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是否变异?为何有方舱医院推迟患者出院?军队专家解读

病毒是否变异?为何有方舱医院推迟患者出院?军队专家解读

抗体检测会起怎样的作用?病毒是否非常顽固和狡猾?军队对重症危重症患者又如何进行救治? 更多问题,新闻1+1连线军队前方专家组组长、解放军总医院呼吸科专家刘又宁,军队前方专家组副组长、解放军总医院重症医学科专家宋青。

有方舱医院推迟患者出院,出院要增加抗体检测,为解决什么问题?

军队前方专家组组长 刘又宁:抗体检测在临床上是很重要的,比核酸测定还要有意义的,因为抗体是因为微生物感染了人,人对微生物有反应,实实在在的得病了,那么如果核酸阳性只是发现有病毒在那,甚至于这个病毒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所以如果急性期抗体的IgM是升高的,一般发病三五天就能升高,那么IgG升高的晚一点,我们认为急性期IgM阳性是有很大意义。我们把血清学抗体检测叫做金标准,一旦有这个,其他的无法推翻。所以抗体确定是非常重要的。

新冠病毒与SARS的异同

军队前方专家组组长 刘又宁:相同之处:1、都是冠状病毒,祖先都来源于蝙蝠,经过不同的中间宿主传给人,SARS据说是果子狸,新冠可能是穿山甲或者其他的动物;2、新冠和SARS的临床表现及病理解剖的表现类似,只不过轻重有差别;3、两种病毒对儿童易感性都差,发病都轻。

不同之处:1、SARS传染性没有新冠大但病死率较高,新冠比SARS传染性大病死率低一些;2、SARS临床很容易发现,它是典型的高烧肺炎。新冠个体化差异特别大,在临床表现得更多样化,轻重不一,应付起来更困难,特别是新冠晚期病人治疗普遍比SARS还要难。

临床还看不出病毒有变异

军队前方专家组组长 刘又宁:从临床上来看,我们看不出变化来。我最近也读到一篇文章,是说一百多株病毒经过测序,基因相似率还是99.9%,也看到不同的文章说病毒已经分成两个亚组将怎么样,我了解不多。从我们临床来讲,看不出病毒已经有变异了。

现在急需真正有效的抗病毒药

军队前方专家组组长 刘又宁:我们现在急需有一个真正有效的抗病毒药,但到目前为止,SARS和新冠病毒治疗主要的方法还是氧疗和呼吸支持。

治愈患者出现“复阳” 病毒是否非常顽固和狡猾?

军队前方专家组组长 刘又宁:(病毒)太狡猾了是可能的,不过还有三个层面要考虑:1、试剂盒的质量很不统一,检测技术也不统一,有时候采集样本也会出现误差,所以我觉得应该统一标准,统一方法,在不同的地区做一个比较大的规模的调查,才能确实证明是都真的出院以后阳性及阳性比例有多少?2、可以排除是二次感染,因为出院的病人都在进行隔离,接触不到传染源,并且体内已经有抗体了,所以不会发病的;3、有些病毒感染后,上呼吸道甚至于以后一个月内能够分离出病毒或者核酸检测也不少见,但病毒的状态、数量、是否有传染性,这些问题是关键。

ECMO在救治危重症患者的效果如何?

军队前方专家组组长 刘又宁:CT在临床上使用已有20多年了,我们都非常熟悉了,几乎不成问题;但跨专业比如眼科、口腔科的人来管呼吸机,还是有一点问题。ECMO也叫体外膜肺,是最近的一个高端机械。如呼吸机已不能保证病人的氧饱和度,只有ECMO来代替;如果没有ECMO这个机械,通气的病人就要去世了。ECMO用上后,有些病人是能够脱离危险的。我知道最贵的ECMO可能300多万人民币,但有的时候物有所值,病程到了那个阶段,你不用它病人就没得活。如果最后ECMO也解决不了,个别的病人像最近报道的肺移植,那是极端的例子。

怎样提高重症治愈率降低病亡率?

解放军总医院重症医学科专家 宋青:1、中西医结合:对于轻症或者是重症,抗病毒药要和中药结合;2、多手段并进:特别是呼吸支持的这种高级的手段要关口前移,比如气管插管上ECMO,体外膜肺技术都要靠前一点,不要等到最后肺都噬遍了、白肺了,再做这些,就难以逆转病情。

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情况如何?

解放军总医院重症医学科专家 宋青:1、轻症和普通型的患者大部分都已出院,留下的都是危重症患者;2、国家卫健委调配危重病人集中在定点医院救治,所以危重病人的比例占住院的比例就相对增加了;3、目前在医院的这些危重病人里,主要是高龄,70岁到90岁,甚至还有100岁的老人。

来源 央视新闻客户端

编辑:周文丽

流程编辑:王梦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病毒是否变异?为何有方舱医院推迟患者出院?军队专家解读