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观察:防聚集伊朗释放万名囚犯,美疾控中心被指隐瞒疫情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续蔓延,截至北京时间3月6日17时30分,除中国外,共计82个国家累计确诊17377例新冠肺炎。

全球疫情观察:防聚集伊朗释放万名囚犯,美疾控中心被指隐瞒疫情

世卫组织曾表示疫情尚未形成全球大流行,但韩国、意大利、伊朗、日本等国家的疫情发展令人忧心。

察时局关注到,上述多国确诊病例已超千例,尽管为防控疫情蔓延,各国自1月起便陆续出台各项措施,但疫情仍持续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

全球疫情观察:防聚集伊朗释放万名囚犯,美疾控中心被指隐瞒疫情

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6日通报,韩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6593例,韩国亦成为除中国外首个确诊人数超5000例的国家。因韩国疫情严重,目前对韩国采取入境管制措施的国家和地区已达102个。

1月19日,一位从武汉入境韩国的中国乘客在仁川国际机场被检测出高温并随后确诊,这是韩国出现的首例确诊病例。一周后,韩国传染病预警级别由“注意”提升到“警戒”,四天后,韩国首架撤侨包机返回首尔。

为严防输入型病例,2月4日,韩国开始限制到访过湖北省的游客入境。

察时局关注到,韩国自2月18日前一直疫情平稳,每日确诊病例一直为个位数, 直到2月18日“超级传播者”的出现。这位韩国的第31位确诊病患居住于大邱市,在2月9日和16日两次前往“新天地”教会参加礼拜活动,并于18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感染者,到19日时,与其有过接触的人中已出现15名感染者。自2月19日起,韩国每日确诊病例几乎翻倍,仅仅4天便从31人激增至433人,此后更是以每日数百例的速度激增。

由于这名超级传播者曾前往“新天地”教会,2月20日,韩国防疫部门对大邱市1001名“新天地”教会成员实施居家隔离措施,2月21日,韩国政府宣布将疫情严重的大邱市和庆尚北道清道郡设为特别管理地区,采取特别防疫措施,全面提供病床和人力物力支持。

韩国国务总理丁世均随即表示,韩国的防疫工作重点已从防止病毒从国外流入转到组织病毒在社区间传播,并对国民喊话,希望全体国民暂停宗教活动等聚集在室内或是在人群密集的户外举行的活动。

2月23日,韩国确诊病例增至603例,韩国政府正式发布新冠肺炎疫情最高级别“严重”预警,并设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同一日,韩国教育部宣布全国幼儿园、中小学等各级学校2020学年的开学日期从3月2日推迟至3月9日。

察时局关注到,这是韩国教育部长官首次根据《关于预防和管理传染病的法律》行使“命令休课权”,也是韩国所有学校第一次推迟开学。

到了2月25日,韩国确诊病例增至977例,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政府和总统府青瓦台共同决定,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的进一步扩散,将对大邱和庆尚北道地区采取最大程度的封锁措施。同一日,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表示,政府将强制“新天地”教会21.5万名成员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3月1日下午,韩国首尔市以杀人罪、伤害罪、违反传染病预防管理相关法律为由,向首尔中央地方监察厅起诉李万熙以及教会十二支派的支派长引起广泛关注。首尔市方面表示,被告人拒绝病毒检测,教徒们也不积极协助防疫部门采取措施,反而在给政府提交的教徒名单中,出现遗漏或虚假记录等妨碍防疫部门工作的情况,被告人的行为在刑法上属于杀人罪及伤害罪,并涉嫌违反传染病预防法。

新冠肺炎爆发初期,作为中国近邻的日本感染人数并不多,2月3日,钻石公主号邮轮停泊在日本横滨港外前,日本境内仅报告23例确诊病例。钻石公主号邮轮爆发大规模疫情,成为日本国内疫情的重要转折点。

这艘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的邮轮在英国注册,由美国嘉年华集团经营,但航线的始末站为日本,邮轮停泊在横滨港外后,2月3日,邮轮上陆续确诊10名感染者。

两天后,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邮轮上所有人员需在海上隔离14天。也是在2月5日,日本政府开始派遣医疗队上船队游客进行检测。邮轮的密闭空间让病毒迅速蔓延,2月18日,就在隔离期满的前一天,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感染者已激增至542人。

2月22日,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召开记者会时提到,日本政府对“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游客进行了检测,但是已下船的人中漏检了23人,并且日本政府并未安排下船的人员上岸后进行隔离观察。

从2月中旬开始,日本国内的感染者人数开始大幅增加,截至当地时间5日23时,日本累计确诊达1057例,包括在日本国内的感染者和中国游客等361人,“钻石公主号”邮轮上乘客和乘务人员696人,以及日本政府包机回日14人。

首相安倍晋三曾在政府工作会议上明确表示,将取消或推迟未来两周内的大型体育和文化活动,并提出要求日本全国小学、初中、高中从3月2日开始临时放假。

然而这一决定却遭到诸多反对,安倍之后再次就停课这一问题以及日本未来的防疫对策进行了解释。安倍表示,未来的1到2周是日本控制疫情的关键时期,日本将尽一切手段,阻止疫情。3月2日,安倍晋三宣布将研究修订法律,以便能够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5日,他在新冠肺炎传染病对策总部会议上表示,将要求从中国和韩国入境日本的人员,在日本政府指定设施隔离两周。

据伊朗卫生部消息,截至5日上午,伊朗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已升至3513例,其中107例死亡。伊朗卫生部当天宣布启动国家动员计划。

据报道,伊朗的疫情起源于旅游胜地和宗教圣城库姆,伊朗前期公布的病例中,大部分曾有库姆接触史。

作为伊斯兰教什叶派最重要的中心,政府曾下令关闭库姆圣坛和清真寺但遭到了神职人员的抵制;许多库姆居民每周在清真寺集体进行的礼拜活动也并未随着疫情爆发而中止。

2月19日,伊朗卫生部首次公布两例确诊病例,但均为死亡后确诊,此后4天内,14个省的中小学校、大学与文化中心开始暂时关闭。

2月28日,伊朗已累计确诊的388人,且死亡34人,多个城市取消了周五集体礼拜活动,伊朗全国学校持续停课。为遏制疫情发展,伊朗出台多项疫情防控措施,除学校继续停课外,还取消了政府人员的因公出国活动、要求飞机乘客提前获取健康卡、延长商人与获得无息贷款的个人还款时间、禁止关闭医疗机构。

为防止监狱内出现聚集性疫情,3月3日伊朗政府决定暂时释放超5.4万名囚犯。

备受外界关注的是,伊朗多名政府官员也在此次疫情中被感染。2月25日,伊朗卫生部副部长伊拉吉•哈里奇、议员马哈茂德•萨德吉被确认感染病毒,两天后伊朗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委员会主席穆杰塔巴•祖努尔也被确诊。

此外,还有德黑兰一地区长官穆尔塔扎•拉曼扎德、库姆市新冠疫情管理长官加迪尔,以及27日去世的81岁前伊朗驻梵蒂冈大使霍斯罗沙希等多名伊朗高层被感染。3月3日,媒体再次报道伊朗23名国会议员被感染。

伊朗官员接连被感染新冠病毒,或与其防范意识薄弱有关。

据媒体公开报道,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奇被确诊前一日,曾未带口罩出席疫情发布会;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也在被确诊前一天未带口罩出席了在德黑兰举行的内阁会议。

美国兰德公司亚太政策研究中心流行病学家黄志环28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指出,伊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死亡率偏高,或许是由于部分轻症或无症状感染者未能及时被统计在内造成,根据伊朗不断通过社交媒体公布其高官感染的情况来看,伊朗政府对疫情的公开度和透明度较高,应不是故意隐瞒,而可能是鉴别和检测能力在客观上确实有限。

意大利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欧洲重灾区。截至当地时间3月5日18时,意大利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病例769例,新增数为全球最多,已累计确诊3858例。世卫组织官员沃尔特·里查迪认为,意大利疫情的爆发与它的管理机制有关。

他在2月25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中提到,“意大利把(防疫)组织和管理机制都交给了地区,不像其他国家由一个统一的机制负责。现在那些国家的病例比意大利少,这不是巧合。”

意大利病毒学教授罗伯托·布廖尼表示,感染病例人数迅速增加的可能原因之一是,意大利比其他一些国家进行了更多人次的新冠病毒检测,因此发现了更多确诊病例。除此之外,意大利存在“超级传播者”的可能性也更高。

意大利疫情的大规模扩散,与没能及时隔离就医的“1号病人”不无相关。

这位传染者位于伦巴第科多尼奥地区,确诊前曾前往多个城市参加马拉松比赛、跑步比赛、足球比赛等群体活动。2月19日1号病人入院接受治疗后,不仅他的妻子、球队朋友、家庭医生、医院医护人员,以及同院的病人,接连被确诊为病毒感染者,22日前伦巴第大区全部的110例确诊病例都和他有关。21日之前,意大利仅出现3例确诊病例,2天后的23日,感染人数骤增至132人。

虽然早在1月30日意大利首次确诊两例病例时,意大利就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但意大利前经济发展部副部长米凯莱·杰拉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此条政令并未改变国内居民的日常生活,因此“紧急状态”下的意大利感染病例仍然骤增。

2月23日,政府内阁会议决定封锁疫情最为严重的伦巴第大区与威尼托大区中11个城镇,出入城通道由警察和宪兵值守,禁止任何人出入,如疫情进一步升级将考虑由军队执行封锁任务。两大区已暂停所有体育赛事活动,威尼托大区原定于2月24日与25日举行的2020年威尼斯狂欢节也未能举办。

意大利为防疫出台了系列举措,包括对疫情重灾区实行封闭暂停公共或私人场所的各类游行和集会,暂停举办各类公众竞赛活动;曾与新冠感染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须实行隔离观察,从疫情传播严重区域返回意大利的人需向当地卫生部门报备并主动居家隔离。

最新消息显示,3月4日意大利政府已决定暂停意大利全境学校教学活动,将从3月5日起暂时停课至3月15日。而据意大利《共和报》报道,违反防疫要求者将面临最高三个月刑期或最高206欧元的罚款。

值得一提的是,在20多个国家对意大利采取限制入境、禁止组织前往旅行、暂停航班等措施的情况下,2月27日访问意大利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依然表示,不会因为疫情关闭法意边境。

在疫情蔓延过程中,美国在似乎“风平浪静”大半个月后,忽然接连出现不明感染源病例,2月29日又出现首个死亡病例,国内防疫压力陡增。当地时间3月5日晚9时,美国本土已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32例,分布在美国的19个州,其中华盛顿州与加利福尼亚州疫情最为严重。

美国自2月起即严防输入性病例, 2月2日起开始禁止14天内访问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2月29日起禁止过去14天有过伊朗旅行史的外国人入境,同时将韩国和意大利特定区域的旅游预警级别提至最高级。

据美国疾控中心2月29日更新的统计数据,从武汉包机撤回的美国侨民中有3例确诊;从“钻石公主”号邮轮接回的300多名乘客中,迄今已有44人确诊。这47名患者均在入境美国后立即被隔离。而美国本土发现的病例中,2月25日之前确诊的14个病例中,12例为境外旅行时被感染,2例为与已知确诊患者密切接触后感染。

25日发现第15例是首例感染源不明的确诊患者,既无近期出国旅行史,又未接触已知确诊患者,这意味着存在社区传播的可能,美国疾控中心随即放宽了检测标准。

据美国媒体CNN报道,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称,在疫情暴发的早些时候,疾控中心的指导意见是,患者必须有去过中国的旅行史,或者在接受检测前曾与去过中国的人有过密切接触,但在加州出现美国本土第一例“社区传播”病例后,雷德菲尔德称,已修改了新冠病毒检测标准,建议当临床医生或个人怀疑感染冠状病毒时,应该立刻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检测。

由于检测标准放宽和各州检测增加,从美国政府到卫生专家和各路媒体普遍预期, 美国确诊和疑似病例有可能已进入一个上升期。

3月2日,美国疾控中心以“数据不具有代表性”为由停止公布新冠病毒检测人数、确诊人数、死亡人数等数据,仅以“yes”和“no”来反映该州有无确诊的决定在美国引起诸多反对意见,有美国网民指责疾控中心“隐瞒疫情”。

据《迈阿密先驱报》报道,一名投保不足的男子在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后,收到3270美元的账单,除去保险覆盖部分,他还需支付1400美元。高昂的检测费用让部分美国人不愿意去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亦可能导致美国的疫情排查出现漏洞。

美国《时代》杂志在3月4日的一篇报道中提到,目前约有2700万美国人没有任何形式的医疗保险,投保不足的人甚至更多。而投保足额的人也会面临问题:目前大多保险健康计划都设置了一个高额的免赔额(自付额),在这一额度之上的医疗费用才可参与报销,额度之下的需自付。

3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白宫记者会上宣布,美国已将新冠病毒检测纳入医疗保险,但未提及没有购买保险或保险额度不足的人如何进行检测。

当日发布会上,彭斯强调,美国公众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仍然很低”,“美国人没有必要买口罩”。

综合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央视新闻

乔燕薇 蒋小天/文

制图:乔燕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全球疫情观察:防聚集伊朗释放万名囚犯,美疾控中心被指隐瞒疫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