场来说无疑是重大冲击。

“邮轮的票价包括了旅行期间的住宿、餐饮娱乐、活动设施等费用。从上船的一刻开始,你负责吃喝玩乐就好。”盈盈对记者说,“邮轮的灵活性也是我们看中的,停靠多个地方港口,可领略不同城市的风光。”

“邮轮进入中国已有十余年,中间有反复,近5年才开始大热。” 北京船客国际旅行社CEO陶永亮称,过去,邮轮旅业发展成熟的主要是欧美地区。从2000年起,随着亚洲地区经济环境发展持续向好,人民生活水平和消费需求有所提高,亚洲地区对邮轮旅游的需求也变得十分殷切。

亚洲邮轮业近年迅速增长,邮轮乘客人次过去几年的平均增幅达30%,由2012年的77.5万人次增至2018年的近426万人次。2017年,中国内地沿海港口共接待过千艘次的邮轮,旅客运输量高达到243万人次,是2010年的11倍之多。如今,中国内地已成为全球第二大邮轮客源国,旅客规模更位居亚洲第一。国际知名邮轮公司如皇家加勒比、歌诗达邮轮、丽星邮轮、地中海邮轮、公主邮轮等,近年也纷纷打入中国市场,开辟新的邮轮航线。

由上海国际邮轮经济研究中心和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共同发布的《邮轮绿皮书:中国邮轮产业发展报告(2019)》指出,预计中国到2030年需要80艘至100艘邮轮,市场规模为3000亿元至4000亿元人民币,到2035年,中国邮轮市场将成全球最具活力市场之一。

疫情给这样的前景抹上了一丝忧虑的色彩。

罗兰贝格管理咨询机构的分析指出,“2020 年开年不利,当前共计 8 艘邮轮(合计 25456 床位)取消原定 1 月底 2月初中国母港出港船期,占全球邮轮运力的 4.1%。”

“对于整个邮轮业的直接损失将达到10亿元左右。” 申万宏源期货首席分析师王刚指出,其中包括为邮轮公司和港口配套的其他供应商、企业等周边损失。

“停航的损失非常大。如果国际邮轮协会宣布亚太地区全部暂停,需要更多的邮轮公司进行配合,而对于中国和亚太地区的邮轮业务将是严重打击。” 陶永亮分析称,更多的只能是等待疫情快速过去,从而减少损失。

邮轮何以变成“病毒培养皿”?

疫情爆发后,密闭空间成为了邮轮最大的“短板”。那么,邮轮何以变成“病毒培养皿”的呢?

上海聚术海洋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江海洋科创平台负责人赵辉告诉《商学院》记者,“钻石公主号”是大型豪华邮轮,存在大量内舱房(没有阳台和窗户),不像中小型邮轮那么通透(没有内舱房)。大型邮轮就是一个船体内的“立体小城市”,船上舷外房间有阳台、公共甲板,也是可以走出去的,但船上的人一般都在船舱内活动,室内有很多公共活动空间(比如剧院、酒吧、餐厅、赌场、中央大堂等等),再加上现代邮轮都是中央空调,加剧了气溶胶传染的机率。

赵辉认为,“疫情爆发前(发现首例确诊前),船上3700名游客和1000多船方人员,80%~90%的时间是待在船体内,自由多频的接触,增加了前期感染的机率。疫情爆发后,客人都待在各自房间里隔离,但邮轮的中央空调系统,使得气溶胶在自由流动,气溶胶很可能是传染途径之一(这次时间印证了这一点)。”

“大型豪华邮轮的防疫应急体系不完善,或者说可能是这条船的应急体系没有到位,导致无法应对这次突发的烈性传染病事件。”赵辉指出,“这次’钻石公主号’是在航行途中出现问题,而邮轮是个特殊的平台,船东是英国公司,船停在日本码头,船上的人又是各个国家的公民,牵涉国际法规,很多措施无法及时且有效,不能忽视这个外在因素。”

中船集团某工程师告诉《商学院》记者,舱室内部的通风通过中央空调调节。空调的循环功能有两种,一种是外循环系统,其空气是通过连接在外的吸风口吸进海洋上的空气后,再调节舱室内的温度,以达到舒适的温度环境。另外一种是内循环系统,通过内部的空气循环系统达到调节温度的目的。

“从船舶消耗能量的微观上来讲,外循环输入舱室的空气新鲜、卫生,但恒温需要消耗更多的能源。而内循环系统可以理解为空调的进气口利用原来舱室内的恒温空气,其空调流入的空气是各个旅客居住舱室内流通过的空气,旅客呼吸的空气掺杂了人并不感知的浑浊空气。”该工程师强调,“钻石公主号”很可能没有及时打开外循环系统,导致疫情扩散。

该工程师指出,如果是考虑把邮轮作为应急预案,是需要提前根据防治和隔离要求进行改造,可能要加装设备做轻症或者隔离区。如果这样的话,中央空调估计不能使用,每个独立房间加装专业空气净化设备,船上做相应的防疫处理和排污排水都接入陆地的处理设备,具体可参照火神山医院的模式。

邮轮业集体“沦陷”?

“钻石公主号”不是个例,人流密集、空间密闭的邮轮的确有诸多安全隐患。与“钻石公主号”类似成为孤岛的还有星梦邮轮“世界梦号” 、荷美邮轮“威士特丹号”。

2月4日,星梦邮轮官方发布消息称,旗下“世界梦号”邮轮于2020年1月19日从广州(南沙)出发至2020年1月24日返抵广州(南沙)的航次,有旅客于2020年2月2日及3日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2月9日,“世界梦号”全体1814名船上人员均通过了香港卫生署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结果全部呈阴性,因此得到许可可以离船。

而“威士特丹号”情况则更糟糕。遭至少5个国家和地区拒绝靠岸的“威士特丹号”邮轮搭乘多国1455名乘客和802名船员。《商学院》记者在其官网查询到,该邮轮从香港出发,计划停靠在日本港口。此前在船上发现了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的乘客。2月6日,日本政府表示将拒绝“威士特丹号”上的外国人入境日本,要求该邮轮返回中国香港,并计划让船上的日本籍游客乘飞机回国。后经柬埔寨政府批准,2月13日上午入境西哈努克港靠岸,“威士特丹号”邮轮才结束近海上两周“漂流”。

据招商蛇口邮轮事业部发布的《肺炎疫情对国内邮轮市场的影响研究》白皮书显示,本次疫情事件对各大上市邮轮公司股价表现均造成了巨大冲击。截至2月10日,四大邮轮公司股价均出现较大跌幅,嘉年华集团(Carnival Corporation & Plc)、皇家加勒比集团(Royal Caribbean Cruises Ltd.)、诺唯真集团(Norwegian Cruise Line Holdings Ltd)、地中海邮轮(MSC Cruises Group)股价受挫严重,跌幅接近20%,皇家加勒比与嘉年华市值蒸发已经超过50亿美元。诺唯真已撤离中国市场,但受行业普遍影响跌幅约为15%。

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扩散的影响,早在2月3日,国际邮轮协会(CLIA)就发布声明,暂停从中国大陆出发的船员往来,禁止过去14天内从中国大陆出发或者途径中国大陆的任何个人登船,包括乘客和船员。据国际船舶网1月底公布的数据,已有8艘邮轮停航,累计14个航次损失近4亿元,五家世界知名邮轮公司在中国母港的多艘豪华邮轮被迫停航待命。

新的安全措施规定,协会下的邮轮公司应拒绝14天内曾确诊、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密切接触过或照顾过新冠病毒感染者,以及正在接受医学观察的乘客和船员上船。

此外,乘客上船前将接受健康检查,体温超过38摄氏度者也会被拒绝登船。协会也要求邮轮上配备医疗设备,以及全天24小时待命的随船医生团队,以随时应对突发情况。

除此以外,邮轮公司也开始实施各自的应对政策。

“歌诗达邮轮已暂停运营。2020年1月25日至2月29日期间从中国母港出发的所有航次,游客可选择全额船票和船务费退款,或者免费改签至未来航次。”歌诗达邮轮相关负责人表示,“歌诗达邮轮的四艘邮轮都在港口待命。他们会利用这一时机优化产品及船上服务。一旦疫情缓解,旅游行业复苏,期待以最好的姿态重新赢得消费者的信任。未来的计划品牌方目前在根据疫情的发展做评估和规划,如果有进一步消息的话会通过有效的平台告诉大家。”

MSC地中海邮轮方面则对记者表示,“在得知疫情发生后,MSC地中海邮轮自1月24日起便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包括暂停运营的“MSC地中海辉煌号”(MSC Splendida)1月28日及之后出发的中国母港航次,为已预订相关航次的宾客提供退改保障方案。”

据了解,MSC地中海邮轮今年原计划还有另一艘旗舰邮轮——“MSC地中海荣耀号”将于6月17日开启中国首航。至于“荣耀号”的中国首航船期是否会受疫情影响,MSC地中海邮轮方面相关负责人此前回复记者称,“我们还没得到通知。”

此外,星旅远洋邮轮的“鼓浪屿号”2月14日之前航次全部停航;“星梦邮轮世界梦号”2月6日之前航次可免费取消,“云顶梦号”2月9日之前航次可免费取消;公主邮轮3月31日期出发的海外航次可免费取消。而荷美邮轮的第三大邮轮“威士特丹号”原计划从上海出发到达,目前已经决定从2月16日起以日本横滨为母港进行周游。

寒冬下的复苏挑战

“我可能以后再也不会上邮轮了,实在太可怕了。”23岁的小淼来自北京,2019年7月她刚刚乘坐邮轮前往阿根廷,并在阿根廷换船登上了南极。作为旅行博主的她,邮轮显然并不陌生,但这次事件之后,她跟很多邮轮爱好者一样必须要克服“心理恐惧”。

“对邮轮行业的影响不仅仅短期,不限于眼前的损失,更重要的是消费心理的转变。可能在疫情结束后,潜在客户会比之前增加一个担心‘传染病’。”《商务旅行》主编、旅游业研究院杨晓春指出。

招商蛇口邮轮事业部分析师表示,此次疫情中,部分邮轮上发生的疫情事件致使邮轮产品形象受损,同时也暴露出邮轮运营及邮轮港口的管理制度和应急风险规避处置存在问题。

面对疫情的侵袭,邮轮公司怎样进行调整渡过寒冬,成为眼下各邮轮巨头亟待解决的问题。

“我们对于邮轮未来客流量的影响作出了乐观情景、中性情景以及悲观情景三种判断。”招商蛇口邮轮事业部分析师对《商学院》记者表示。

假设新冠疫情延续至3月底,4月起各大邮轮公司原部署母港邮轮航次恢复正常运营,预计国内邮轮市场共损失154个母港邮轮航次,母港邮轮进出港客流量约64.4万人次。假设疫情延续至6月底,7月起各大邮轮公司原部署母港邮轮航次恢复正常运营,预计国内邮轮市场共损失310个母港邮轮航次,母港邮轮进出港客流量约139.5万人次。假设疫情延续至9月底,10月起各大邮轮公司原部署母港邮轮航次恢复正常运营,预计国内邮轮市场共损失525个母港邮轮航次,母港邮轮进出港客流量约251.5万人次。

“通过这件事,或许能让邮轮业变得更安全。”陶永亮指出,当年的泰坦尼克事件催生了SOLAS公约,对全球船只尤其是客轮的设计建造提高了要求,这次疫情会不会也促使邮轮的设计建造诞生新的防疫规范,这里面将催生新的配套需求,诞生新的投资机会。

赵辉则认为,这次事件会让邮轮公司提升应对船上疫情的应急体系,筹划更好的应急预案。“同时,会对全球的邮轮新船建造提出更高的要求,升级邮轮防疫规范,比如加装空气滤毒设备、应急分区隔离、防疫监测设备等等。另外,可以考虑在码头附近设置应急防疫隔离区,平时可以做其他商业,在紧急情况征用。”

“疫情过去应该会有一波涨幅出现,也就是’报复式’出游。”陶永亮指出,按照规律,疫情结束后行业需求会迎来迅速反弹的阶段,但邮轮由于自身特殊性,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渡过此次难关。在此过程中,邮轮公司或可通过节约开支及缩减成本来减小损失,未来怎样制定止损措施还要继续观望。

“在新冠疫情导致邮轮旅游业务停滞期间,各业内企业应把此次危机当成行业发展中必不可缺的极限生存大考,与时俱进,积极应对。”招商蛇口邮轮事业部分析师称,一方面加快补齐短板,再造业务流程,优化现有结构,实现降本增效,以便疫情结束后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开展业务,挽回损失;另一方面主动拓展和完善产品线,进行人才培训与人才储备,迎接邮轮行业全面复苏后的新挑战。

(本文来自《商学院》杂志2020年2&3月合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钻石公主号确诊696例!巨轮危机事未了 邮轮业集体“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