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最新通报:“梅姨案”被拐15年的男孩找到了!

3月6日21时30分,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通报,3月4日,增城警方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指挥和梅州警方的支持配合下,经过十几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寻找回15年前在增城被拐的少年申某。

警方最新通报:“梅姨案”被拐15年的男孩找到了!

通报称,2005年1月4日,事主于某在增城沙庄街江龙大道出租屋内,被两名男子抢走当时才1岁的儿子申某。案发后,增城警方高度重视,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十多年来,警方始终坚持不懈对嫌疑人的抓捕和被拐儿童的寻找工作。2016年3月,涉该案的张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2019年11月2日,增城警方找回该案被拐的另外2名儿童。同年12月以来,广东警方应用智慧新警务技术,不断缩小和锁定被拐儿童申某的查找范围,近日警方终于在梅州找到少年申某,其在深圳务工的养父母也被带回协助调查。

目前警方已邀请心理专家对申某本人及相关人员进行心理疏导。增城警方近日将按照疫情防控相关规定,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组织认亲工作。

亲生父母等家人来到广州

透露孩子正在读初三

这名被寻回的少年申某,名叫申聪,南都记者曾多次采访其父申军良,见证其漫漫寻子路。

“15年,我终于圆梦了!我想大家都会为我而感到高兴!我终于可以骄傲的说一句‘大家好,我是申军良,申聪的爸爸。我的儿子找到了!’”

3月6日晚间,申军良的认证头条号发文,称今年春节之前,广东警方就已经告诉了他,申聪找到了,但是因为涉及拐卖儿童案件以及人贩子“梅姨”的下落问题,他一直没能见到申聪,所以也没有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大家。

3月6日22时20分左右,申军良告诉南都记者,他刚刚赶到广州,心急如焚,目前他还没有和孩子通过电话,也没有见到孩子。今天才刚刚知道,孩子已经有一米七了。

警方最新通报:“梅姨案”被拐15年的男孩找到了!

申聪现在怎么样了?

申军良表示,警方说,现在申聪跟着养父母在一个乡镇上生活,他的养父母长期在外面打工,家中的生活也不是很富裕,但是申聪的身体很健康,现在正在读初三。

“我听到这些消息心里真的又开心又难过,难过是因为听到他过得并不好,但又欣慰至少申聪身体健康。”申军良写道,儿子,爸爸欠你15年的父爱,请让爸爸用余生的时间来好好补偿你。

15年寻子路,申军良走遍了大半个中国。“我相信我的儿子一定会回来。”

申军良发文称,很感谢大家对他的支持和帮助,“向参与侦办申聪被拐案件的所有警官,参与报道的媒体朋友们,在我寻子路上所有帮助过我的朋友和素未谋面的网友致谢。”

警方最新通报:“梅姨案”被拐15年的男孩找到了!

申军良表示,他希望随着申聪被找到,人贩子“梅姨”也能尽快被找到,其他六个丢失孩子的家庭也能尽快找到孩子。

目前,广州警方最新通报中,暂未透露“梅姨”相关信息。

警方最新通报:“梅姨案”被拐15年的男孩找到了!

申聪被抢案是怎么回事

我们一起来看看

2018年12月28日上午,一宗特大拐卖儿童犯罪案件在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宣判。贵州籍47岁的男子张维平,因被认定在2003年至2005年间持续作案拐卖儿童9名,一审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张维平的4名同伙加老乡,被认定参与了其中一宗使用暴力绑架并拐卖儿童案,其中一人被判死刑,两人被判无期,一人被判有期徒刑十年。虽然人贩子大多已落网获刑,但当年那9名被拐的儿童,至今无一人被寻回与家人团聚。

十四年前

一岁男童在广州增城出租屋被抢

还有几天,儿子申聪被拐就要满整整14年了。虽然人贩子已经落网,但是河南周口籍男子申军良仍奔走在漫漫寻子路上,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2005年1月4日10时40分,这个时间点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在申军良的心上。那天上午,刚满周岁的儿子申聪在广州市增城区沙庄一间出租屋内被人抢走。

警方最新通报:“梅姨案”被拐15年的男孩找到了!

申军良出示儿子的照片。(资料图片)

警方最新通报:“梅姨案”被拐15年的男孩找到了!

申军良一家人仍在寻找孩子。

申军良的老家在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2004年,他从老家来到广州增城打工,在一家塑胶玩具厂已经做到了中层管理岗位。其后不久,妻子于晓莉带着不满周岁的儿子申聪来到增城团聚,一家三口在增城区沙庄江龙大道68号三楼一间出租屋安下了家。

事发当天上午10时40分,正在离家约200米远的公司开会的申军良,突然接到妻子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妻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儿子在屋里被人抢了”。申军良火速飞奔回家,但人贩子和儿子都已不见踪影。

据妻子于晓莉事后向申军良描述,当天上午她正在屋内做饭,儿子申聪放在床上睡觉。突然家里闯进来两个人,一人从身后抱住于晓莉,于晓莉拼命呼喊,那人朝她脸上喷了几下不明液体,随后用胶带捆绑住她的双手,用蓝色袋子罩住她的头。另一人则迅速抱起床上的儿子申聪跑出了门外。申军良说,大约5分钟后,妻子于晓莉挣脱了捆绑她的胶带追了出去,但来人已经不见人影。

漫漫寻子路

“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儿子找回来”

申军良回到家后,立即带着妻子前往出租屋斜对面的沙庄派出所报了案。值班民警询问了相关情况后,出动了一辆警车向南追了大约两公里,未果返回。之后,儿子申聪被拐一案被增城警方刑事立案。

申军良告诉南都记者,最后警方通过多方调查确认,住在他所在出租屋3楼305房斜对门308房的一对贵州籍夫妻存在重大作案嫌疑。“他们经常看到我儿子进进出出,彼此都是邻居,你说他们怎么就忍心下手呢?”

儿子申聪被抢走后,妻子于晓莉遭受重大打击,患上了精神疾病,“整天恍恍惚惚,一天到头哭个不停”。申军良回忆,事发之后,他家人都来到广州帮忙寻亲。“全家人轮流24小时守在沙庄派出所门口等消息,差不多有一年左右时间不敢离开,生怕漏掉孩子的消息。”老父亲淋了几次雨,大病了一场。

申军良为了寻回儿子,辞掉了塑胶厂的工作,几乎跑遍了增城的大街小巷,甚至去了深圳、珠海多个城市,一摞一摞地四处张贴寻人启事,光寻人启事就贴了几万份。哪怕有一点点可能的线索,他都不肯放过。

前面三年,申军良不敢回河南老家过年。“带着儿子出来,回去儿子没了,没脸见乡里乡亲。”直到2008年春节,申军良才回了一趟老家。但看到老家房子里儿子申聪白白胖胖的照片,他还没来得及跟家人打招呼,眼泪就先出来了。

从事发的2005年到2010年,申军良一心扑在寻找儿子申聪的事情上。“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儿子找回来。”他说,自己为了找儿子,前前后后花了过百万元。老家的房子、宅基地、收割机,能卖的都卖了,最后只有向亲戚朋友借钱。时间一长,他掏光了积蓄,还背上了几十万元的债务。

人贩子落网

被拐小孩却仍下落不明

寻子多年未果后,已经债台高筑的申军良选择离开伤心地广州,带着妻子前往山东一位亲戚的公司打工。但每逢有一点关于儿子申聪的消息,他都立刻买票赶到广州来,“一丝希望都不愿意放弃”。

事情在2016年3月份出现一丝转机。当年3月,申军良在山东济南的家中得到消息,抢走儿子的人贩子被抓住了。

据增城警方侦查发现,在申聪被拐一案中,贵州籍的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张维平5人涉嫌参与此案。2016年3月3日,犯罪嫌疑人周容平、杨朝平二人分别在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重庆路、长沙路被当地警方抓获。3月7日,犯罪嫌疑人刘正洪在遵义市汇川区上海路附近落网。3月11日,犯罪嫌疑人张维平被增城警方刑事拘留。3月24日20时许,犯罪嫌疑人周容平的妻子陈寿碧在遵义市汇川区一个麻将馆被警方抓获。

警方调查发现,2005年1月4日上午10时40分许,周容平、陈寿碧、刘正洪、杨朝平四人来到增城区石滩镇沙庄街江龙大道68号出租屋3楼305房,周容平、陈寿碧在楼下把风和接应,杨朝平、刘正洪携带透明胶、辣椒水等工具闯入305房间,绑住被害人于晓莉,强行将其儿子申聪抱走,然后交给周容平、陈寿碧,再交由犯罪嫌疑人张维平贩卖。

据犯罪嫌疑人周容平供认,他此前得知张维平有因卖小孩儿坐过牢的“经验”,在抢走小孩当天下午就联系了张维平。次日,张维平将小孩抱走,卖了1万多元,所得款项进行了分赃。

案发多年之后,人贩子终于落网了。但申军良被拐的儿子申聪,却至今下落不明。

神秘买家“梅姨”浮出水面

警方发公告征集线索

2016年10月19日,被告人周容平等5人涉嫌拐卖儿童罪一案在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对于被拐小孩申聪的下落,被告人张维平供述称,他当时在增城荔城街湘江中路的增城宾馆门前,把孩子卖给了在麻将馆认识的一个阿姨,对方是增城本地口音,当时(2005年)年龄约50岁,中等身材。该女子经常到麻将馆玩,有时也到附近的菜市场买菜。

被告人张维平提供的这个线索太模糊,随后申军良多次奔走,却没有任何结果。

警方最新通报:“梅姨案”被拐15年的男孩找到了!

2017年6月,警方对张维平的审讯获得突破,一名叫“梅姨”的女子浮出水面。“梅姨”即张维平向其转卖小孩申聪的下一手买家。

警方最新通报:“梅姨案”被拐15年的男孩找到了!

2017年6月,增城警方发布了一则公告,对一名绰号叫“梅姨”的女子征集线索。公告称,“梅姨”,真实姓名不详,现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警方在发布的征集线索公告中,还贴出了一张“梅姨”的模拟画像。

但是至今,“梅姨”仍旧未能被找到。申聪的下落也依旧不明。

2017年7月,申军良在媒体的帮助下,找到山东省公安厅的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林宇辉是模拟画像专家,曾帮助美国警方画出章莹颖失踪案的嫌犯画像,引发广泛关注。林宇辉根据申军良夫妇的照片,以及申聪出生至1岁的照片,模拟画出了申聪13周岁的画像。“很像我弟弟小的时候”,在之后的寻人启事中,申军良都附上了申聪的这张模拟画像。

张维平被认定拐卖9名儿童一审判死

此前还有2宗拐卖前科被判过刑

“我想问问你,还有没有其他拐卖儿童的事情没有供出来的?”2018年10月26日上午,被告人张维平等5人涉嫌拐卖儿童案,由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增城法院进行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

根据起诉书显示,被告人周容平等4人被指控参与了拐卖了申聪一案,而被告人张维平则被指控参与了拐卖包含申聪在内的9名儿童。

现年47岁的贵州籍男子张维平,1999年7月曾因犯拐卖儿童罪被东莞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2003年刑满释放;2007年3月犯盗窃罪被增城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2007年9月刑满释放;2010年5月因犯拐卖儿童罪被东莞市第一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2015年8月1日刑满释放。2016年3月11日,因此次系列作案被增城公安刑事拘留。

在此次被指控的另外8宗拐卖儿童犯罪中,张维平多是采用先租住到目标对象家附近,刻意搭讪结识被害人家属,在数月之后趁被害人家属不备,将年仅1岁至3岁大的被害人抱走,进而以1万元至1.2万元左右的价格贩卖,共导致包括申聪在内的9名被拐儿童至今下落不明。张维平的作案地点涵盖了惠州博罗,增城新塘、石滩、仙村,广州黄埔区等区域。且是连续作案,多次作案之间间隔仅3到4个月。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张维平、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无视国家法律,拐卖儿童,其中张维平拐卖儿童9人。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绑架儿童,均应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刑事责任。张维平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

2018年12月上午,广州中院对该案在进行两次开庭审理后,作出了2人死刑、2人无期、一人判十年的一审判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警方最新通报:“梅姨案”被拐15年的男孩找到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