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见|取消、延期还是易地?东京奥运会,日本为什么拖不起

基于现有证据,东京奥运会没有理由延期。我们确信本届奥运会将于7月24日开幕。”3月3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郑重表态。

连日来,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和全世界的扩散,本届东京奥运会将取消、延期甚至易地的说法传得全世界都是。奥运会开还是不开?各种说法像翻烙饼一样翻转了多次,这背后究竟争的是啥呢?

输不起的辟谣战

日本前竞速滑冰和自行车双料选手、现任奥运担当大臣桥本圣子这几天非常郁闷,3月3日,她在日本国会答辩时,面对反对党的质问,随口说了一句“东京奥运会即便延期也是被(国际奥委会)允许的”,立刻被路透社、英国《每日邮报》等媒体解读为日本政府正在准备延期举办奥运会。桥本因为自己的失言受到国内的大量非议,前东京都知事、东京申奥的“功臣”外添要一甚至直斥她“事先没有准备就胡乱发言”,并声称“东京承受不了延办造成的损失”。舆情压力逼着桥本于5日连忙改口,称“延办奥运会不可接受”。

昱见|取消、延期还是易地?东京奥运会,日本为什么拖不起

因一句话闯祸的桥本圣子

从今年1月底开始,日本社交媒体上就出现了大量关于“东京奥运会取消”的相关内容。1月31日,东京奥组委在一份声明中首次辟谣: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取消奥运会的事情。2月6日,东京奥组委再次确认,尽管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但东京奥运会绝对不会取消。2月13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重申,东京奥运会不会因为疫情而取消。此后几天,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几乎天天在例行记者会上不断重复“奥运会不会延期”“不会延期”“不延期”……

但到了2月25日,美联社抛出一则重磅消息。国际奥委会资深委员迪克·庞德发话称: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在5月下旬得不到控制,东京奥运会可能将被取消。此论一出,日本政府顿时慌了手脚。2月26日,菅义伟对外宣布,庞德的观点只能代表他本人,不代表国际奥委会。这一说法很快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背书。2月28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态:“国际奥委会将为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竭尽全力。”总算勉强补上了漏洞。

在这一背景下,不难理解桥本圣子3月3日捅的娄子有多大,她在议会上不仅声称“延期是被允许的”,而且表示5月下旬的观察时间节点“可以作为参考”。这种话让人很难不猜测日本政府正在与国际奥委会私下勾兑,准备打退堂鼓,这让双方自2月26日起所做的一切辟谣工作几乎都清零了。

好在,就在3月3日当天,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地球那边的瑞士洛桑送出一波强势“助攻”,他利用国际奥委会在当地举行执行委员会会议的机会,首次亮明了国际奥委会的态度。巴赫表示,东京奥组委向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全面介绍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将同国际奥委会一起全力支持东京奥运会成功举办,国际奥委会没有考虑延迟或取消东京奥运会。

回顾近一个月来的种种官方声明,日本政府与国际奥委会似乎正在打一场辛苦的“保卫战”,而这背后,他们最终守卫的可都是真金白银。

拖不起的奥运会

其实,如果没有新冠肺炎这个意外,2020东京奥运会本来有望成为最“吸金”的一届奥运会。

去年6月,国际奥委会宣布2020年东京奥运会已经创造的赞助收入超过31亿美元,签下了62个赞助品牌。这个数字几乎是上一届里约奥运会的3倍,国际奥委会东京奥运协调委员会主席约翰·科茨将其描述为“令人惊讶的金额”。

这31亿美元还是小头,不包括国际奥委会奥林匹克合作伙伴(TOP)赞助收入。奥林匹克合作伙伴(TOP)计划是国际奥委会直管的赞助项目,在上一奥运会周期中,国际奥委会获得了57亿美元收入,其中73%来自转播权,18%来自顶级赞助商,其收入除部分分给主办城市的组委会外,大部分将落入国际奥委会的腰包。近些年来,受全球经济形势萎靡不振的影响,奥运会已经不如前些年那般吸金了,甚至连申办城市数量也开始锐减,国际奥委会这次憋足了劲儿,想跟着“能干的东京”一起大捞一笔,其心情可以理解。

昱见|取消、延期还是易地?东京奥运会,日本为什么拖不起

东京奥与会主场馆:新国立竞技场

日本方面的野心显然比国际奥委会还要大,“我想让奥运会成为扫除通货紧缩和经济衰退的触发器。”安倍晋三曾用这句话点出了东京奥运会对日本经济的重大意义。眼下,日本人口结构老龄化严重,老年人消费意愿不足,内需严重不足,迫切需要一针催化剂。日本政府曾估算: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带来的经济辐射效果,从申办成功的2013年9月至奥运会举办10年后的2030年9月的约17年间,日本全国总计经济效益将达32万亿日元(约合300亿美元)左右,年均GDP将推高9000亿日元(约合85亿美元)左右。所以,难怪有人将本届东京奥运会称为日本“国运再开”的契机。

在历史上,最早将“奥运经济”玩出花儿的也是日本人。1964年东京曾举办过奥运会,那届奥运会被普遍视为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的“报春鸟”,其后日本经济进入高速增长的时代,如今日本人显然想重温旧梦。

但期望越大,压力也就越大,无论日本还是国际奥委会,都无法接受取消东京奥运会带来的损失。东京奥运会的官方预算为126亿美元,其中67亿美元与“场地相关”,58亿美元与“服务相关”。美国《时代周刊》透露,本届奥运会实际成本超过250亿美元。由于建设即将完成,大部分支出已经完成,日本方面很难接受本土举办的奥运会中途夭折。

对国际奥委会而言,如果日本因为奥运会有闪失而赔得输掉底裤,接下来最可能的剧情将是今后的奥运会申办权少人问津,奥运会质量将大打折扣。此外,国际奥委会的财政也无法承受停办带来的巨额违约索赔。国际奥委会2001年就建立了一项应急基金,可用于缓解奥运会临时取消等意外冲击的影响,但该储备基金目前规模只有约9亿美元,显然是杯水车薪。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国际奥委会因为东京奥运会停办而破产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此外,还有人想“做空”本届奥运会,在这场“东京奥运会”停办的传言中,英国媒体就屡次推波助澜。早在2月初,英国方面曾数次爆出想让伦敦“接盘”此次奥运会的呼声,现任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公开谈论“伦敦替东京再办一届”的可能性,这种呼声还遭到过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不满,引发了日英之间一场微型外交纠纷。

其实,从英国的角度讲,确实有“接盘”的动机,眼下英国刚刚“脱欧”,在为期两年的“脱欧”过渡期之后,经济难免受影响,如果能在此时承办奥运会这种规模的国际赛事,对经济和民心都是一种不小的提振。只不过,伦敦2012年刚刚举办过奥运会,如无特殊情况,近期再次承办无望,也正因如此,英国国内才会有“接盘”甚至“抢戏”东京奥运会的预期。

改不了的日程表

但以现在疫情蔓延全球的态势看来,无论是东京和国际奥委会想力保,还是伦敦等城市想“抢戏”,某种程度上都得看天意了。

3月4日,为了保证日本能够如期举行奥运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了一次狠,表示“今后两周左右,为阻止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蔓延,应采取一切手段”。安倍晋三还称,“将利用超过2700亿日元(约合25亿美元)的预备费,用十天左右制定第二轮紧急对策。”

但问题是,如果说2月时全世界担心的还是日本疫情能否被控制住,如今,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成了一个全球问题。世界卫生组织5日说,截至欧洲中部时间5日10时(北京时间5日17时),中国境外新冠肺炎病例数达到14768例。

蔓延全球的疫情形势给日本政府和国际奥委会都造成了两难。按原计划,东京奥运会部分项目的资格赛事本应在近期陆续展开,但目前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比如原定在东京奥运会上首次亮相奥运赛场的三人篮球项目,原计划于3月18日至22日在印度班加罗尔举行的资格赛就被宣布无限期推迟,而这场赛事的延期又将关系到5人篮球项目在一些地区的奥运资格赛日程,目前国际篮联和国际奥委会还没有就怎样厘清其中的头绪拿定主意。

昱见|取消、延期还是易地?东京奥运会,日本为什么拖不起

2月25日,在日本东京,一名行人戴口罩经过显示东京奥运会倒计时的电子屏。

事实上,对于奥运会这样的一个超复杂工程来说,类似延期带来的日程混乱几乎比比皆是。东京奥运会共设34个大项,339个小项比赛,仅参与的运动员人数就超过1.1万人。在全球各地因疫情而忙于关门闭户的当下,这样规模的人口流动和国际协作是难以想象的。

此外,让奥运会延期的主意似乎也不可行,主张“实在办不成就取消”的庞德就曾指出,NBA、网球、高尔夫等职业体育项目在10月份都有密集的赛事,职业联盟几无可能为奥运赛程让路,因此7月中旬到8月中旬是奥运会举办的唯一窗口期。

至于易地举办的主意,眼下离奥运会召开不到150天,即便是最近举办过奥运会的伦敦和里约,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好准备也不现实。况且这样仓促的奥运会,恐怕是很难为主办城市赚到钱的,伦敦虽然对“接盘”兴致勃勃,但真的事到临头,会不会还有这个兴致真不好说。

总的说来,如果在本届东京奥运会开幕前,全球疫情真的得不到完全控制,取消这届奥运会可能将成为日本和国际奥委会不得不咽下的苦果。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王昱)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昱见|取消、延期还是易地?东京奥运会,日本为什么拖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