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在聊天的时候使用句号

千万别在聊天的时候使用句号

作者:段皇爷

一位刚认识的孩子,在咨询我的聊天过程里,总是喜欢在结尾加一个句号。

我在文章里也经常用句号。它是格式,是规范,是螃蟹的醋,是撸串的酒,是长句和小哥最后都要走向的终极。但换一个场景,在短信聊天里,再坚持使用句号就显得很奇怪。配以性冷淡的口吻,自以为是的见解,不听劝告的固执,那这个句号无疑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铁柱,累死一匹好马的最后一百公里,让我生出无尽的幽怨,不得不对他讨厌。

我很难说清楚我究竟是讨厌这个人,还是讨厌这个句号。但不得不说,讨厌一个句号,要比讨厌一个人容易多了。

就像女生之间的讨厌,往往具体的表现在衣服难看,外貌奇特,身材走样,男票太渣等等这些物化的原因里,是这些原因导致了“我不喜欢她”。但从来没有人愿意直接承认,其实没有太多的原因,她们就是单纯的讨厌人家而已。

现在姑且不论这个学弟是长得多寒碜,说话是多不得体,而我又是多讨厌他,我们就单纯的来讨论个句号。

他是这么问问题的:“所以XX就在XX举办了吗。”

他是这么辩驳我的:“我觉得xx才对。”

他是这么答应我的:“可以。”

哦。

去你妈。

在文章里,句号难以表现出它的魅力。我们需要把它放进聊天框里,才能稍微感受一点余温。要是代入到具体的聊天情景,那相信大部分人甚至会炸毛。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本不该对一个小小的标点符号报以如此激烈的情绪,如果我把这个情绪扩散到生活的各个场景,那我看一个男性小广告都会让人疑惑的爆血身亡,唯一能打救我的只有诗歌,但那甚至比爆血身亡更可怕。又或者说,我生气的根由很可能不是这个句号,而是这个句号背后所蕴含的意义。

标点符号必然是有意义的。在大多时候,一个标点符号就比一句话好用。游戏里,越塔不成反被杀,我们往往就用一个?来表示嘲讽。但如果你把整句话都说出来“越塔不成反被杀了?”,就显得特别的滑稽和可笑。在这个问题上,连蠢货都懂得标点符号的好处。

大多数时候,

“我爱你...”——流露出来的是犹豫,虽然你很好,但我...

“我爱你。”——则是一种肯定,即便你丑,没关系,我瞎。

“我爱你!”——强烈的肯定,甚至是心理暗示,要么是给自己壮胆,要么是把你吓怕。

“我爱你?”——加入了疑问的元素,他或许需要你来证明他为什么爱你,又或许你将在接下来的三秒内收到一条为什么他不爱你的理由。

“我爱你?!”——好了不需要犹豫了。他一定不爱你。

“我爱你!!!”——请小心,这个人的爱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占有欲。而求之未得的情绪很容易把一个占有欲狂逼向犯罪的边缘。

除了规范的意思以外,几千年的发展,在动物交配又冬眠的更替里,标点符号的意义变得更复杂有趣。

日常聊天里,最危险的,你最应该慎用的标点符号,无疑是感叹号。感叹号是一把利剑,一出鞘就要见血,而且往往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万不得已,我们用不到它。

而仅次于感叹号的,则是句号,它像是慢性毒药,一两次看不出效果,但相信我,坚持两个疗程,它一定像壮阳药一样显露出威力来。句号是最痛苦的,你说不上来为什么讨厌它,它的出现是那么的突兀,它的蕴意是那么的绝望,但对方却用得那么理所当然,让你不好反驳。于是你只好浑身发痒,像万毒攻心,最后死于无法解释的心肌梗塞。

如果真要说为什么。句号的确定性让它不太适合用在日常聊天里,它显得太绝对,是风又是雨,是直男癌又是性冷淡,只有刚接触网络的孩子或中年人会这么做。浸淫草榴多年的你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

聊天的本质,是情绪的互相照顾和尊重。你要说道理,还不如写文章,你要谈故事,犯不着每句话用不超过五个字的短句来描述。句号只有在长句的最后,才有它存在的价值,一旦句号出现在单单的几个字背后,它所代表的含义就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又或是不容反驳的确定。

再往深一些,句号,实际上,是上位者才敢戴上的皇冠。因为他们本就需要无可辩驳的威严,他们本来就需要拒人千里外的冰冷,他们本来就不怕伤害你的情绪,他们本来就是那群需要你照顾和迁就的人。而作为我们这些普通的小作者,在跟读者大大交流的时候,永远都只敢这样~或者是这样(^o^)/

万一你也只是个普通人,万一你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金光闪闪,那是什么在支使你,是什么给你的自信,让你使用句号的呢?

从来没有人在有求于人的时候还刻意表现出冰冷。

从来没有人在日常聊天的时候还刻意保持距离。

从来没有人愿意拒绝大胸萝莉的热情。

除非你使用句号。

你同意吧。

所以问题来了,我究竟是在讨厌句号,还是在讨厌这个人呢?

— THE END —

☀作者:新浪微博「段段段皇爷」

灼见

讲新知识青年的故事

聚合有穿透力的思想观点

聚合有愉悦感的艺术作品

微信:penetratingview 今日头条:灼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千万别在聊天的时候使用句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