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水浒传》塑造的人物形象中,我最喜欢的是花和尚鲁智深,但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却是鼓上蚤时迁。一是因为他的能力和功劳被严重低估,我为他鸣不平。二是他从《水浒传》单飞后,不断自我革新,在传奇、话本、曲艺等衍生作品中,从不入流的小偷进化成侠盗英雄,实现了人生的逆袭。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一】梁山好汉们,为啥瞧不起时迁

托塔天王晁盖,山东郓城县东溪村保正,财主出身,因为抢劫生辰纲遭官府追杀,上了梁山。及时雨宋江,山东郓城县押司,小官僚出身,杀了小妾阎婆惜后连夜逃窜,也上了梁山。

两人都号称仗义疏财、义薄云天,但一个抢劫既遂数额巨大,一个故意杀人既遂,都是恶性犯罪,凭啥站在道德高地、带领众弟兄鄙视时迁呢?人家只是偷了一只鸡而已。

可就是因为偷鸡,当时迁被祝家庄活捉,杨雄和石秀逃到梁山请救兵时,晁盖竟大怒,喝叫:

“孩儿们!将这两个与我斩讫报来!……俺梁山泊好汉自从并王伦之后,便以忠义为主,全施恩德于民,一个个兄弟下山去,不曾折挫锐气……这两个把梁山泊好汉的名目去偷鸡,因此连累我等受辱!……孩儿们!快斩了报来!”(《水浒传》第四十六回)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宋江劝道:

“哥哥不听这两位贤弟所说,那个鼓上蚤时迁,他原是此等人,岂是这二位贤弟要玷辱山寨!我也每每听得有人说,祝家庄那要和俺山寨对敌了。哥哥权且息怒。即日山寨人马数多,钱粮缺少……正好乘势去拿……小可不才,领一支军马……若不洗荡得那个村坊,誓不还山。一是不能被这厮折了锐气;二乃免此小辈,被他耻辱;三则得许多粮食,以供山寨之用;四者,就请李应上山入夥。”(《水浒传》第四十六回)

宋江这段演讲信息量很大,一是用“原是此等人”把惹祸精按到时迁头上,撇清了差点挂掉的杨雄和石秀,立刻收买两颗人心。二是祝家庄打算惹我们,不如先发制人。三是山上粮食钱财不多了,洗劫祝家庄正好补充一下。四是顺便把李应骗上山入伙。接下来就有了三打祝家庄。但是,这里有几个疑点: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01 时迁为啥要偷鸡,偷只鸡能惹这么大的祸吗?当然不能,惹祸的是石秀。

《水浒传》第四十五回说道,杨雄、石秀、时迁三人组团入伙梁山,路上投宿在祝家庄地界的客店。因为天太晚,啥吃的都没有了,时迁就偷了店家的鸡,洗净烧熟下酒。杨雄和石秀可是一口也没少吃。

山村小店,鸡是用来打鸣报时的,很珍贵,店家要他们赔,石秀竟自称梁山好汉,吃你只鸡怎么了,别在这叽叽歪歪的。看,乱打梁山旗号的是石秀,不是时迁。一通拳脚刀光,店家跑回祝家庄报信。石秀一把火烧了客店出气,这才惹下大祸。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02 祝家庄真要挑衅梁山吗?并没有,准确地说是不把梁山放在眼里。

祝家庄、李家庄(扑天雕李应)、扈家庄(一丈青扈三娘)是独龙岗的黑帮联盟,平时互相照应,武装比较强大但以自卫为主。

当时的梁山是晁盖主持工作,他的愿景是弟兄们开开心心聚在一起,有酒有肉有自由,这就很好很满足了。双方都没打算做大做强,也就没有冲突的必要。

倘若祝家庄真的常常挑衅,为什么是宋江来说,晁盖作为单位一把手竟一点也不知道吗?依我看,晁盖要斩杀两个冒充梁山好汉的小混混,不趟浑水,是最正常的反应。倒是宋江连着提了一二三四,又要自己带兵出征,让晁盖哥哥歇着,看来宋江想立威的小算盘打很久了。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03 李应是谁,为什么要拉他入伙?为了一并吞掉李家庄。

李家庄庄主李应很有钱也很会经营,他家总管杜兴和杨雄有过命的交情。因为这层关系,李应曾出面向祝家庄索要时迁,但祝家庄没买他这个面子,祝彪还给了他一箭。所以三打祝家庄的时候,李家庄袖手旁观了。

祝家庄被灭,唇亡齿寒,李应一家子都被骗上了梁山,负责掌管钱粮。倘若没有被骗呢?祝家庄就是榜样,武力灭掉李家庄也不是没有可能。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这么大的一盘棋,时迁知道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偷了一只鸡。待到上了梁山,也不受人待见,排座次排个倒数第二,比他还差的是个盗马贼。连宋清、杜迁、陶宗旺等存在感极低的梁山混子都比他强。

说白了,小偷的职业底色让人瞧不起呗,就连时迁自己也瞧不起,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01 他是主动投靠梁山,不是逃命、不是避祸、也不是活不下去。他对杨雄石秀说:

“小人如今在此,只做得些偷鸡盗狗的勾当,几时是了?跟随得二位哥哥上山去,不好?”(《水浒传》第四十五回)

说明时迁对自己的身份和价值并不认同,他听说梁山聚义替天行道,也想向好汉靠拢,用自己的本领干一番事业,再不做小偷了。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02 他想投奔梁山,却不敢自己独去。当杨雄石秀同意和他组团、三人一起拜山门之后,时迁说了句:“小人认得小路去。”自称小人而非小弟,说明他把姿态放得很低。认得小路,说明他早就想上山了,但因为自卑一直不敢。

03 他为了体现价值,入伙后认真做任务。东京(汴梁)盗甲、三打大名府、攻打曾头市、烧毁济州城楼与城西草料场,后随宋江南征北战,征讨辽国、河北田虎、淮西王庆、江南方腊都有他的功劳。说明时迁想通过实实在在的贡献,刷新自己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比山上那些划水的混子强多了。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可惜,作者施耐庵没打算重点刻画时迁,给他安排了极简风格的介绍:

“姓时,名迁,祖贯是高唐州人氏;流落在此,只一地里做些飞檐走壁跳篱骗马的勾当;曾在蓟州府里官司,是杨雄救了;人都叫他做鼓上蚤。”(《水浒传》第四十五回)

对人物形象的描写也只有短短的“鲜眼黑瘦汉子”六个字。我猜,施耐庵写时迁,多半是因为剧情需要,后面有一些地下情报、敌后侦察的任务,总不能让李逵兄弟去做吧。

张恨水曾评:

“王荆公论孟尝好客,谓鸡鸣狗盗之徒,出于其门,而客可知。施耐庵之写时迁入水浒,亦正王荆公之意也。一百八人中有时迁一度,而正以证一百八人之未能超于鸡鸣狗盗耳。”

虽也是贬损,但有一定的道理。那些杀人越货放火行凶的都成了好汉、满口替天行道,其本质也不比鸡鸣狗盗之徒高明多少。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二】被梁山埋没的王牌特工

时迁自上山后,立下功劳不少,最主要的有三件:一是计盗雁翎甲,二是火烧翠云楼,三是攻打曾头市。

01 计盗雁翎甲

呼延灼率军征讨梁山时,以连环马冲阵,梁山无计可施。金钱豹子汤隆推荐表兄徐宁,称他的钩镰枪可破连环马。但徐宁怎肯上山?须盗取他的家传之宝雁翎圈金甲,诱他上山。这项任务分配给时迁,他立功心切,说道:“只要有,就一定能拿来。”

时迁事先作了大量的侦查工作,先在徐宁家附近踩点,而后经过望风、埋藏、潜伏、换位、吹灯、盗甲、口技等一系列动作,体现出一名情报人员的过硬素质。他神不知鬼不觉地盗出宝甲,成功将徐宁骗上梁山。徐宁向梁山军传授钩镰枪法,果然大破连环马。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02 火烧翠云楼

三打大名府时,时迁建议吴用:

“城内有座楼,唤做翠云楼;楼上楼下,大小百十个阁子。眼见得元宵之夜,必然喧哄。乘空潜地入城,正月十五日夜,盘去翠云楼上放起火来为号,军师可自调人马劫牢,此为上计。”(《水浒传》第六十五回)

同去的孔明孔亮兄弟扮乞丐漏洞百出,时迁迅速指出他们细皮嫩肉根本不像要饭的,赶紧躲一躲别让人发现。而后,他独自躲进翠云楼,按约定放火,造成城中恐慌,指引梁山军发起总攻,攻破大名府。此役,时迁当是第一功臣。

03 攻打曾头市

时迁奉命查探敌情,将曾头市摸得一清二楚,还把史文恭所设陷阱全部探知。梁山假意议和,时迁又与李逵、樊瑞、项充、李衮一同到曾头市作人质,“临行时,吴用叫过时迁,附耳低言;如此如此,休得有误。”看得出,时迁才是内应小队的核心人物。后来,曾头市中计夜袭梁山军:

“只见曾头市里锣鼓炮响,却是时迁爬上法华寺钟楼上撞起钟来,声响为号,东西两门,火炮齐响,喊声大举,正不知多少军马,杀将入来。”(《水浒传》第六十七回)

梁山军里应外合,攻破曾头市,时迁无疑起到了关键作用。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随后梁山军南征北战,征讨辽国时,他潜入蓟州城,在宝严寺连放三把大火,烧得“老幼慌忙,儿啼女哭,大小逃生”。征讨田虎时,他扮作北军混入盖州城为内应,放火烧毁草料场。征讨方腊时,他由小路摸上独松关放火,吓得守将弃关而走,后又独自摸上昱岭关,放火放炮,虚张声势,吓得庞万春等人“魂不附体,动掸不得”,帮助卢俊义顺利夺取关口。

时迁凭自己的“偷技”,为梁山军的兴旺作出了贡献。尽管宋江等人只是利用他的一技之长,并没有真心相待,但时迁很忠心很积极,因为他不是为自己偷,而是为梁山军替天行道的事业,在隐蔽战线顽强奋斗。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三】从《水浒传》单飞后,人生成功逆袭

时迁是《水浒传》原创的人物,因其价值被严重低估,给了后人较大的二次创作空间。鼓上蚤的形象,在后来的传奇、话本、曲艺等衍生作品中不断变化、自我革新,最终成了神奇侠盗式的英雄人物。

01 明末清初的传奇《偷甲记》:狗盗鸡鸣,一般堪任

这本传奇颇具代表性,后世的昆曲、京剧的脚本多是以它为蓝本。与原著不同,时迁的心态发生了变化,他认为自己的偷盗事出有因,并心存义气:

“我时迁虽然不才,也是一个人类, 就是手脚有些毛病,不过因穷所使,亦复愤激而然。”

诏安时,他不愿为官:“梁山罢战争,论英雄当自省。问平生何科何目,参何典读何经?”虽自嘲没文化,但矛头直指世间用人之道。金钱豹子汤隆亦道:“狗盗鸡鸣,一般堪任。盗跖合明簪,笑他们斯文冠冕空花锦。”

这里出现了对时迁人物价值判断的转变,认为只要有才能,鸡鸣狗盗亦可委以重任,不比斯文之辈低下。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02 清道光年间的子弟书《盗甲》:蜘蛛网上翻筋斗

本书通过大量的细节描写、和适当的情节处理,将时迁塑造成一个身怀绝技、风趣机智的神偷侠盗式人物。

比如,先写盗甲之难:

“修一座暗楼从他卧房里上,大鼓漫的楼梯叫人可怎么爬,周围密密金铃悬绕,招着了消系就响哗喇,皮箱装着猊铠,吊在中梁可怎么上去拿?”

时迁主动请缨:

“傍闪一人笑哈哈,说寨主宽心盗甲可在我,就是徐宁他身上穿着我会去剥他。”

这明显和原著中的安排任务不同,时迁也变得更加自信。宋江的态度也有变化:

“公明见是鼓上蚤,名时迁,此人生的体轻滑。好一似灯草做成藕丝儿嵌,闷骑蝴蝶儿去寻花。他在蜘蛛网上翻筋斗,鹅毛船上去唱冤家。闲暇没事坐在戥盘儿内,他在实盘星儿上去蹭滑。”

可见,在宋江的眼中,时迁从原著中的“原是此等人”成了技艺精湛的高手。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03 清末民初的扬州评话《后水浒》:梁山第一能人

道光、咸丰年间,水浒书目形成两大较为规范的传授体系,邓光斗的邓门水浒,宋金章的宋门水浒。后来,王少堂的王派水浒集二者所长,艺术再上新高,以120回本为底本,以林冲和鲁智深为主线的是“前水浒”,以武松、宋江、石秀、卢俊义为主线的是“中水浒”,其后部分是“后水浒”。

书中刻画时迁的形象不惜笔墨,如,盗甲前在忠义堂表演走鼓,在鼓面上蹦纵蹿跳,声息全无,后右脚悬蹬,将巨石一分为二。梁山头领们钦佩不已,吴用更是盛赞:

“你看我们时迁兄弟这种本事可怕了,重,重如泰山;轻,轻似鹅毛。真是梁山第一能人也!”

原著中哪有这种评价?

后水浒中的时迁智勇双全,战斗值大幅提升,甚至影响了整个梁山的命运。地宫盗玉牌举重若轻,暗勘擂台盗地雷瓦解蔡京阴谋,跃上擂台赌彩巧胜任原,娃娃谷里除怪兽有勇有谋,连领盒饭的形式也由原著中的患绞肠痧病故,变成了葬身蛇腹救大军的英雄事迹。

这些脱离原著、平空而起的传奇情节,把时迁的形象提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充分表达了民众对鼓上蚤的喜爱和推崇。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04 上世纪80年代的北方评书《大闹大名府》:贯穿全书的核心

袁阔成编演的评书,把时迁的形象塑造得十分鲜活,在北方评书中很具有代表性。在这部书里,时迁成了书胆人物,即贯穿全书的核心。

与原著不同,时迁以盗走国宝九龙杯的形式出场,以梁山好汉之名夜入皇宫,赴宴亮国宝,替燕青鸣冤,实际上却将卢俊义裹携上山,使得朝廷统治者感受到梁山的巨大威胁而采取行动,双方矛盾由此激化。

所有人物关系随盗取九龙杯而链接,时迁与梁山的关系也由此疏通,他的形象完成了从梁山末流的小偷到英雄能人的跃升。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四】结语

研究鼓上蚤时迁的逆袭之路,大致有三点思考:

01 民间价值判断的变化

原著对时迁价值和地位的严重低估,是基于其小偷的出身,是受道德偏见的遮蔽。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发自民间的价值判断逐渐变化,不再纠结时迁小偷的职业底色,而是以实际功勋论英雄,这才有了曲艺作品中“梁山第一能人”之称。

02 “侠盗”品格的魅力

《中国的侠》(刘若愚)书中有言:

“侠,就是直截了当地自掌正义,匡正扶弱,不惜用武,不恤法律。另外,他们以博爱为心,甘为原则受命。”

侠盗是侠义精神的重要载体,他们勇敢、正义、挑战权贵、敢于自我牺牲,深受普通民众的欢迎。说明在封建时代,百姓在追求生活富足的同时,对社会的公平正义有着更多的期待。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

03 英雄形象的更新换代

高大全的英雄审美,长时间占据着传统美学的主流,岳飞、关羽、武松、杨家将等等,都是如此。

但从明末清初开始流行的通俗文艺中,有一批另类英雄涌现出来,他们骨骼清奇、身怀绝技、机智过人,市井气息更浓郁,一般都有行为或认知上的缺陷,如《三侠五义》的蒋平、《连环套》的朱光祖、《彭公案》的杨香武、《大八义》的赵华阳等等。

他们向传统英雄发起冲击,撕开脸谱,更像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他们的涌现,对后世的文学作品创作,以及人物形象塑造,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感谢您阅读到这里,欢迎您点赞、转发、留言评论

※本头条号已与维权骑士签约,未经授权不可转载,请勿搬运抄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宋江为啥瞧不起时迁,让他排梁山倒二?因为偷鸡?才没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