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人滞留武汉丈母娘家40多天:吃掉三百斤大米,建网站写日记

带着自家父母种的100斤大米,1月22日,广东清远人阿木一家四口自驾回到了妻子娘家——湖北武汉黄陂。

“刚到武汉就传出消息说要‘封城’。那天半夜我一直在刷新闻,凌晨4点多才睡着。”阿木没想到,原本为纪念与妻子结婚十年的春节探亲之旅,最终滞留了超过40天。

经历焦虑、迷茫后,曾是程序员的阿木搭建了一个博客网站写下自己的《武汉日记》,每天陪伴两个孩子上网课,继续等待疫情散去,可以返回广东的那一天。

清远人滞留武汉丈母娘家40多天:吃掉三百斤大米,建网站写日记

出发前,阿木做了充分的准备。

原本带一百斤大米看岳父母,九口人40天吃掉三百斤

33岁的阿木是清远连山人,在东莞做生意。这个春节,带着清远老家父母种的100斤大米,他和结婚十年的妻子带着两个儿子回妻子娘家过年,一家四口在1月22日晚上自驾抵达武汉黄陂,“出发前我也有看新闻说(新冠病毒)可能人传人,但也看到说‘可防可控’,还是决定过来了。”阿木没想到,抵达翌日就听到“封城”的消息。

“第二天起来,我妻子娘家人也着急,老人家不知道社区的情况这么严重,后悔让我们过来。”阿木回忆称,2003年上中学时在广东经历了SARS疫情,“当时也没封城。我想认为武汉是千万人口城市,应该也不可能封。”

黄陂甘棠铺位于武汉郊区,刚到没多久,阿木就经历了当地农村的硬核“抗疫”。“‘封城’当天晚上,村里给50多户人家发了两袋石灰粉消毒。后来村长每天亲自背上喷壶帮每家每户消毒,这边没有发生确诊病例。”

清远人滞留武汉丈母娘家40多天:吃掉三百斤大米,建网站写日记

阿木带给岳父母的大米也快要见底。

阿木介绍称,由于岳父母种田,年前腌好了腊鱼腊肉,农村物资相对充足。饶是这样,加上岳父家五人,九口人四十天以来也消耗了三百多斤大米,“现在我们白天吃米饭,晚上煮面条,因为煮面的话煎几个鸡蛋就可以了,菜还是挺紧张的,贵了不少。”

原本的一周探亲假逐渐拉长,两周、一个月、40天……这期间阿木“很焦虑、迷茫,每天盯着手机新闻,感觉都老了几岁。”

他开始思考做出一些改变。

建网站写“武汉日记”,为让儿子“知道发生过什么”

“来武汉第29天:开好接收证明”、“来武汉第34天:小哈长大了”、“来武汉第40天:漂浮在武汉的外地人”……这是阿木未曾公开的武汉日记。

与知名视频博主“蜘蛛猴面包”用短视频方式记录封城期间的武汉不同,为了转移注意力,滞留期间阿木利用计算机特长,用PHP语言搭建个人博客网站,重拾起断档多年的日记,记下封城期间自己的每天做了什么。

清远人滞留武汉丈母娘家40多天:吃掉三百斤大米,建网站写日记

阿木建了个人博客网站,每天写《武汉日记》。

原来,阿木从技校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修电脑,随后在广州一家海运公司做程序员,“2005年我做了一个个人网站,坚持写了九年的日记,后来因为辞职创业忙得忘记续费,服务商把数据全部删除了。”

阿木说,自己文笔不好,“现在每天都写日记,是想记录下来,让儿子以后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

阿木还加入了几个外地人滞留武汉的微信群,群中有同样因探亲滞留的,也有因旅游、转乘等情况意外滞留的,“七个群加起来差不多有3000多人,大家都很关注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在这群滞留武汉的外地人中,不少人在群聊中透露,最重要的压力来自收入。

阿木也不例外。2007年他辞职创业,现在和妻子在东莞经营几家自创品牌的连锁便利店。门店主要是妻子在打理,他同时还在一家网络设备公司做采购。“这段时间,我们的3家门店中,有两家各只有一个员工,无人替班。还有一家因员工都没回来而闭店。现在营收是之前的三分之一,每天都在亏本经营。”

阿木补充道,另有一间原本计划近期新开的便利店也因他和妻子迟迟未能回广东而陷入停滞,“去年底刚跟房东签好合同交了租金开始装修,现在装修到一半也停在那。”

清远人滞留武汉丈母娘家40多天:吃掉三百斤大米,建网站写日记

小儿子多次问阿木,什么时候才能回广东。

陪孩子用手机上网课,想念清远老家的母亲

不过,阿木更揪心的还是两个孩子的教育。他的大儿子念三年级,小儿子刚上一年级。由于他和妻子常年在东莞打拼,孩子们在清远老家跟着奶奶生活,“平时学习跟不上,去年报了辅导班有所改善,现在我最担心前功尽弃。”

“在这边不能出门的最大好处,或许就是可以教小朋友一起做作业。”由于岳父母家电视没有教育频道,阿木和妻子如今用手机给孩子看网上的直播课程。“我和我老婆都出身农村,以前家里穷,我技校毕业后就打工赚钱了。到我们这一辈,希望小孩在学习上能有所长进。”

3月1日,清远连山县的小学给学生发了新学期课本,“我妈去领了,但快递没法寄到湖北来。”阿木说,“我们县是贫困县,但对教育很重视。前几天连山县教育局的人还专门安排人对接滞外学生召回,为开学提前回来作隔离准备。”

为了不让孩子学习被耽误,阿木想过多种办法尝试让两个孩子先回清远,“我们县里的教育局开了接受证明,但这边不认。我们还在想办法。”

进入滞留第40天,情况逐渐有所变化。

由于封路,甘棠铺村民目前的日常物资,由基层党员每三天挨家挨户统计一次帮忙采购。据阿木提供的单据显示,以100元的采购套餐为例,套餐包含5斤土豆、4斤莴笋、3斤胡萝卜和花菜、2.2斤青椒、1.9斤毛豆。“现在医疗方面也好多了,刚来时连口罩都买不到,现在村里每天每户发两个。”

阿木说,眼下唯有继续等待,“我小儿子每天望着窗外,问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因为担心孙子的健康,我妈在清远老家也跟着白了头。好在我们一家人目前都平安,这或许是不幸中的万幸吧。我最想念我母亲,最大的感悟是,以后父母在,不远游了。”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清远人滞留武汉丈母娘家40多天:吃掉三百斤大米,建网站写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