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仲裁报告12次提及孙杨母亲:她扮演了对儿子最无益的角色,杨明含泪道歉:我毁了儿子的前途

随着孙杨事件结果出炉,国际体育仲裁(以下简称:CAS)也曝光了本案的裁决书,并且长达78页。而且又粉丝注意到,在这份裁决书中,孙杨的母亲杨明被数次点名;CAS写道:“他的母亲看起来扮演了一个对孙杨最没有帮助的角色。”

CAS仲裁报告12次提及孙杨母亲:她扮演了对儿子最无益的角色,杨明含泪道歉:我毁了儿子的前途

在报告第7条提到,运动员在其母亲的陪伴下,接受了国际泳联授权的兴奋剂检测机构IDTM公司的检测。第11条提到,运动员对当时的血检官和尿检官资质存疑,他和他的母亲联系了运动员的团队人员,以寻求建议。

第52条,运动员否认自己对事件过程中威胁恐吓证人负有责任。但是,运动员证实了他的母亲(杨明女士)与血检官和尿检官取得联系,以便“收集有关案件的信息,寻求他们的帮助”,但她从未试图恐吓或威胁他们。

第113条,介绍了孙杨母亲以证人身份出庭。

第118条,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指控孙杨威胁恐吓证人,尤其是其母亲拍摄了关于主检官和血检官的视频,而这一行为只能由运动员或其代理人完成。

第128条称,运动员对尿检官资质存疑,拒绝提供尿样。运动员和持续增多的随行人员(他的母亲和医生在场,另两名体育官员通过电话参加)坚称,尿检官没有出示充足的文件,因此孙杨不能提供尿样。

CAS仲裁报告12次提及孙杨母亲:她扮演了对儿子最无益的角色,杨明含泪道歉:我毁了儿子的前途

第299条,运动员的母亲在书面声明中表示,尿检官在“未经运动员本人许可的情况下,用手机一直拍摄照片及视频”。尿检官说,他只是从背后给运动员拍了两三张模糊的照片,但不承认有任何录像行为。

第302条,运动员、运动员母亲和主检官的证词证实了尿检官的书面陈述。专家组认为,检测收集过程中,尿检官至少私自拍摄了三张运动员的照片。

第313条,专家组根据特洛伊基案的推论,指出证词中,运动员、运动员母亲和巴震医生的证词,未提到主检官警告运动员拒检行为可能面临的法律后果。

第314条尾声,CAS直言:“专家组无法得出以下结论:主检官对运动员未能听取警告负有一定责任;或者说,运动员及其团队,还有她似乎对儿子起了最无益作用的母亲,有权无视主检官的观察。”

第327条,即使运动员和他的母亲的回忆是完全正确的,在专家组看来,还远远不能被确认是主检官告诉过运动员“如果你能拿出血样,就走吧”和“你自己想办法”。这些并不足以证明主检官建议运动员去销毁血样,也不能证明主检官是主动结束了采集工作。

CAS仲裁报告12次提及孙杨母亲:她扮演了对儿子最无益的角色,杨明含泪道歉:我毁了儿子的前途

在CAS的报告中,杨明不仅拒绝配合采集血样,还存在威胁证人的嫌疑,给取样和调查都造成了不小的阻力,因此增大了处罚力度。可以说杨明在维护儿子的利益时,非但没有帮忙,反而还起了负面作用。

其实了解案件整个进程的网友肯定都知道,杨明在本次事件中贯穿始终,其中有两点让人感到即痛心又无奈;第一个就是CAS提到的行为不当。而第二点可以说是间接毁了孙杨的职业生涯。这里指的就是2014年孙杨第一次违规,具体事件我此前也有解释,这里不再赘述。

另外,孙杨母亲杨明在裁决结果出炉后,还第一时间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了一段长文,透露了2014年事件里此前没有报道的细节;甚至还提到了二审更换律师的原因。或许是这段长文触动了他人的利益,因此没过多久就将其删除了。

CAS仲裁报告12次提及孙杨母亲:她扮演了对儿子最无益的角色,杨明含泪道歉:我毁了儿子的前途

在CAS的报告出来之后,杨明也十分懊恼自己的不理智行为。她告诉外界,自己这段时间彻夜失眠、十分后悔,尤其是对孙杨的“溺爱”,让他的性格变得自大,面对质疑不会忍让,这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儿子从6岁开始学习游泳,直到如今成为世界冠军,奥运会冠军,可过去22年的努力眼看化为了泡影,自己对不起儿子。

CAS仲裁报告12次提及孙杨母亲:她扮演了对儿子最无益的角色,杨明含泪道歉:我毁了儿子的前途

孙杨的母亲杨明也不是等闲之辈,运动员时就是浙江女排的主力。退役后成为了杭州师范大学体育系的教授,目前还是孙杨的经纪人。

尽管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裁决结果已经出炉,但是孙杨始终坚持自己的清白的,而至于那晚到底有没有抗检,目前大家仍然各执一词。目前孙杨已经提出上诉,但是由于CAS的翻案率不足7%,加上目前孙杨也没有合理的证据和解释,所以想翻案的难度极大。

(图文来源网络 侵权即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CAS仲裁报告12次提及孙杨母亲:她扮演了对儿子最无益的角色,杨明含泪道歉:我毁了儿子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