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人从意大利回国后确诊,同机乘客:机舱几乎满员,患者咳嗽

经过近9个小时的飞行,2月27日晚10时左右,从莫斯科起飞的SU206H航班顺利抵达上海浦东机场。完成入关检查后,艾玛、陈丽相继回到上海家中,而文轩则在酒店休息了一晚,于第二天乘飞机回到了重庆。

7人从意大利回国后确诊,同机乘客:机舱几乎满员,患者咳嗽

资料图 潘之望摄

三人正在居家隔离,突然接到疾控部门电话:同机乘客有人确诊新冠肺炎,需要前往社区集中隔离点进行隔离观察。此后,他们通过新闻得知,与自己同机的确诊乘客正是浙江青田近日新增的7例输入性病例。

根据官方披露的首例确诊病例座位号,患者王某某就坐在陈丽座位附近。陈丽回忆说,“王某某全程戴了口罩,但中间有摘下来喝水、吃饭。”当时,她曾听到王某某咳嗽,但因为只有一两声,所以并没有多想。

3月3日,艾玛发微博讲述自己的经历,随后在评论区与陈丽、文轩等人相识,并因此成立了一个同机乘客微信群,方便大家及时沟通,现在群里已经有了30多人。

因转机,与确诊病例在莫斯科搭乘同一航班

3月3日,“青田发布”通报称,当地新增境外(意大利)输入性确诊病例7例,7例病例与3月2日通报的浙江首例境外输入性病例王某某为密切接触者,8人均为青田县人,系意大利贝加莫同一家餐厅的工作人员。

其中,首例输入性病例王某某及其他6位同事,于意大利时间2月26日乘坐SU2415H航班从米兰到莫斯科转机,北京时间2月27日乘坐SU206H航班到达上海浦东机场。另一名同事叶某,于2月28日乘坐LH0273航班从意大利到德国,次日,从德国乘坐CA0936航班到达上海浦东机场。目前8人均在定点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我这个运气,应该去买个彩票。”20岁出头的陈丽此前在欧洲留学,因为转机,在2月26日抵达莫斯科,“我本来订的不是这天的机票,但前序航班被改期了。”她说,当天机上乘客较多,几乎满员,自己的座位恰好与王某某座位临近。

不仅是陈丽,当天乘坐该航班的艾玛、文轩等人,最初的出发地也都不是莫斯科。

艾玛从纽约出发,“我之前在洛杉矶上学,这次去了纽约,算是旅游,呆了一个月。回国倒也不是受到疫情影响,主要是自己想尽快回来了。”

文轩则是在年前和亲友一起去了土耳其旅游。文轩说:“之前家人已经搭乘其他航班回国了。我和朋友因为有事耽误了,2月26日经中转抵达莫斯科。”

有乘客曾听到患者咳嗽

文轩说,自己的座位与王某某座位相隔5排,“当时机上乘客戴口罩的比较多,但也有个别空少、小朋友没有戴口罩,我和朋友都戴医用外科口罩。旁边的女士防护措施更充分一些,不仅戴了口罩,还戴了护目镜、手套。”

“我戴了手套、口罩,没有戴护目镜。”艾玛说,自己与王某某并不在同一机舱,“我坐在前面超级经济舱,公开的确诊患者座位号在经济舱,经济舱的情况我没有看到,不是很了解。根据我在超级经济舱的观察,乘客基本上都戴口罩,吃饭的时候有的人会摘下来。莫斯科飞上海共9个多小时,中间发了两餐,我身边的人基本上都会摘下口罩来吃饭的。”

陈丽说,王某某也曾摘下口罩吃饭、喝水,“中间发了4次水,有2次她和旁边的乘客都摘下口罩喝水了。”

陈丽还表示,自己曾听到王某某咳嗽,“听到过一两声,不是很多,所以没有特别留意。”

落地前被要求填写健康申明卡

艾玛说,相比自己以往乘坐飞机的经历,当天的航班并无明显不同。“没有什么不一样。大家都是靠自觉消毒,我到了座位上以后,拿消毒纸巾把座位擦了一遍,并且用免洗消毒液定时给自己消毒。”

她说,整个飞行过程中,空乘并没有要求乘客必须测量体温,落地后也没有提醒说需要分散下机,“跟正常下飞机没有区别。”

不同的是,落地前乘务员给每位乘客发放了健康申明卡,“有这个卡才能过关出境。”艾玛拍摄的健康申明卡照片显示,入境人员需要填写过去14天旅行或居住的国家及地区,并勾选14天内是否接触新冠肺炎、发热或呼吸道症状患者,以及自己有无发热、乏力、干咳等症状。

文轩说,过边检时,现场安装了热感仪器,实时检测体温,机场还安排了检疫人员进行检查,“工作人员会问你是从哪里来的,有没有去过疫情比较严重的地方。”

同机乘客已前往集中隔离点隔离

27日,文轩等人离开机场时,并未发现有同航班乘客出现异常情况。于是,文轩和朋友在酒店休息一晚后,搭乘飞机回到了重庆。家住上海的陈丽和宁波女孩艾玛分别被父母开车接回家中,途中没有在其他地方停留。

3月1日下午,艾玛在家中接到社区工作人员电话,“说是从美国入境的人需要到社区安排的定点医院进行隔离观察,于是我就来这里隔离了,爸爸妈妈现在在家里居家隔离。”

3月2日上午,艾玛又接到了来自街道办的电话,对方告诉她,经大数据排查发现,与艾玛同航班的乘客有人确诊,“没多久,相关的新闻也出来了。”

艾玛说,现在比较庆幸地就是回国后自己就在家隔离了,“我们那个航班是波音777的大飞机,当天几乎满员,乘客总数达数百人,也不知道最后会影响到多少人。”

陈丽也是在3月2日被当地疾控中心告知同航班有乘客感染,需要集中隔离,“我自己其实还好,一开始就有准备入境后需要隔离14天。这两天也一直有测体温,一切正常。”

文轩则在回到重庆的第3天接到疾控中心电话,随即前往隔离点进行隔离观察。“我们这边现在连续多天没有新增确诊病例了,得知我这个情况,区领导很重视,连夜找了专家来评估可能感染的风险,并且安排我们做了三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听医生说,我们这种如果说没有直接跟患者对过话,然后也全程基本上配戴好口罩,感染的风险还是相对来说比较低。”

“本来就是一回来就居家隔离,但确实给家人和我们当地的疾控工作人员造成了很大的风险。”文轩说,“我其实能理解大家想要回家的心情。我们从相关部门通报中了解到,首位确诊病例2月16日就曾出现发烧、咳嗽症状不知她当时是否如实填写并告知。”

文轩还表示,除了首例确诊患者王某某外,其余几位确诊患者的座位号并未公开,因此他和艾玛还不能确定,自己身边是不是也曾坐着确诊患者。

3月3日,几位搭乘过SU206H航班的乘客在艾玛微博的评论区相遇,并因此成立了一个同机乘客微信群,方便大家及时沟通,“现在群里已经有了30多人,2日晚上有一个乘客说出现了体温异常,但次日早上已经恢复正常了。还有一个乘客有感冒症状,不过他的座位离确诊患者比较远,应该就是普通感冒。现在大家比较担心的,还是像陈丽他们这些坐在患者附近的乘客。”

延伸阅读:浙江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均为意大利输入病例

2020年3月4日0-24时,浙江省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2例(均为湖州市德清县报告的意大利输入病例),新增出院病例23例。其中:

新增出院病例中,杭州市4例、温州市12例、台州市7例。

截至3月4日24时,浙江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215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0例),现有重症病例3例(其中危重2例),累计死亡1例,累计出院1130例。其中:

确诊病例中,杭州市169例、宁波市157例、温州市504例、湖州市12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2例)、嘉兴市45例、绍兴市42例、金华市55例、衢州市14例、舟山市10例、台州市146例、丽水市25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8例)、省十里丰监狱36例;重症病例中,宁波市1例、温州市1例、嘉兴市1例;死亡病例中,温州市1例;出院病例中,杭州市174例(其中划归外省病例12例)、宁波市154例、温州市478例、湖州市10例、嘉兴市41例、绍兴市38例、金华市54例、衢州市12例、舟山市10例、台州市127例、丽水市17例、省十里丰监狱15例。

全省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1850人,当日解除医学观察56人,尚有669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浙江公布2例意大利输入病例路径:系母女,途经巴黎广州杭州

2020年3月4日0-24时,浙江省湖州市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2例(均为德清县报告的意大利输入病例)。

新增2例境外输入病例为母女关系(母亲 45岁,女儿16岁),一直生活在意大利。两人于2月28日由意大利都灵起程(AF1503航班),途经巴黎戴高乐机场转机(CZ348航班)、2月29日约6点40分到达广州,再转机(CZ3803航班,座位号53C、53H)到达杭州萧山机场。2月29日下午由其家人自驾接回德清,即被居家隔离医学观察。2人于3月4日凌晨发病,3月4日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目前在湖州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北京青年报 浙江日报 人民日报流程编辑:TF0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7人从意大利回国后确诊,同机乘客:机舱几乎满员,患者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