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聚焦丨学校因新冠肺炎疫情停课 日本职场妈妈最近有点愁

日本多地中小学2日起临时停课,平时热闹的校园一片安静。虽说大部分日本人理解这个决定,但伴随突然停课而来的带娃问题,也让日本家庭有些头疼。日本有自己的国情:少子老龄化严重,家庭主妇广泛存在,老人帮忙带娃并非习俗……对于那些奋斗在职场的妈妈,这个问题就更突出:工作和带娃如何平衡?每个家庭有不同的答案,一些改变也在发生。

在家工作不专心 送托儿所不放心

“我对停课的消息感到震惊,我该怎么办?”小林启子说。尽管并非难以理解,她还是难掩惊讶。

作为解决办法之一,小林将7岁的儿子带到办公室。她很幸运,作为一家跨国人员服务提供商的高级经理,雇主同意让她和儿子暂时与另一对母子共享一个办公室。小林说,她仍在探索各种选择,包括将儿子送到定时的公共日托中心,或者尝试更经常地在家工作。“但是如果在家工作,当我不看儿子时,他就会看电视,而且会有很多不良的诱惑。”她认为,“创造一个可以专心学习的环境是一个挑战。”

环球聚焦丨学校因新冠肺炎疫情停课 日本职场妈妈最近有点愁

图说:公司员工带孩子上班,让孩子在办公室玩耍。 本版图片GJ

日本最大图书销售商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28日到3月1日的3天内,小学生教辅书销量猛增,迅速占据图书畅销榜前10名中的6席。日本出版贩卖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古幡瑞穗称,购买者主要是小学低年级学生的家长,担心孩子在停课期间落下学习。

把孩子送到托育机构就万事大吉?小林的同事青木幸子不同意。

根据目前的政策,为了帮助解决停课造成的“带娃难”,日托中心和课后俱乐部形式的托育机构不在停课令涵盖范围。但这样的初衷在另一方面引发了质疑:这样的停课令有用吗?能保护孩子避开病毒吗?“老实说,我怀疑这样的停课是否有效。”青木说,她不愿意将孩子送到日托机构,因为那里会挤满有可能感染病毒的孩子。

而对那些有残疾儿童或家人需要照顾的妈妈来说,她们更担心自己的工作。47岁的中岛美佳在博物馆工作,单身母亲,有一个15岁的自闭症儿子。她已经用完带薪假期,照顾年迈的父母和儿子一年,即将失业。如果被解雇,她就没有希望再找到一个全职职位。“所以我很绝望,我真的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中岛说,“还需要其他形式的支持。”

办公室职员铃木惠美说,必须在一周内找人照顾两个孩子,否则她只好请假。虽然丈夫有足够收入养家糊口,但在她看来,辞职是她自己的事业挫折。

虽然也担心疫情 更害怕育儿危机

日本《现代经济》杂志担心,升级的育儿危机会导致夫妇失和的家庭矛盾增加。

在不少人看来,少子老龄化是日本最大的国情,也是最深远的危机。近年来,日本家庭规模、功能和需求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对育儿环境提出了新的挑战,安倍政府近年就致力于解决入托难等历史难题。

但残酷的现实是,在日本,育儿基本是妈妈的事。数据显示,日本女性平均每天做家务和育儿的时间为3个半小时,而男性只有45分钟,远低于其他国家。日本妈妈很难期待老人帮忙,请得起育儿嫂的更是不多。东京法政大学社会政策副教授竖田香绪里认为,“过去育儿被认为是家庭责任,而不是社会责任”。

低龄儿童的妈妈境遇更艰难。托儿所是紧缺资源,前几年有职场妈妈喊出了“没法入托,日本去死”的绝望呼喊。日语中有一个词汇用来描述这种困境下的孩子,叫作“待机儿童”,去年日本有“待机儿童”8000多人。野村综合研究所预计,到2023年,随着更多女性重返职场,日托机构缺口将达27.9万所。

为了解决育儿难,日本政府和企业也推出过“育儿假”和提早下班等措施,但在强大的传统文化和社会惯性面前,这些举措收效甚微。一些日本男性表示,即便想在家里帮忙,但加班不允许。前一阵,日本环境大臣休“育儿假”还遭到诟病。

疫情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这些“旧疾”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安倍首相看似考虑大局的“停课令”,一经宣布反而首先引发一片批评之声。对日本家庭来说,尽管也担心疫情扩散,停课却是马上就会发生的“育儿危机”。

千叶市长熊谷俊人发文表示,全国停课的决定“过度”,低龄儿童的托管问题该如何解决?“那些医疗机构等支撑着社会的工作者,他们的孩子要怎么办?一旦全面停课,社会运作难免要崩溃。”一些教育一线人士也呼吁延迟一段时间再停课,给孩子和家长们一些准备时间。

环球聚焦丨学校因新冠肺炎疫情停课 日本职场妈妈最近有点愁

图说:妈妈边工作边带娃。 本版图片GJ

政府开始发补贴 企业推远程办公

面对新的挑战,日本也在调整。

一些地方学校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出了程度不一的应对,也有学校宣布暂不停课。比如,尚未出现感染者的岛根县教委称,“为了把学习延后和停课时的家庭负担控制在最小限度”,目前暂不停课。但在大城市,比如东京都的23个区中,有大约三分之二中小学校2日开始停课,剩下部分学校也于3日全部停课。

值得关注的是,幼儿园不在停课范围内。根据日本文科省向各都道府县教委发出的通知,小学、初中、高中和特别支援学校等从3月2日到春假开始期间一起停课。为避免出现低龄儿童独自在家的情况,幼儿园和保育园不纳入停课范围内。不过,大阪、神户、和歌山等市把市立幼儿园包括在停课范围内。

在政府层面,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强调,因中小学生停课一事突然,不少家长需要请假回家照顾子女,面临收入减少的困境,为此,日本政府将在10天内制定第二轮应急对策,从2019年度预算预备费用中拨款,为中小学生父母提供补贴。对于受疫情及中小学生停课政策影响的企业,也将推出补贴政策。

日本厚生劳动省昨天发布消息称,对于因疫情停课的儿童的监护人请假造成的工资损失,政府将新设适用于停课期间的制度,以每天8330日元为上限全额补偿。

远程办公成为更多单位的选择。日本政府的13个府省厅(警察厅除外)多半已采取以总部职员一定比例为目标,错时上班或在家办公等远程办公方式,尽可能减少拥挤时段的通勤和在单位的接触,以防止感染。12个府省设定了错时上班或在家办公的职员比例目标,财务省、总务省、国土交通省等10个府省力争达到总部职员五成以上。

一些企业也开始允许员工带孩子上班。大型IT企业雅虎日本推出举措,可以容纳合计959名员工带孩子上班。除部分涉密区域,员工的孩子们可以在办公区域和公共区域学习和玩耍,该举措将持续到20日。京都一家餐厅主动提供房间给中小学生当自习室,还免费提供午餐,并让志愿者在现场照看。

日本首相安倍3日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表示,将听取专家意见判断是否复课。

“疫情当前,每个人都不容易。”一名日本网民说,“比起抱怨,更好的是去努力做一些改变。如果很难改变,那就努力适应。毕竟,疫情总有结束的那天。”

首席记者 吴宇桢

【相关链接】

相扑赛“闭门”马拉松“减员”:奥运圣火传递将缩水

据共同社报道,东京奥运会的圣火传递即将从3月26日开始。针对新冠肺炎疫情,东京奥组委专门制定方案,拟通过在传递活动时减少观众和助威等措施,防止疫情因圣火传递而扩大。相关计划在各地圣火传递活动的一周前公布。

东京奥运会火炬传递将于3月26日从福岛出发,这里被日本当做“复兴奥运”的象征。之后,约1万名火炬手将耗时121天跑遍日本全国,最终于7月24日在主会场东京国立竞技场点燃主火炬。

日本相扑协会3月1日宣布,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即将开始的春季大相扑赛将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举行。这是继职业棒球和赛马比赛后,第三项“闭门”举行的日本体育赛事。

日本相扑协会在官网发表声明说,在考虑了政府2月26日发出的关于抗击疫情的建议后,相扑协会决定这次比赛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举行。协会还透露,一旦在比赛中发现选手感染,所有比赛将立刻取消。

此外,3月1日举行的东京马拉松比赛也严重“缩水”。

东京马拉松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马拉松之一,也是日本重要的体育盛会,本来有38000人参加,沿途约有40万人观看。因疫情影响,组委会取消了大众组比赛,只保留精英组和轮椅组,最后参赛者只有200多人。

尽管政府建议市民不要到现场观战,设在东京火车站前面的终点附近还是挤满了前来为选手加油的观众。大多数人都戴着口罩,但热情丝毫不减。

扩大口罩产能月产将超6亿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3日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采访中就口罩问题表示,日本正在扩大口罩产能,预计3月口罩月产量将超过6亿个。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日本国内口罩需求量增加。菅义伟表示,从2月中旬开始,日本政府已经确保每周口罩供应量在1亿个以上,3月将把产能扩大到月产6亿个。他说,“上周已经决定对3家企业进行设备投资支援”,并呼吁民众理性购买口罩,不要囤货。

日本电器制造商夏普公司2日宣布,将从月底开始,利用位于日本中部三重县的一家工厂生产医用外科口罩,最初日产量15万个,随着时间推移将增至50万个。

该工厂以往制造的是液晶显示屏。为达到高质量,液晶显示屏通常在无菌环境中生产,使微粒无法搅入到生产过程中,这样的无菌工厂也非常适合生产口罩。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敦促企业增产口罩,夏普是日本第一家响应政府号召生产医用外科口罩的非医疗企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环球聚焦丨学校因新冠肺炎疫情停课 日本职场妈妈最近有点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