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要给他做了一顿饭,结果他差点进医院

她说要给他做了一顿饭,结果他差点进医院

第41章 炸厨房

看着电视里的狗血剧,陆殊坐在沙发上直打瞌睡,突然只听厨房里传来一声尖叫,门瞬间被打开了。

这一下陆殊简直“垂死病中惊坐起”,连忙冲到厨房门口。滚滚浓烟正从里面涌了出来,隔着不到半米的距离,愣是连赵雪的影子都看不到,陆殊傻眼了。

“我的天,这是做饭还是炼丹呢?你这是要成仙吗?”

“哎呀,你别愣着了。快快快,着火了,咳咳咳。”

陆殊摸索着跑到赵雪身边,空气中的那股白烟犹如武侠小说里的毒药,又辣又呛人。顺着赵雪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锅里窜起明晃晃的火焰,陆殊捂着鼻子把赵雪推出厨房,然后用锅盖盖住着火的锅,关上天然气又把窗户打开,等到浓烟一点一点散掉,这才敢呼吸。

“怎么样,火灭了吗?”

听到厨房里动静变小,赵雪慢慢打开厨房门,捂着鼻子探进来。

“灭了。”

陆殊无奈地点了点头,看着赵雪头发因着急而变得乱糟糟的,忍不住想笑。

“那你出去吧,我还没弄完呢。”

“啊?”陆殊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阻止赵雪继续做红烧鱼,就被她推出了厨房。

拿赵雪没办法,陆殊只好又坐到了沙发上,刚刚坐下,手机就收到了林昭发来的消息。

“最近过的挺滋润的样子嘛,有女朋友是不是也不错?”

“是啊。”陆殊发了一个冷汗的表情,继续道,“女朋友雄心万丈的要给我做红烧鱼,你感受一下这令人害怕的惨叫。”

陆殊把手机凑到厨房门口,里面不时传出赵雪:“啊,救命。哎哟,酱油倒多了。算了,拿水冲一下”的叫声。

林昭点开语音,听完整个人都懵逼了。

“你确定她做的是红烧鱼?”

“我确定。”对于晚餐不抱任何希望的陆殊心如死灰。

“呵呵,单身真好。”

听着赵雪的各种叫声,林昭看了一眼自己碗里的泡面,突然不那么想找对象了。

“做好啦,可以开饭啦。”

打开厨房门,见陆殊拿着手机聊得正嗨,赵雪提醒了一句。

“好,来啦。”

陆殊欲哭无泪,率先将冰箱里的一小包榨菜放到桌上,然后盛好饭。

坐到餐桌边时,红烧鱼已经被拿上来了,看着那一盘色香味俱全的鱼,陆殊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了。

这跟想象中那一条乌漆墨黑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怎么样,我很厉害吧。”

赵雪看到陆殊惊讶的样子,得意地仰起头。

“给你筷子,快尝尝看。”

陆殊接过筷子,总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明明刚才厨房里一片狼藉,要多惨有多惨,怎么会?

“嗯!好好吃哦!”

夹了一小块鱼肉放进嘴里,陆殊惊叹。

“亲爱的,你是不是刚刚偷偷点外卖了,这条鱼是在外面卖了做好的吧。”

“干嘛?我就不能做出好吃的鱼啊。”

听到陆殊这话,赵雪心中开心,却摆出一副要揍人的样子。

陆殊见状连忙摆摆手,“别别别,我夸你嘛。”

说着又夹了一大块放进嘴里,正咀嚼之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有一块不知道是塑料还是什么的东西,一直嚼不烂。

用舌头将那东西捋出来,陆殊定睛一看,竟然是片鱼鳞。

看到鱼鳞的一瞬间,陆殊就慌了,他抬起头,满脸震惊地看向赵雪,“你……该不会没刮鱼鳞吧?”

“难道你买的时候没有刮好么?”赵雪同样震惊的看着陆殊,这条鱼她以为是处理好了的,所以……不止是没刮鱼鳞那么简单。

陆殊哭笑不得的用筷子将鱼肚子拨弄开,果然,鱼胆、内脏,该取出的东西一个不少都在里面。

“亲爱的。”

“干嘛?”

略微有些泄气的赵雪抬起头,只见陆殊捂着嘴,眼里含着泪,对自己说了一句,“你真棒。”

然后就跑进了厕所,一阵狂吐。

“鱼先放一放,别灰心,我们还有一包榨菜呢。”

漱了口从卫生间走出来,见赵雪一脸沮丧,陆殊献出自己珍藏已久的榨菜,笑得乖巧。

“都怪你。”赵雪接过榨菜,撕开包装,用筷子夹了一些在碗里,不满的瞪了陆殊一眼,“都是你,买鱼干嘛不让他处理好。你看,这都浪费了!”

“我……”陆殊无言以对,目瞪口呆,“这……怪我啊?”

“当然怪你啊,不然这顿饭就完美了。”

赵雪昂起头,摆出一副你再反驳让你吃完整盘鱼的架势来,陆殊看了,吓得缩了缩脖子,连忙认错,“有道理!都是我的错,干嘛不买处理好的呢?害得我们家雪都没吃好饭!真该打。”

“就是嘛!”赵雪扬起手就要打。

“别别别,别把你手打疼了,赶紧吃东西,嘿嘿。”陆殊见状,连忙讨好。

赵雪嘟了嘟嘴,看了一眼只吃了两口的鱼,怎么想都不甘心,感叹道:“哎,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做出来的呢!”

“噗。”听到这里,陆殊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出来,这顿饭可不就是冒着生命危险呢么。别说红烧鱼了,赵雪自己都差点把自己在厨房给红烧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边聊天,边吃饭。

最终说好的大餐,在一包榨菜的辅助下算是吃完了。

陆殊本以为就到此为止了,谁知,这次的挫败彻底点燃了赵雪的斗志,她兴致昂扬地表示,明天还要做饭。

窝在厨房洗碗的陆殊手上一抖,差点摔碎了盘子。

收拾好碗筷,赵雪洗澡的时候,陆殊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然后站到了阳台上。

此刻,他的心中萦绕这一丝暖意,却不知该不该称之为幸福。变成陆殊以后,失去亲人、爱人、甚至差点连同自己这条小命都丢掉了,一切接踵而来,容不得他半点喘息。

生父病危、投靠萧瑾、分道扬镳、重新做自己,一桩桩一件件慢慢在陆殊脑海浮现。

我是谁?

感受着徐徐晚风,陆殊开始不断问自己。

我是谁?杨姝吗?

如果我是杨姝,聂凯在哪儿?爸妈在哪儿?

挑眉一笑,将手搭在栏杆上,陆殊摇了摇头。

我不是杨姝,我已经不是杨姝了,我是陆殊啊。

陆殊……

默默在心底念着这个名字,他看着不远处路灯忽明忽暗的光芒,眼神中慢慢染上一丝孤寂。

陆殊回头看了一眼客厅,看到了赵雪放在桌上炸好的果汁,眼中又逐渐浮现出一丝笑意来。

如今,亲情、爱情都化作了赵雪温柔的陪伴。

她的可爱,她的贴心无时无刻不在温暖着陆殊那颗脆弱的心,如果我是陆殊,就安安稳稳过现在的生活,跟她一起走到最后,大约也很好吧。

心底一声叹息,柔柔散开。

陆殊大口喝完杯子里的果汁,深吸一口气,然后转身走回房去。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故事 » 她说要给他做了一顿饭,结果他差点进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