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马已造出500架F35,去年下线134架,仅是低速生产水平

作者:尤里今天不复仇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为了维持自己引以为傲的隐形空中优势,美国正在加速量产F-35系列第五代战斗机。最近,生产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宣布,已经交付了第500架F-35系列战斗机,这意味着,“肥电”的生产速度不断加快,现在已经拉大与歼-20的数量优势。

3月3日,洛马公司发布消息称,宣布第500架F-35战斗机已经交付。这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F-35A(生产序列号AF-234,机号AF18-5343),交付给了美国佛蒙特州伯灵顿空军基地的空军国民警卫队第134中队(绰号“绿山男孩”),该部也是第一个接装F-35A的ANG单位,此前装备的是F-16。

洛马已造出500架F35,去年下线134架,仅是低速生产水平

图片:第500架F-35

洛马披露,已交付的500架F-35中,354架属于F-35A,108架属于F-35B垂直起降型,38架属于F-35C舰载型,按照用户来分,353架交付给了美军,另外147架交付给了外国客户,其中,92架分给了英国、挪威、荷兰、澳大利亚等F-35伙伴国,55架通过美国“外国军事销售-FMS”计划交付给了日、韩、以等国。

洛马已造出500架F35,去年下线134架,仅是低速生产水平

图片:F-35“大象漫步”

包括美军和盟友空军在内,对F-35的使用,飞行员的培训已经是渐入佳境。洛马方面披露,截止2020年2月,全球F-35机队总飞行时间达到25万飞行小时,培养了985名飞行员和8980名地勤人员,美国空军、陆战队、英国空军和以色列空军的F-35参加了实战。

洛马已造出500架F35,去年下线134架,仅是低速生产水平

图片:以色列空军的F-35I

2011年7月,首架F-35A在位于德州沃斯堡的洛马总装厂(也叫美国空军第4号工厂)下线,由此开始启动“小批量低速生产阶段”(LRIP),近2年,这条生产线产能不断爬坡,体现了洛马和美国军用航空工业强大的底蕴。

2018年,这条生产线一共交付了91架F-35,到了2019年,创纪录地交付了多达134架F-35,比原计划还多了3架,平均不到3天,就有一架F-35下线,过去8年半的时间,F-35的年产量达到了62.5架,而且现在沃斯堡生产线的F-35,还处于LRIP生产阶段,还不是全速产能。

洛马已造出500架F35,去年下线134架,仅是低速生产水平

图片:沃斯堡的F-35生产线

虽然还是低速产能,如今F-35的生产速度已经超过同一工厂当年制造F-16的平均速度,2017年11月14日,洛马沃斯堡工厂向伊拉克空军交付了最后一架F-16战斗机,生产数量停留在3620架(注:F-16有欧洲、韩国、土耳其等多条海外总装线),为期39年,平均年产量90多架,有资料称生产高峰期为年产144架。

洛马已造出500架F35,去年下线134架,仅是低速生产水平

图片:密密麻麻的F-35

作为我国空军的国产第五代战斗机,成飞的歼-20,目前也处于小批量低速生产阶段,但作为五代机领域的“后来者”,这个LRIP的产能和洛马的差距有点大。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量产型歼-20只装备了空军试训、飞训基地和一个位于东南沿海的作战部队,而且都还没有满编,外媒估算总共也只有20多架,虽然比起周边日、韩等国已获得的F-35A数量要多(都只有10多架),但和美军已装备的数量,有数量级的代差。

洛马已造出500架F35,去年下线134架,仅是低速生产水平

图片:作战部队的歼-20,空军发布图源

这可能是和歼-20目前还在不断完善有关。

歼-10在1998年3月首飞后,就在2003年装备了空军部队,但当时属于“领先试用”,首批歼-10甚至只能携带霹雳-11半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没有和霹雳-12整合,歼-20恐怕现在也处于“领先试用”阶段,或许装备带红外隐形喷管的涡扇-10B的新批次歼-20,才是真正的“A阶段”量产型战机,毕竟涡扇-15实在有点远。

洛马已造出500架F35,去年下线134架,仅是低速生产水平

图片:太行型歼-20

应该说,我们和美国在五代机方面的数量差距,非但没有拉近,而且还在拉大,同时,歼-10C和歼-16这样的非隐形改进型四代半(按我国旧标准为三代半)战机还在批产,为化解F-35的压力,将反隐形无人机、超远程空空导弹等非对称作战手段实用、实战化,让歼-10C和歼-16能够抗衡F-35,更是迫在眉睫。

『我是尤里,今天不谈复仇先聊点别的,喜欢我的观点就关注我吧!任何未经授权转载,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洛马已造出500架F35,去年下线134架,仅是低速生产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