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

话说在1910年的吉林榆林,新年即将到来,一家旅店的老板却收到了一个坏消息,店小二告诉东家,住在南头屋里的两个哈尔滨客人死了,老板连忙问:“投店时还好好的,是怎么死的?”店小二说:“怕是病死的,刚去看了,吐了不少血,浑身还起了好些黑斑,吓死人了!”看到这儿您可能会问了,什么病这么厉害?其实这种病各位小伙伴肯定听说过,它叫“鼠疫”。中世纪的欧洲管它叫“黑死病”。14世纪那会儿,这种可怕的瘟疫使欧洲三分之一的人死于非命。为什么这两个哈尔滨人会得上这种病?“鼠疫”为何忽然在东北爆发?瘟疫流行,日俄虎视眈眈,谁能够挽救万千百姓?解剖病人、焚烧尸体,百年前的防疫人员都做了哪些惊人之举?今天李夫子就跟大家聊聊百年前的那场“鼠疫”!

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

百年前的东北鼠疫源头

1910年10月,大清王朝最后一个冬天早早的降临在了东北,当时在咱们国家和俄国的交接处皮毛密实、鲜亮保暖的貂皮,深受俄国人的喜爱。貂皮的昂贵也就吸引了一大批猎人捕杀野生貂。随着这种毛茸茸的小动物越捕杀越少,中俄商人里也不知道哪个缺德鬼想出了一个主意,他们竟然用毛色相近的“旱獭”冒充紫貂糊弄买家,他们大肆招募闯关东的老百姓,让他们加入到猎杀旱獭的行动中。这些无良商人不会想到他们赚的这笔黑心钱会在不久之后断送东北数万人的性命。

因为旱獭这种小动物一旦染上鼠疫就会失明、失聪,老趴在一个地方不动弹,然后被其他旱獭赶出洞外。本来在东北有经验的猎人是不会去轻易动那些染病的旱獭的,可这会儿大量的外地劳工被驱使的去捕猎,他们哪明白这其中的道道,偶尔见着趴在洞外软绵绵、慢吞吞的旱獭,还挺高兴,将它们剥皮吃肉之后,悲剧发生了。在俄国境内的一个中国工棚里,7名中国工人忽然暴毙,尸体全起了紫黑色的斑点,俄国人当场吓得魂不附体,他们忙不迭的将工棚和工人的衣服、行李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并将工棚剩下的工人全部赶回了中国境内。

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

这些工人当中的两名返回了中俄边境的满洲里,当时他们自己可能也没闹明白是什么状况,就找了家客栈投宿。那会儿的东北苦力歇脚的客店基本上都是大通铺,晚上十几认甚至几十人紧闭门窗,睡在一个大热炕上,结果仅仅6天之后,这两名工人在客栈中忽然死亡。同一天,客栈中的另外两名客人也相继没了命。更恐怖的是这4个人的死状出奇的一致,刚开始都是咳嗽、发烧,然后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开始吐血,最终一命呜呼。死后尸体上都起了大片的紫色斑点,可惜那会儿的满洲里是个闭塞的边陲小城,城里死了4个无名之辈,这不沾亲、不带故的,谁都没留意,更不会有人朝瘟疫这个方向来琢磨。在知会了官府之后,4个死者被草草掩埋,自此之后,“鼠疫”以惊人的速度在东北大地蔓延开来。

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

鼠疫在百年前的东北肆虐蔓延

在咱们开头提到的旅店里,两个哈尔滨客人离奇死亡之后,店里的一个伙计也以同样的方式死去了。这下把住店的客人都吓得够呛,大家纷纷收拾行李,逃离这恐怖的地方。眼见客人都跑没影了,老板也是没办法,寻思着也快过年了,索性打理完旅店的事物,关门回了老家。然而在本该合家团圆、其乐融融的除夕夜里,这位老板竟然也去世了。家里人依照当地的习俗,为这位老板停尸5日,这一停更是停出了问题。他们家的53口人竟然接二连三地倒下,最终32人命丧黄泉。紧接着全村不断开始有人死去,宁静的村庄被死亡的阴霾紧紧包裹。

这位旅店老板的故事是鼠疫流行期间东北的一个缩影。然而在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当时的官府人员却毫无经验,麻痹大意,结果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在100多年前的清末,别说是微生物知识,好多人还以为瘟疫流行是鬼神作祟。所以东北一下子有那么多人死去,官府的处理方式却简单得令人发指。那就是凡是死去的老百姓,官府出钱补贴一点丧葬费,家属愿意在当地找地埋了,就在当地找地儿埋了,愿意带着棺材回家乡安葬的官府也不拦着。这种处理方式当然是瘟疫蔓延的最佳助力。于是民间谣言四起,有人说是东瀛人在水井里投毒引发瘟疫的,还有谣传鸦片和猫尿能够治病的,结果民众蜂拥而去抽鸦片,大烟馆里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猫尿更是到了一尿难求的地步,甚至还有些邪教打着信教不得病的幌子忽悠老百姓入伙,将本就混乱的局面搅活得更加糟糕。

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

眼看着鼠疫在东北肆虐横行,而且有着向关内蔓延的趋势。日本和俄国政府忽然冒了出来,他们说清朝廷既然无力控制疫情,日本和俄国愿意代劳,接手当地的防疫事务。当然为了防疫工作的需要,教育、商贸、铁路、司法这一系列主权也得交给他们。日俄政府真正想要什么?这已经是秃子头上的狮子明摆着了。好在清朝廷总算还没彻底失智,他们婉拒了日俄的要求,并任命防疫大臣到处拜访名医,希望可以找到能人去东北主持防疫工作。可现在东北都那副模样了,往关外跑,这不等于送死吗?

一众名医的脑袋摇得都跟拨浪鼓似的,直到防疫大臣找到了一位年仅31岁的大夫,东北防疫的重任才有人接下。这位年轻的大夫叫伍连德,作为那个时代的逆行者,他带着一个助手和简单的医学仪器在平安夜到达了哈尔滨。而到了当地,伍连德发现情况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首先是当时东北地区压根没有像样的西医院,大夫满打满算刚刚凑够两位数,而且在1910年那会儿,针对鼠疫病也没有什么特效药,抗生素要等到19年以后才会被英国人发现。更可怕的是马上就要过年了,一大批闯关东的汉子携家带口准备回到自己的关内老家,他们当中有些人甚至戴着棺材,里面装的正是属于病死亲人的尸体。

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

伍连德成为防疫工作的先行者

另外还有一点,分离出鼠疫杆菌的日本科学家认为,鼠疫是由老鼠传播给人的,人与人之间不会相互传播,所以想要遏制鼠疫就只有一个办法,灭鼠。不过考察了哈尔滨的实际情况之后,伍连德对日本科学家的说法产生了质疑。东北的冬天零下二三十度,那都不叫事儿,这种温度老鼠不冻死,那都是奇迹了,还能满街窜?于是伍连德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会不会这次鼠疫有其他的传播途径?比如说人传人!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伍连德急需解剖尸体,确定病源。然而在信奉死者为大,入土为安的旧社会,这样的想法堪称大逆不道。伍连德能成功吗?同行的两名东北大夫听说伍连德有解剖尸体的想法,都吓了一大跳,毕竟这要被死者家属发现,给打死都没地儿说理去。

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

然而伍连德主意已定,谁劝都不好使。恰巧在这个时候,一个与当地人通婚的日本女性患病去世,于是在一间无人的民居里,伍连德开始了全东北,也可能是全中国的第一例鼠疫患者尸体解剖。伍连德发现死者肺部充血严重,肺部淋巴也异常肿大。另外他在死者的血液里找到了鼠疫杆菌,确认他的死因的确是感染鼠疫。据此伍连德认为,在东北大地上流行的瘟疫可能是一种更为凶险的鼠疫,它仅仅通过飞沫就可以在人和人之间传播。伍连德将这种鼠疫命名为“肺鼠疫”,然而在当时没有人相信这位年轻的大夫,和他一起主持防疫工作的法国医生梅斯尼就是其中最激烈的反对者。这位北洋医学堂的首席教授还是坚信灭鼠的老一套。为此他甚至要求免去伍连德防疫总医官的职务,由自己取而代之。

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

遭到拒绝之后,梅斯尼满心不服,前往俄方医院现场查看病人。当然为了防止自己感染,梅斯尼还是做足了准备工作的。他穿上白帽白袍,带上了胶皮手套,隔绝了一切可能跟老鼠产生亲密接触的部位,但因为他坚决不信伍连德鼠疫会通过飞沫传染的猜想,所以这位首席教授偏偏就是没戴口罩。后面的事儿大家可能已经猜到了。梅斯尼不幸感染了鼠疫病,在发病后的第3天就一命呜呼了,此时距离他到哈尔滨也才过去了仅仅9天。梅斯尼的死犹如在哈尔滨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当地政府和各国使馆全都吓蒙了。

要是连当时中国医学最高学府的首席教授都不安全,自己还有个好吗?在巨大的恐慌下,伍连德的工作忽然获得了空前的支持和配合。高官们甚至在第一时间收拾好了自己的官邸,坚决要求伍连德医生和自己同吃同住,伍连德得到了政府的支持之后,迅速开始了大刀阔斧的防疫工作。他将哈尔滨疫情最为严重的“傅家甸”划分为4个区域,分别隔离监控,并且调集了数百名军人和警察封锁隔离区,尤其严防死守皮货商人,坚决不许放进来。另外梅斯尼用自己的生命给伍连德提了个大醒,伍连德设计了数层棉纱缝制的简易口罩,命人发给老百姓。

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

伍连德防疫举措之“病源隔离”

伍连德还找俄国借了一些空置的火车皮用于隔离病人。俄国政府一琢磨,中方那边要是失控了,这一病迟早要找上俄国,所以也就同意了。而在交通方面,东北也开始了空前的管制,各个火车站都设立了病院、检疫所,甭管您是什么身份,哪个国家,不观察个六七天就别想走!就连当时的钦差大臣都滞留在山海关5天,才被放回北京。然而在实施过程中,伍连德还是遇见了重重困难,老百姓对他的隔离充满了恐惧,大伙都私底下流传说隔离所是个不祥之地,一旦被送进去,甭想再活着出来。所以几乎每个村口都多了一些放哨的孩子。防疫队的人一来他们就回家通风报信,病人被家里的人藏在大衣柜里、草垛里,甚至连尸体都会被藏匿。一些愚昧的老百姓把尸体埋在雪里,藏在房顶上,甚至凿开厚厚的冰层,将尸体沉入江中。好像只要防疫队没瞧见,他们就不会被传染一样。这些不配合的人拖慢了防疫进展的速度。虽然伍连德处理方式得当,疫情却仍然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

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

伍连德控制传染源

转过年来的1月,伍连德来到哈尔滨城北的公共坟场,忽然意识到还有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当时因为鼠疫死亡的人数太多,哈尔滨的冬天又极为寒冷,土地全都风动,所以大量尸体被堆放在了公共坟场上,等待来年开春埋葬。这些既没有深埋又没有焚烧的尸体变成了细菌的乐土。一旦动物接触,病菌又会被重新带回人群,知晓事情严重性的伍连德当即立断,上书清朝廷请求焚尸。大家试想一下,在流行入土为安的年代,伍连德的呼吁能不挨骂吗?要知道之前他坚决隔离人群的时候,就有商家因为生意下降迁怒于他,联合起来不卖给防疫队一粒米一片肉,现在伍连德要求焚尸,立刻就有人跳出来说,这瘟疫就是“疫气”引起的,一烧尸体“疫气”就散发出来了,大家伙就都得玩完。不过当时鼠疫已经逼近北京,清朝廷也弄的人心惶惶,多方权衡之下还是同意了伍连德的建议。

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

于是就在农历大年初一这一天,200多名工人来到坟场,他们将尸体分成22堆,浇上煤油,冲天的火光在哈尔滨北边熊熊燃起,果然在焚尸执行一个月之后,哈尔滨的发病和死亡人数逐日下降,大家伙见到了一线曙光,全东北开始纷纷效仿。而针对民间流言四起,今天说死了1万被说成死了10万的状况,防疫局选择每天发布头天死亡的确切人数,并在报纸传单上刊登漫画和大白话,教授老百姓防疫知识。慢慢的大伙对隔离也能接受了。1911年3月1日,在到达哈尔滨的第67天,哈尔滨城内再无一例死亡、一例感染,这场吞噬了6万多条生命的大灾难终于过去了。

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

100多年后,当我们再度讲起在鼠疫中逆行的年轻医生,以及当时支持与反对他的那些声音,是不是仍然有很多经验和教训?有些方法和举措,即便是现今也依然在沿用,只不过现在用的更好、更完善罢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 » 100年前的东北鼠疫横行,31岁年轻医生力挽狂澜,成勇敢的逆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