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疫情下的中国留学生:曾捐口罩的人现在最缺口罩

来源:澎湃新闻

新冠肺炎疫情近日在欧洲持续蔓延。

新华社日内瓦3月3日电,世界卫生组织3日说,截至欧洲中部时间3日10时(北京时间3日17时)收到各国报告的数据显示,中国以外的世界其他地区报告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达到10566例,这是首次突破1万例。

欧洲方面,意大利近期疫情扩散势头明显加剧,截至当地时间4日零时,意大利新冠肺炎病毒确诊病例已增至2546例;法国仍是欧洲疫情第二严重的国家,仅次于意大利,当地时间3日晚确诊病例超过两百例,增至212例;德国疾病防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当地时间3月3日上午10时,德国共确诊188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

国内疫情爆发期间,在欧洲的中国留学生为国内的亲友们担忧着,也为国内抗击疫情做着一些力所能及的志愿工作。

而当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蔓延时,他们也同样经历了担忧、孤独和感动等复杂的心路历程。

“能买到口罩的药店几乎都售空了。”“现在反而是国内比国外要安全一些。”“在海外歧视与温暖都有吧,疫情之下见人心。”身处欧洲的几位中国留学生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

欧洲疫情下的中国留学生:曾捐口罩的人现在最缺口罩

挪威奥斯陆一家药店提示口罩被抢购一空。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曾经捐口罩的人现在成了最缺口罩的人

在中国爆发疫情时,许多欧洲留学生都收到了国内亲友的求助。

疫情爆发初期,国内的口罩极度紧缺,留学生在国内的亲友纷纷拜托他们在当地药店买口罩寄回国内。

如今,口罩在欧洲开始脱销。

不少欧洲药店门口也纷纷贴出中文标识“没有口罩”或者“口罩售罄”。“我之前买了两箱口罩邮回国内,挪威奥斯陆当地的药店本来就不怎么进货口罩,在国内疫情爆发初期,能买到口罩的药店基本上就已经卖空了。”此前,在挪威奥斯陆大学读研究生的梁紫,跑遍了奥斯陆所有药店,好不容易才为国内亲友买到两箱口罩。

在购买过程中,她甚至还遇到过恶意加价的行为,最后再加上几乎和口罩一样价格的高额运费。而现在疫情在欧洲爆发,她更是一箱口罩都买不到了。

“我现在是自身难保。”梁紫很无奈。

不少欧洲留学生在互相求助后发现,口罩现在在整个欧洲境内都很难买到。

在意大利、法国、挪威、德国的多位中国留学生均向澎湃新闻表示,实体药店里已经很难寻觅口罩的踪影,网店里也多显示脱销。

在疫情中心意大利,口罩价格疯涨了数百倍。路透社援引一位米兰检察官的说法称,在伦巴第大区,一只普通口罩的在线价格甚至从平时的1欧分涨至10欧元,警方不得不介入调查。

在意大利罗马留学的中国留学生陈秋实说,“我拜托在其他国家留学的同学帮我买口罩,问了一圈下来,好像欧洲全境的口罩都已经被搬空了一样。”

国外对于佩戴医用口罩的认知与国内差别大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普通民众是否需要佩戴口罩,意大利、法国、德国、英国等政府发布的官方防疫手册给出的建议基本类似:不需要。

据中国青年网报道,意大利卫生部援引世卫组织的说法,建议只有那些可能与病人有过接触的人、出现了咳嗽打喷嚏等症状的人、正在照顾疑似或确诊病人的人,以及医院的医护工作者佩戴口罩。此外,在意大利北部的红色疫区——罗马涅、伦巴第、威尼托三个大区——民众应当佩戴口罩。德国卫生部指出普通人佩戴口罩没有意义,应当更加关注个人卫生。戴口罩会使人产生有安全感的错觉,从而忽视其他卫生措施。

另外,据澎湃新闻采访到的多位在欧洲留学的中国留学生介绍,国外对于佩戴医用口罩的认知与国内有很大的差别。

“在这里,如果一个人戴着医用口罩出门的话,意味着他是一位危重症或者患有传染性疾病的患者。在他们培养的公共卫生观念中,如果患有这样的严重疾病,应当自觉在家隔离,而不应该跑到公共场合,这是一种极不负责的行为。”陈秋实说。

据陈秋实介绍,罗马离疫情最严重的米兰距离很近,但她和身边的留学生们都没有选择天天戴口罩,而是尽量少出门,在家自我防护。

“戴口罩真的会招致别人异样的眼光,我们都不好意思戴。本来欧洲就有一些因为病毒而歧视华人的行为,我们不想加深这样的误解。”陈秋实无奈地说。

欧洲疫情下的中国留学生:曾捐口罩的人现在最缺口罩

中国留学生在巴黎街头呼吁“自由拥抱”。

另一位在挪威奥斯陆大学交换的学生杨陈向记者打了个比喻,“这么说吧,在这边戴口罩,就仿佛在国内套个丝袜在头上出门。”

据杨陈介绍,除了戴口罩之外,欧洲留学生们也没有切实用来防护的措施,唯一能做的就是少去人多的地方。挪威奥斯陆大学在挪威出现四例确诊人数后,在发给学生的警示邮件中提出了一些防范方法,提醒学生咳嗽和打喷嚏避开别人、勤洗手等等。

“替他们感到着急,仿佛回到了国内疫情爆发初期”

由于地理距离较远、信息不对称等等因素,中国留学生们反映欧洲居民普遍没有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

早在1月31日,意大利进入紧急戒备状态,但直到米兰确诊人数大规模增加后,才开始取消一系列大型活动。

受疫情影响,意大利停止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威尼斯狂欢节,封锁包括米兰大教堂在内的部分地标性建筑。意甲联赛也决定推迟两场比赛。此外,伦巴第大区已经决定取消各类公共活动,推迟开学,并关闭博物馆等公共场所。欧盟2月24日宣布,暂无计划取消意大利开放边境即欧盟申根区的各种出行。但是欧盟表示已对疫情进行全天监控,并拨款2.32亿欧元进行疫情防控。

“他们看起来丝毫不担忧的样子,政府紧急戒备后有挺多人抱怨的,觉得不至于这样,政府小题大做了。”在意大利罗马第一大学交换的中国留学生王宇轩说道。

在法国诺欧商学院交换的刘博刚刚从意大利回到法国,他对法国机场的防护措施表达不满,“没有任何人查体温,消毒水也没有喷,法国都确诊这么多人了,我这个从意大利回去的人居然没有被检查。”

刘博在回校后主动报备了自己刚从意大利回来的情况,原本学校决定让他自我在家隔离两周,但后续学校发邮件又取消了这个决定。

“我真的很着急,他们似乎没意识到这件事多严重。想起在国内疫情爆发初期,我爸妈还有家里的一些老人也不觉得多严重,我每天疯狂在微信上给他们科普、转发,想让他们重视起来。没想到现在国内疫情控制住了,国外还是没重视起来,真的有种昨日重现的感觉。”刘博说道。

被困欧洲,回国辗转多程

同样在意大利罗马第一大学进行学期交换的彭文哲原本决定在二月初回国,他的签证也在二月底要到期。

但在疫情爆发后,欧洲许多国家纷纷取消了直飞中国的航班,他原本定好的机票也被取消了,只好被迫留在意大利。

一个月过去,眼看签证马上到期,意大利疫情又越来越严重,彭文哲陷入了两难:一方面,待在意大利可能面临非法居留的风险,况且意大利疫情蔓延情况也不容乐观;另一方面,交通受阻,回国也十分困难。

“我妈妈看到意大利的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越来越多,我在这边又没有什么防护措施,她就让我赶紧回国。”彭文哲不想让母亲过于担心,于是开始寻找其他回国的方法。

终于,在2月25日,他先坐火车到法国,在法国停留两天后,最终在2月27日由法国飞回国内。

“虽然周折,幸好安全到家了,也算是‘人在囧途’了吧。”彭文哲自我调侃道。

疫情期间,见证的更多是温暖

自从疫情在国内大规模爆发后,目前在挪威奥斯陆大学读研究生的梁紫就收到了身边许多朋友的问候。

大家纷纷询问她在中国的亲友是否安全,并且给她加油鼓劲,包括在学习期间认识的外国人也都纷纷对她表示了关心。

有一次,梁紫在挪威奥斯陆的地铁上遇到了一个挪威老爷爷,老人和蔼地笑着问她来自哪个国家,在听说她来自中国后,老人就关心地问到疫情是否对她的家人造成了影响。梁紫告诉老人家人无恙,老人对她说:“中国现在经历着很艰难的状况,但我们都相信这会被克服的,祝福你们!”

陈秋实这段时间身在意大利,她的手机消息也被亲友们的关心和叮嘱填满。

2月29日,意大利卫生部门发布消息:该国已经确诊1694个新冠肺炎病例,仅过去24小时就增加了50%。截至当地时间3月2日18时,意大利总确诊病例达2036例,成为欧洲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彼时,由于时差原因,国内的亲友在她醒来之前,便已得知意大利情况不容乐观,于是纷纷来询问她的状况:“一定要戴上口罩、注意防范!”“你还好吧,防护措施做得到位吗?”

还有陈秋实在国内的好朋友对她说,自己所在的地方疫情不是很严重,多囤的口罩可以给她寄到意大利。

“我这才真的算是体会到患难见真情的含义了!”谈到这些,陈秋实有些动容。

同样令她感到温暖的,是一些外国友人在听闻中国在抗疫期间做的种种措施后,对她表达了对中国的赞叹。

在陈秋实提到武汉在短短几天内建起了两间设备完善的医院时,她的法国室友宝拉表示“难以置信”。陈秋实依然记得宝拉在看到武汉火神山、雷神山两座医院的照片后的感叹:“中国是一个很有决心和毅力的国家,相信你们一定可以战胜病毒的!”

欧洲疫情下的中国留学生:曾捐口罩的人现在最缺口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欧洲疫情下的中国留学生:曾捐口罩的人现在最缺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